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08章 玄家祠堂

我头壳一下就麻了。

程狗,有什么秘密?

“我替你说。”

话音刚落,另一个熟悉又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我小时候跟他睡一张床,把粑粑拉在他被窝里了。”

程星河?

我抬头瞅着他。

这狗好像刚被翻山客从土里起出来,除了眼睛还是贼亮,哪儿哪儿都是脏的,正蹲在地上,大口喘气:“妈的,可算赶到了——你们几个还没死呢。”

你个不孝子整天就知道咒你爹。

而我一颗心也猛地从嗓子眼儿里掉了回来。

这王八蛋没死——没死就好。

而齐胖子的表情,顿时就僵住了。

回过神来,我给了程狗一脚。

“你死哪儿去了?”

程星河摆了摆手:“出去谈。”

接着,他那一双澄澈的二郎眼凛冽的看向了齐胖子:“那个秘密,我说的对不对?要是不对,欢迎补充。”

齐胖子攥着拳头,胸口剧烈起伏了起来。

他在怕。

可他刚要说话,忽然外面就是一阵脚步声。

数不清的同行涌了进来。

妈的这些马后炮,跟时代剧里的差人一样,有事儿的时候不见踪影,啥时候事情尘埃落地,啥时候就呜哩哇啦的赶来。

江景打头。

乍一看这王八蛋满面春风的,正等着要给我吹一曲唢呐。

结果一瞅我还好端端的,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,看向了齐胖子。

一脸鄙夷。

而齐胖子看见他们,顿时就兴奋了起来——他知道,他这下死不了了。

其他同行盯着我们,都问道:“那个东西呢?”

我往身后指了指:“你们自己看。”

那些同行涌过去,顿时就是一阵惊呼:“那……那可是九丹灵物!”

“哪怕玄家九世祖,都只是把那个东西给镇住了而已,这几个后生仔,竟然把那东西弄死了?”

“他们到底是谁家人?”

“这不对,这个九丹灵物的壳,硬到什么程度,一般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劈开,他用了什么法器?”

数不清的视线,落在了七星龙泉上。

“八卦风水铃……难不成……”有一个人大声说道:“是青囊大会上,水先生亲自点的天阶候选,李北斗?”

“那就难怪了——除了他,谁有这个本事?我还听说,他是天师府李茂昌的私生子。”

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吗?

江景的脸微微有点扭曲。

不过我是没空跟他们掰扯什么了——小黑无常那边快坚持不住了,我得赶紧去送解药。

可一动身,手腕被人拉住了。

江景。

他大声说道:“大家可是都看见了——你跟齐家小少爷一起进来的,你好端端的,怎么齐家小少年成了这样了?”

你他妈的瞎啊,我骨头快碎完了,你哪个眼睛看着我好端端了?

齐胖子脸色也不对劲儿——他心里清楚,这次本来就是奔着坑我来的,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,自己丢了大人,现如今要是能给我甩个锅,对自己齐家,和江家,都算是有个交代。

于是他立马说道:“那个李北斗……是我看到了李北斗的内幕,他杀我灭口!”

“内幕?”江景装出个很感兴趣的表情:“什么内幕?”

齐胖子跟得到了鼓励一样,说道:“你们想也知道,他一个地阶,怎么可能把九丹灵物给搞定?是……是因为玄家老祖,本来就是他挖出来的,就为了跟那个九丹灵物勾结,想博个名气,所以他,他就是贼喊捉贼!”

卧槽?贼喊捉贼?谁给你的脸,说这四个字的?

好歹是吃阴阳饭的,就不怕雷公爷劈了你!

“那就难怪了……”江景扬声说道:“所以这么轻易就把九丹灵物给收拾了,估摸着,提前就留了后手吧?我可听说了,这个李北斗,跟厌胜门是有关系的,这种歪魔邪道……”

“厌胜门?”

在场的人一听这个,跟看鬼一样的看着我们。

不是,哪个牛鬼蛇神都能往我身上泼脏水,妈的你们当我姓李的吃草长大的?

我刚要说话,只听“咳咳”一声,程星河忽然掏出了一个手机:“有个东西,给你们看看。”

在场的视线,一下全被聚拢住了。

而手机屏幕上,是个鬼鬼祟祟的身影。

其实场景挺黑的——可那个虚泡囊肿的身影实在是太有辨识度,大家一眼就全看出来了。

是齐胖子。

而那地方,大家也都熟悉——正是玄家老祖的祠堂。

那个时候——祠堂还是好端端的,一切全是完整的!

而齐胖子插着腰,颐指气使的让手底下的人把棺材给刨了出来,还发号施令:“这到底是玄家老祖,这个时候刨出来,可千万别出什么变故——一会儿一开棺,赶紧把控灵丹给塞进去。”

底下人应了一声,就看见他们把玄家老祖的尸骨给弄出来了,还往尸体嘴里,塞了个东西。

底下人很快把棺材刨走,就剩下齐胖子对着空穴。

空穴里面,传来了一阵锁链被拖动的声音。

让人毛骨悚然。

而齐胖子喃喃的说道:“大蝎子,这次算你走运,我可以把你给弄出来——不过嘛,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空穴之中传来了一阵阴森森的声音,手机没录进去,但是齐胖子似乎听明白了,立刻说道:“这倒是没什么问题——我听说,有一个小鬼的法器很厉害,肯定能帮上你的忙,当然了,你得说话算数,一旦你得到了自由,那以后,你就得听我号令。”

“算你明白,事儿就这么定了。”

不长时间,齐胖子就走了,而镜头视角,跟着齐胖子,潜入到了一个地方——是安放玄家老祖尸骨的地方。

拍摄者伸出手,就把玄家老祖嘴里,一个麦丽素大小的绿丸子给抠了出来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拍摄者像是被人给发现了,场面一片大乱,喊打喊杀的,视频也就到此结束了。

我忍不住看了程星河一眼——他偷偷溜走,是因为这件事儿?

程星河满不在乎的抹了抹自己的泥脸:“你要是想谢我,就喊个爸爸。”

我喊你大爷。

而所有的视线,又全落在了齐胖子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