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97章 百脚之物

底下不跟我预想的一样,是个直上直下的深洞,而是有数不清的岔路,像是一个四通八达的莲蓬。

跟白蚁窝一样。

抬头没法看到天。

我们俩刚才是从一个比较薄弱的地方漏下来的,中间跟滑滑梯一样,不知道改了几次道,才掉在这里。

白藿香他们呢?

齐胖子发现了这个情况,也傻了,一把抓住了我:“把我弄出去把我弄出去!”

这一声色厉内荏,我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恐惧。

我把他的手拨开:“你先告诉我,程星河怎么了?”

话音未落,我们俩同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。

“滋……滋……”

像是有个东西,在用利爪,挠这里的墙壁。

我回过头,就看见一个孔洞里面,冒出了两点绿光。

活物?

一股子东西对着我们就抓了过来,我一下把七星龙泉抽出,对着那边横扫了过去。

很深的青气——是个灵物。

煞气两下里一撞,“咣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坠在了地上,接着就是一阵扑簌簌的声音,那两点绿光像是受了惊,不见了。

胆子这么小?

我掏出了手机想看看这是什么鬼,结果手机半天没反应——屏幕被压碎了。

妈的,入行以来,连坏带丢,不知道损失多少手机了,赚的要是少,都不够手机钱。

身后一道光亮起,胖子的手机套着一个海绵宝宝的大套子,倒是安然无恙,已经亮起来了。

后摄光照在了那个我砍断的东西上,胖子“吱”的一声,就是一个嗝。

那是一个节肢动物的爪子,又尖又长,光落下的那个部分,就有半人长。

我后心凉了起来。

一个爪子尖儿就有半人长——那个东西,有多大?

而那个锐利劲儿——碰人身上,直接是个透明窟窿。

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东西吗?

齐胖子张开嘴吸了半天气,跟下定了决心一样,压低了声音:“我给你钱,现在,你现在就把我弄出去!”

说着,反手甩出好几张卡,颐指气使的说道:“算你小子走运,快点!”

那些卡花花绿绿,上面都是一些卡通人物,胸大腰细满头波浪,显然都是动漫限量版本。

鸡同鸭讲还是怎么着?

我甩手也把不记名卡拿出来了。

俩人跟斗地主比谁的炸大一样。

齐胖子看清了不记名卡,又是“吱”的一声,声音瞬间就怯了下来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七国守护者,大草原上的卡丽熙。”

“那不可能。”他迟疑了一下:“卡丽熙是女的。”

这不是重点。

我把他提溜起来:“要我把你带出去也行,你告诉我,程星河那货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

齐胖子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死了。”

这俩字,好像突如其然落在我头上的一桶冰水,把我整个人给弄木了。

回过神来,我的手已经死死的陷入到了齐胖子脖颈见的厚肉里:“你放屁。”

齐胖子拼命挣扎了起来:“是真的是真的,他跟那种人扯上关系,没法活着回来了。”

我的手松了几分:“哪种人?”

齐胖子先大口喘了半天气,这才小心翼翼的答道:“天阶第一,东边的夏家。”

我的心顿时就揪起来了:“天阶第一?他跟天阶第一怎么扯上关系了?”

齐胖子只好说道:“他——他前几年,偷了夏老头儿一样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你问我,我问谁啊?”齐胖子只好说道:“还是我爹告诉我的,说他两天前已经被夏家带走,肯定活不过二十五,估计已经被办了,让我别跟别人说,跟他的关系,免得被牵连。”

我心里一沉,没错,程星河那个狗就是两天之前不见的。

哑巴兰提起过,说他那天出门,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,表情就变了,接着,就不见了,还让我们别找他。

就连在街上横着走的齐家,都对夏家那么忌惮,可见是个多恐怖的存在了。

难不成……是他以前干的事儿,被夏家发现,追到门脸来,他为了不把我们拉下水,才一个人……

妈的,这么大的事儿屁都不放,真的狗。

可是……我皱起了眉头,他偷过天阶第一的东西?

他有什么本事,连天阶第一的东西都敢偷?

那又是个什么东西,让天阶第一,追了这么多年?

我忽然想到,我只知道他舅舅家这门亲戚,海家这个师门,豁嘴子山的恩情,剩下这些年,他到底做过什么,我一概不清楚。

跟我这简单如玻璃杯一样的生活相比,他好像,背着一些我并不知道的秘密。

高老师一开始找到他的时候,就跟我说过,他名声不好,让我防着他点。

可是为了四相局东奔西跑以来,我们是过命的交情。

“你也别想了。”齐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那小子本来就活不过二十五……”

我瞅着他,声音阴了下来:“你懂个屁。”

齐胖子一个激灵,这才低声说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——我姑姑就是不听劝,嫁给一个短命鬼,才……”

屁话,这事儿,程星河也是受害者。

我没搭理他,奔着前面就找——找到了那个邪祟,救了小黑无常,不管夏家是个什么龙潭虎穴,我都得去探一探。

程狗,离着八月十六,还几个月呢,你可千万别死。

齐胖子赶紧跟了上来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哎,那个老太太是谁啊?你奶奶?”

啥?

我一回头,当时就吓了一跳——卧槽,黑山老妖怎么也来了?

黑山老妖拄着拐杖,一言不发就在后面盯着我看,嘴里还喃喃的说着:“妖气,你有妖气……”

这么锲而不舍,你上辈子是螺丝钉吗?

我顺着这乱哄哄的虫子巢往上看,也没看到白藿香她们的踪迹,但愿他们没事儿。

而齐胖子不甘寂寞,接着问道:“哥,这里面的邪祟,到底是什么啊?”

你问我,我问谁去?

还有,之前口口声声不是喊王八蛋吗?这会儿叫开哪门子的哥了?

反正,同时把好几个地阶弄死,怎么也得九丹了吧?

也只有九丹灵物,能弄出这么大的一个地下宫殿。

正走着呢,我忽然觉得脚底下有个东西,低头一瞅,是个白色的东西,很像是小石头子。

捡起来一看,齐胖子当时就“嗷”了一声。

那是人的牙。

我瞅着齐胖子:“看风水的,怕骨头?”

齐胖子喘了半天气,这才低声说道:“我天生胆子小,我爹说,要历练历练我,可我妈心疼,怕我出什么事儿,老是让别人替我去……”

我一下就猜出来了:“不过最近,这事儿被你爹给发现了,所以你爹把你骂了个臭头,而这个时候,你听说玄家出事儿,就偷着过来,打算借着这件事儿扬名立万,长长脸?”

齐胖子大吃一惊,瞅着我跟瞅神仙一样: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你,你在我家装监控了?”

我也懒得理他,就继续观望里面的气,齐胖子还真把我当成了神仙,哥哥的叫个不停,跟野鸽子似得。

“妖气。”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黑山老妖忽然嘀咕了一句:“妖气……”

我回头一瞅,她看向了一个洞穴,手上的拐杖,也指向了那个洞穴,一副要打架的势头。

怎么个意思?

我也伸头往那个穴看,结果刚把脑袋伸进去,就听见了一阵密密麻麻的抓挠声音。

跟之前那个被我砍断一截的生物,发出来的很相似,却多了好几百倍。

像是数不清的尖脚生物,对着这边冲过来了!

齐胖子尖叫了起来:“那个东西……那个东西搬救兵,报仇来了!”

话刚说到了这里,股子黑色的洪流,从那个洞里钻出来,奔着我们张牙舞爪就扑过来了。

看清楚了那东西的模样,我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——这是,百脚蚰蜒。

可跟平时的百脚,有一个很大的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