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98章 三头六臂

普通的百脚蚰蜒,也就手指头长,而这些,一个就有一人长,跟史前巨兽一样。

齐胖子倒抽一口凉气:“妈的,这些东西,是吃史丹利长大的吗?”

我没顾得上跟他白话,抬手抽出七星龙泉,就把最前面的百脚蚰蜒打成了两截子。

淬了无极尸血的七星龙泉锋芒毕露,摧枯拉朽,这一下别提多痛快了。

百脚蚰蜒的断口上渗出了大团大团的粘液,我一瞅那个粘液就回过神来了,立刻回头大喊:“往后退往后退!”

跟白藿香在一起时间长了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,那些粘液,摆明了有毒!

齐胖子吓的什么似得,直往后躲:“哥你杀,多杀点,我给你钱……”

这四个字可能是他的口头禅,但是一想起来我有不记名卡,那个劲头又泄了下去。

你好歹也是个地阶三品,哪怕你妈疼你,你也该有点本能吧?以前我还有点看不起乌鸡,现在拿乌鸡跟你一比,简直要被你衬托成成吉思汗。

而这些百脚蚰蜒速度太快了,数目又大,我们在这退无可退,眼瞅着就要倒大霉,我沉下心思,开始引导行气——打算等这些东西出来的差不多了,一下一网打尽,免得钝刀子割肉,把行气耗尽了,这些东西还没完。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黑山老妖忽然举着拐杖,对着那些东西就扑过去了。

卧槽,虽然说黑山老妖行事诡异,类似半疯,可眼巴前的人,我也不能让她送命,于是一伸手就要把她拖回来。

可她一回头,拐杖扬起,倒是正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我手上。

多亏了是我,有龙鳞和行气傍身,一般的,还不得让你给打成粉碎性骨折?

我刚要骂街,只见一个百脚蚰蜒数不清的钢针一样的节支,对着黑山老妖就抓下去了。

而黑山老妖一动不动,对着那个百脚蚰蜒就举起了拐杖。

卧槽,这下黑山老妖算是完了……

可没想到,那些东西一碰到了黑山老妖,忽然跟让烙铁烙了一样,硕大的身躯猛地翻转了过去,在地上痛苦的打起了滚。

我一下傻了,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黑山老妖——她到底干了啥了?

而其他的百脚蚰蜒见状,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一样,拼了命就开始互相踩踏——它们畏惧黑山老妖,要跑!

而好多百脚蚰蜒,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,也像是要抢一条活路。

不管什么东西,一旦慌了,就好对付了。

我立马扬起了七星龙泉,引了全身行气,对着那些百脚蚰蜒就扫了过去。

我升阶,七星龙泉升级,这一下的威力,比之前还大,挤挤攘攘的百脚蚰蜒瞬间全部碎成了两截,那些坚硬的节支,下雨一样,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周围。

齐胖子之前一直抱着脑袋等死,一听这个动静,抬起了头来,眼睛顿时就亮了:“哥,你可真有本事!哎,你上我们家当保镖吧,价格你定!”

我哪儿顾得上搭理他,只看向了黑山老妖。

黑山老妖一根拐杖指着那些东西,还嘀嘀咕咕的说呢:“妖气,都有妖气。”

我一把就抓住了黑山老妖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黑山老妖一下甩开我,把拐杖跟个加特林似得又对准了我:“你也是妖精,你也是妖精……”

我有种直觉——黑山老妖跟我三舅姥爷还真不是一码事儿,黑山老妖,好像是真的疯。

我没辙,只好退回来,齐胖子是得了救星了,一把就抱住了我胳膊:“哥,今天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!”

你爹要是知道你跟我这么亲近,很有可能打断你的腿。

接着,齐胖子回过神来:“哥,咱们已经把这邪祟给除了是吧?找到出路,是不是事儿就成了?”

谁跟你咱们,你除了哆嗦,干了啥了?

而且……我摇摇头:“这些东西,不是玄家老爷子镇压的真凶。”

“为啥?”

我刚才一检查,也发现了——这些百脚蚰蜒虽然挺厉害,但它们绝对没法在人后脑钻出小洞。

“怎么不可以?”齐胖子有些不服气:“这些爪子尖尖的,不正好捅个窟窿出来吗?”

尖是尖,可这些东西的爪尖儿,哪怕捅窟窿,钻出洞口也必定是斜着的,可之前几个地阶死的时候,我看了尸身了,洞口是规整的圆,只有那种黑色长条能做到。

这些百脚蚰蜒虽然也是甲壳节支类,却没有一个,带着那种有金色尖端的黑色长条。

这就说明,虽然这东西在这里密集,纯属是因为这是个风水宝地——风水宝地的灵气,邪祟灵物都喜欢,所以宝穴附近,这种怪东西特别多,好比雪山的爬爬胎,额图集的打扇神女之类,纯属是大佬吃肉,它们蹭汤。

齐胖子一下懵逼了:“那这么说——那个真凶……”

真凶还在里面呢!

齐胖子哆嗦了起来:“这么一点杂鱼,就这么厉害,真要是碰上了真凶,那……”

那也得去啊!富贵险中求,你没听说过?

而我一检查,就发现了,这些东西的脚趾尖儿上,沾着一些发绿的东西。

这些东西,全去过一个有绿土的地方。

那地方,应该就是灵气最聚集的地方,那个真凶,很有可能,就在那里。

我立刻把绿土剥下来,叠成了引路寻踪的纸鹤,吹起来一飞,跟着就追过去了。

一边走,我一边就寻思了起来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就问齐胖子:“说起来,这玄家到底是得罪谁了,祖坟都让人给刨了?”

齐胖子别的不懂,这种业内密辛倒是一清二楚:“我听我爹说,玄家老头儿脾气不好,前些年可得罪了不少人,跟邸家为了一块凶地打起来过,跟宋家,江家也打起来过,尤其江家,哎,江家人那些年,也在找跟龙有关的东西,他们玄家也是,当初就是为了小葫芦岛上那个龙,江家没少费心思,却被玄家抢了先,结果呢……”

结果江家被甩在后面,倒是有福气,玄家是抢先了,就此就败了家。

江家……这事儿,跟江辰是不是有关系?

我接着就问:“你跟江景关系不错?”

齐胖子顿时有了优越感:“江家不如我们家的排行,所以江景那小子特别想跟我搞好关系,我从来就不把他放眼里。”

那也是你们家老头子的能耐,你们有本事,倒是传承一些啊。

“不过嘛……”齐胖子接着说道:“我爷爷跟我说,江家别看品阶一般,但他们家,可能是要出真龙的,让我一定要跟江家保持关系,我这不是勉为其难,也跟他应酬应酬。”

我耳朵一下就支棱了起来:“真龙?”

齐胖子点了点头,带着点讨好的说道:“说是那个四相局,就是为了真龙设的,现如今真龙转世,天底下要有大变化了。我爷爷没明说真龙转世是谁,但是业内消息,就是那个江辰。”

“不过嘛,说也怪,那个江辰最近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了,一直闭门不出,”齐胖子接着说道:“说是生病了,可他身边有个特别厉害的鬼医,什么病治不好?”

说着,有点幸灾乐祸:“要真是江家跟玄家报仇,那也不奇怪,也不知道,他们把那个九世老祖的尸身,给藏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要是能把尸身找回来,那这个九丹灵物应该也就能被重新封住了——要把那个灵物比作暖壶里的开水,那老祖尸身,就等于暖壶的塞子。

也许,水百羽没上这里来,就是为了去找那个老祖尸身。

而江辰闭门不出,又在卖什么关子,别是又在想招整治我吧?

正想着呢,齐胖子忽然一把拉住了我,颤颤巍巍对着前面一指:“哥,你看那是什么玩意儿?”

手机光照不到的洞穴深处,有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
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,这地方,怎么还有人?

“不好了……”齐胖子抓住我的手,瞬间就渗出了汗:“那东西不是人……”

没错……那个人影,身上竟然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凸起——仔细一看,我后心就是一炸,好像有三头六臂!

卧槽,这是什么人?

我要过去看清楚,结果眼角余光,就发现黑山老妖表情不对。

她好像——认得那个“人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