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06章 八丹灵物

我感觉出来,脑后那个锐物猛地一颤,显然是想从我脑后拔出来抽走。

它害怕了。

可不行——哪怕它用尽全力,那个金钩子就是死死楔在了我后脑上,拔也拔不下来!

潇湘为了恢复灵气,已经休养了太长时间,她缺的,就是灵气。

而这九丹灵物,跟神只有一线之隔,对潇湘来说,简直再合适不过了!

灵气滔滔不绝的灌进来,大蝎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一门心思只想把那个金钩给拔下来,眼看着没有希望,它像是下定了决心,只听当的一声,我后脑猛地一震——那个大蝎子不愧是九丹灵物,竟然很懂及时止损的道理,自己把自己第二个尾巴,生生扯断了!

后脑一阵锐痛,我听到身后一个巨响,这一下想必是极大的痛苦,那个巨大的蝎子,直接翻转,重重的砸到了身后的土壁上。

我整个人也被直接甩了出去,后背一痛,眼前全是金花。

这个痛苦,几乎让人失去意识。

但我不能失去意识——巨大的兴奋逼着我清醒过来,潇湘有动静了。

她回来了!

一阵脚步声冲着我跑了过来,熟悉的药香袭来,一只很温暖的手捧住了我脑袋:“李北斗,你撑着点!”

后脑又是一阵剧痛,我咬了咬牙,抬起手,先把怀里的三川红莲给取出来了。

以前,三川红莲是一朵饱满的花苞,但是现在,它已经不知不觉的绽放开了。

潇湘的逆鳞躺在里面,之前的损伤已经消失,重新变成以前那种光光华璀璨的样子,神气光芒闪耀。

而这个时候,那个大蝎子反应过来,忽然翻转过去,急急忙忙的,对着外面就钻!

蝎子刨土的本事也是很大的——一旦抓不住它,被它潜入缝隙,就找不回来了。

黑山老妖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:“不能让它走……”

我勉强要撑着起来,可这一瞬间,整个土壁,开始地动山摇。

那个大蝎子,要把我们,全体活埋在这里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空灵绝美,却异常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贱畜。”

这两个字一出,那个大蝎子猛地就僵住了。

“谁许你走的?”

这一瞬间,我眼睛立刻就酸了。

这是朝思暮想的声音。

大蝎子转过身来,忽然趴在了地上,就不动了。

“不知道,水神娘娘降临……”

那个苍老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恐惧。

“还认得我就好。”潇湘的声音缓缓响起来:“我的东西呢?”

东西……这个大蝎子,拿过潇湘的什么东西?

大蝎子瑟瑟发抖,身上的硬甲壳都发出了撞击的声音——它不敢吭声了。

“你过来。”

那个声音,还是那么好听。

可那个大蝎子听见,像是被宣判死刑一样,浑身猛地一颤,声音别提多慌张了:“小的,小的一时糊涂,小的知罪……”

想也知道,过来之后,是个什么后果。

“东西是小事。”潇湘的声音淡淡的,却藏着杀气:“你敢动他,就另说了。”

这个气场下,大蝎子根本就撑不住,匍匐着过来了,对着我,诚惶诚恐的低下了头:“小的实在不知道,要是知道……”

果然——感觉的出来,一股子灵气,汹涌澎湃,就冲着我过来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大蝎子似乎抓住了机会,猛地翻身起来,带着万钧之势,对着我就压下来了。

这东西——是想着向死而生,绝地反击?

可这一瞬间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大蝎子背上,响起了一个炸裂的声音。

大蝎子的动作,顿时就僵了一下。

在绿色萤火下,我看到它那坚不可摧的后背上,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。

那东西的甲壳,坚不可摧,可潇湘都没出手,这甲壳就……

我耳朵里跟敲了一面响锣一样,她的能力,恢复的越来越多了!

紧接着,那个声音一路延伸——就好像,它全身的硬壳,顺着那个裂缝,一路一分为二。

“水神娘娘……”

蝎子的声音,顿时满是恐惧:“小的不敢了,小的不敢了……”

“晚了。”

“咣。”

只听一声巨响,大蝎子的身体里,就好像开闸泄洪一样,灵气顺着那个裂缝就喷涌了过来。

而大蝎子巨大的元身,不断发出细碎爆裂的声响。

那个空灵的声音发出了满意的叹息。

接着,它那庞大的身躯,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巨手捏住,轰然粉碎!

大块的尸块崩出,稀里哗啦砸的到处都是。

哑巴兰他们全愣住了。

而尸块之中,掉落出了一个东西。

那个东西,带着十分明显的神气。

好像,是个小环。

我认得这个神气——虽然神气变幻莫测,但是之前见过的神气,都是有细微区别的。

水天王的神气透着水蓝,阿满的带着微绿,眼前那个黑山老妖的,是淡淡的土黄色。

这小环的颜色,透着一种非常澄澈的蓝紫。

这是潇湘的神气!

我赶紧把那个东西捡起来了。

潇湘……

我回过头,期望能见到她。

一颗心像是跳到了嗓子眼儿——朝思暮想的事情,突然成真,叫人简直不敢相信!

可一回头,我的心猛地沉了下去。

身后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“我累了,”潇湘的声音在我耳后响了起来:“你等等我。”

对了——潇湘才刚缓过来,又吃了这么多的灵气,肯定是要休息的。

我知道,我都知道,我只想跟她说一句话。

我很想念你。

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。

身后像是被人环住——是那个熟悉而久违的身影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那个声音说完这一句,就消失了。

心里像是被人剜下去了一块,瞬间空落落的。

但是我应该高兴,应该高兴的。

她终于回来了。

这个时候,哑巴兰跑了过来,盯着我手上的东西:“哥,这是啥啊?”

我把心里的一切压下去,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说我也不知道。

把玉环翻过来,上面有几个很繁复的古体字。

我只认识一个“水”字。

“那是神器!”

黑山老妖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是那个东西,从东海偷来的神器!”

我回头看向了黑山老妖。

哑巴兰也反应过来了:“对了,哥,这老太太到底谁啊?怎么感觉,她跟之前,不太一样了?”

苏寻盯着她,也还是一脸防备:“她不是人。”

没错。

我看向了黑山老妖,跟她见了一个拜长辈的礼:“这是——玄家九世祖。”

哑巴兰一下愣住了:“九世祖——尸体被盗的那个九世祖?可……可那不是个老爷子吗?”

黑山老妖顿时也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以前,也认定了是老爷子。

可除了玄家老祖,她不可能是其他人了。

其实之前,看见她跟虫娘娘的残骸相见,几乎流泪的时候,我曾经以为她和虫娘娘有关系。

但是后来,她说过一句话:“咱们吃阴阳饭的。”

而且,大蝎子也说过一句“让你再死一次。”

已经死去,并且吃阴阳饭的,当然只能是玄家老祖了。

更别说,她身上有神气。

自从虫娘娘消失了之后,本地人把她的尸骨放在祠堂里,甚至以她的名字命名北临城,时常也要拜祭,她身上带着神气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我看向了黑山老妖:“那个虫娘娘,其实并没有临阵脱逃,抛弃本地人——而是跟那个大蝎子战斗到了最后一刻,算是牺牲了自己,才跟您一起,镇压住了那个大蝎子吧?”

而且——照着我的猜测,那个虫娘娘的身份,可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神”。

黑山老妖盯着我,缓缓的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没错。”

“虫娘娘,其实也是一个八丹灵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