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9章 背后有手

这时程星河赶紧就用肩膀撞我:“你装个差不多也就得了——你没忘了乌鸡白凤的事儿吧?”

那怎么能忘——对了,我还真的忘了,这死人的世界里,时间跟活人的时间是不一样的!上次金器店老板鬼打墙,在树下转了三天,找到他的时候,他说他只觉得自己在树下转了三个钟头左右。

我们也在这里耽误了不小的功夫了,万一出去之后,都特么过去半个月了,这城北王的事情就算解决了,那我也只能挂一辈子哑巴铃了!

于是我赶紧说道:“爱卿平身,我……”

其实说“我”貌似也不是很妥,是不是更应该说“寡人”“朕”“孤”之类的?

选择太多,也不知道那个跟王八蛋爹很像的国君自称什么。

正脑壳疼呢,没想到那个城隍娘娘竟然还挺善解人意,立刻说道:“是臣妾有罪,拖延陛下这么久,现在看陛下是活人,想来陛下长生之术已成,莫要在臣妾这等地方沾染了秽气,碍了龙体,臣妾这便将陛下送回地上!”

长生之术……这么说那个国君跟赵老爷子一样,也追求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,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样了——不过,我都没听说过那什么景朝,估计下场也不是很好。

这可是就坡下驴的好机会,我连忙答应了一声:“有劳爱卿了。”

城隍娘娘十分激动,连忙叫人抬了一个金色的车辇来——那个车辇跟她坐的还不太一样,她的车辇,四柱是精致的孔雀头像,可这个车辇比她的那个要大很多,四柱是栩栩如生的龙头!

我不禁一阵心虚——坐这种东西,不能折寿吧?

程星河左看右看,两眼放光:“这东西得值多少钱啊?”

公子哥这会儿也赶过来献殷勤,对程星河说道:“就有劳公公伺候了。”

程星河的脸顿时就给黑了:“不是,你说谁是公公?”

我瞬间憋笑憋的肚子疼,摆手就让程星河扶我,程星河是想骂街,但一想到磔刑,到底没敢骂出来,表面上扶我,估计肚子里不知道怎么骂我。

车辇起来,可这个时候,那个“城北王”又过来了,对着我跪了下来:“主上,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现今得了主上如此恩典,臣下冒死,还有一事要谏!”

别冒死了,你已经死了啊。

城隍娘娘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,不禁露出一副很担心的样子。

这就好像比干给纣王进言一样,想必是个“忠言逆耳”。

我可要赶紧回去了,不管啥事儿赶紧说完算了,于是我说道:“爱卿直言。”

那“城北王”立刻说道:“臣下知道,主上为千秋万代,欲求长生,可那江仲离乃是一介妖道,那四相局更是匪夷所思,臣下希望,主上万勿轻信!”

我和程星河一下全愣住了——四相局?

怎么……连这个城北王,也知道四相局?

我只知道,四相局跟我和程星河息息相关,但没想到,它是从这几百年前的朝代开始,就出现了!

我张嘴就想问,江仲离是什么人?他姓江……我一身鸡皮疙瘩立了起来,难不成,是江瘸子家的祖宗?

这么说,四相局就是江瘸子家,在那个什么景朝修的?

这四相局到底是干什么的?

程星河也愣住了,扶着我的手死死就掐在了我的胳膊上,倒是把我给掐清醒了——我问出那话,保不齐要露馅,于是就试探性的问道:“爱卿为何称那江仲离为妖道?”

那城北王确实是个以死相谏的模样,沉痛的说道:“臣下也知道,陛下见那妖道不费一兵一卒扫平阳明关,又见妖道明断几人生死,深信妖道,可臣以为,将国运生死,寄托在虚无缥缈的风水之说上,难免儿戏!”

国运生死……四相局能起这么大作用?

显然,那个江仲离,也是个风水师——莫非,是个特别厉害的阴面风水师?

我立刻就想问四相局到底设在什么地方,干什么用的,可城北王接着就说道:“臣在沙场听闻此事,本想待班师回朝,便死谏主上,万毋轻信此局,可惜时不待我,未捷身死,不知那妖道有何作为,臣枉为人臣,便一直在此等候,想谏言主上,一等,便是这许多年。”

我不由一阵失望,原来这个城北王在江仲离做四相局之前,就已经死了,也只是听见点风声,不知道更多内情。

他只觉得国君应该重视的是文治武功,黎民农桑,而相信风水,简直是搞迷信。

在那个年代,可以说是很刚的了。

我只好点了点头:“我记住了……”

回头去看程星河,程星河目光闪烁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车辇起来,众人长跪,山呼万岁,我在升腾而起的车辇之中,起身往前走——我记的鬼打墙的忌讳,绝对不能回头。

不过,说也奇怪,我竟然觉得这个帝王专用的车辇,竟然无比熟悉——好像我以前坐过很多次一样。

不可能啊……难道我被他们给催眠了?

这时我忽然注意到程星河一直在看我,我让他看的发毛,就问他看啥?

他勉强笑了笑,这才说道:“我胡思乱想呢……不可能吧。”

我知道他想的是什么——我也觉得不可能。

真龙转世……

眼前像是有一道迷雾,穿越了迷雾,忽然觉得光线刺眼。

回过神来,我和程星河正一前一后坐在那个隧道口的黄土堆上,太阳高悬,热气蒸腾,天空是痕澄澈的蓝色。

昨天那个工人正在愁眉苦脸的烧水,一边烧水一边还在打电话:“是啊,那两个小哥进去三天三夜,也没出来,我看也是凶多吉少,要不,你跟上头说说,地铁这个地段,还是绕开吧——都是有家有口的人,谁也不该死……”

三天三夜?我一下就跳了起来抓他:“今天几号了?”

一回头看见我们俩突然出现,好险没一屁股坐在了那个碳炉子上,接着他就大叫了起来:“你们……你们真回来了!”

我立马去看手机,一看到屏幕,不由觉得天旋地转——他妈的,我们真的进去三天三夜了!

于是我回头就去抓神游天外的程星河:“你快看看乌鸡白凤的直播,他九曲大坝那事儿干完了没有?”

程星河还在琢磨四相局的事情,这才回过神来,慌慌张张的把手机调到了那个脑残粉的直播间,这一看我们俩顿时都拍了大腿——只见乌鸡白凤正在九曲大坝边上,对脑残粉们摆出了V字手势,显然是刚把九曲大坝的事情解决了!

一个脑残粉还在问:“何少,你赢了斗法,现在什么心情?”

乌鸡白凤眯着戴美瞳的眼,意气风发的答道:“我根本也没把这件事情看成是个斗法——不过是闲得无聊,陪那个野狐禅玩玩。”

周围一片掌声雷动,韩栋梁更是激动的坐立不安:“没错,大家要记住那个野狐禅的名字,李,北,斗,遇事一定要来找我们这些专业正统风水师,千万不要上当受骗,遭受不必要的损失。”

九曲大坝周围黑压压都是风水师——对了,既然斗法,那身边一定是要有见证人的,他们全去给乌鸡白凤作见证人了。

有人正在问:“对了。那个李北斗怎么样了?”

“没人知道——他到了地方就失踪了,到现在也没出息,估计是看出来自己搞不定林家沟子的事情,夹着尾巴跑了,你说一个野狐禅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什么事儿干不出来!”

“对,听说他那个三舅姥爷,本身就是个瓢学,还腆着脸摘何少的哑巴铃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……”

“你说的还是太文雅了,我看,就是不要脸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而乌鸡白凤也听了这些话,得意洋洋的举手把那个哑巴铃晃了晃,微笑:“现在,我就要去商店街,把这个东西挂在……”

我没眼看下去了,老头儿一世英名就这么被我给毁了,我几乎想打自己两巴掌!

可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个弹幕说道:“草泥马,是哪个碧池搂着何少的腰呢?我要撕了她!”

“对,我也看见了,肯定是私生饭!那些私生饭就应该浸猪笼!”

我仔细一看,还真看见了——乌鸡白凤虽然身边没人,又是背靠水坝,按说不应该有人能搂的了他,可他的细腰上,真的有一只手。

不过那只手,发青。

那绝对不是活人的手!

弹幕接着说道:“奇怪啊,那手颜色怎么怪怪的?博眼球?”

“而且你们注意没有,那手怎么没影子呢?跟PS上去的一样诶!”

“姿势也不对啊,像是反扭过来的!”

确实是反扭过来的,能做出这种姿势,除非有人头朝下,脚朝上的贴在他背后!

正在这个时候,那只手忽然拉了乌鸡白凤一把,乌鸡白凤完全没有防备,就被直接拽下去了!

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掉进了九曲大坝那水库!手机阅读请访问『』无弹窗在线阅读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