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09章 黑虫黑雾

齐胖子一下慌了,张嘴想说话,可视频明明白白的,他横不能说这个东西是p出来的,脸色越来越难看,脑袋一歪,没动静了。

哑巴兰正幸灾乐祸呢,一瞅齐胖子躺下了,伸脚就要蹬他:“装死是不是?”

我把他拽回来:“急火攻心。”

接着,我就看向了周围的人,把事儿说了一遍:“我跟齐胖子之前素不相识,也并无过节,不过——这个大蝎子专吃咱们这些有灵之人,我厌胜门李北斗,为了救下大家,坏了齐胖子的计划,他反咬一口,也可想而知。”

众人眼睁睁看见了,之前那个大蝎子,一条尾巴探出去,就能把几个地阶搞定,不由后怕了起来——不由对我也有了几分感激,要不是我,他们都得倒霉。

看向齐胖子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憎恨。

带上节奏了。

我接着就把话风转过来:“齐胖子为了一己之私,害了这么多人,称得上罪可致死,他不仁,但我李北斗不能不义——我不计前嫌,救他的命,也不是为了别的,他毕竟是十二天阶齐家独苗,我不忍齐家绝后,要审,也得齐家自己来审,我越俎代庖,并不地道。”

这话纯属吹牛逼,他的命根本就不是我救的,不过他晕也晕了,晕无对证。

哑巴兰一下急眼了:“什么意思,哥,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,他可是差点就……”

程星河却知道我的心思,扯了哑巴兰一下:“傻饼,别多嘴,你哥那个鸡贼劲儿,会干没用的事儿吗?”

江景的脸顿时就绷住了。

而其他的人则忍不住交口称赞:“不愧是李家人——前出大城隍爷,后出天师府首席,向来就是以仁义著称,这位也不例外,自己都差点让人害死,还能救齐胖子的命。”

“这个年代,人心浮躁,一个个恨不得睚眦必报,这种心怀,少见——是个做大事的。”

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我装出诚恳的样子:“话已至此,大家今天都在这里,也烦请给我李北斗做个见证,看在齐家的面子上,就算他一时糊涂,事情澄清了就行了——不过,万一哪天齐家找我秋后算账,还请各位仗义执言,还我个清白。”

果然,众人一听,群情激奋:“这小子刨了人家玄家的祖坟,放出那么大的祸患,还敢找李先生算账?那是硬要麻雀生鹅蛋——蛮不讲理。”

“对,齐家真要是这么糊涂,我们一定去作证!”

“没错——那可是九丹灵物,万一真跑出来,对咱们吃阴阳饭的来说,那是一场浩劫,咱们都得感谢李先生的救命之恩,我张立秋愿意帮李先生作证!”

“李先生是整个行当的救命恩人,我三星门左二狗也愿意!”

“江夏无极道牛三胖也愿意!”

我立马行礼道谢。

这个顺水人情,还真做上了。

我心里一清二楚,江辰让齐胖子来对付我,根本就是一石二鸟。

要是我让齐胖子给整了,他自然高兴。

可要是齐胖子被我弄怎么着了,那齐家,跟我就会结一个大梁子。

就照着程星河舅舅齐鹏举的那个脾气,我弄了他儿子,传出去,丢了齐家的面子,他追到了天涯海角,也得跟我十倍奉还。

这事儿,他们是存心要把齐家给拉下水。

但是,弄出这么个顺手人情,我的名声,就会变成特别宽仁——万一齐家中计,要来弄我,他也得考虑考虑,自己家坑了人,人家不计前嫌救你后代,你还不依不饶,得罪全行当的恩人,齐家的名声就完了。

防民之口甚于防川,连皇帝都提防,更别说你一个天阶家族了。

他们不光不敢来跟我报仇,估摸着打落牙齿肚里咽,还得来欠我个人情——我们这一行最讲规矩,不谢我,都得让人戳脊梁骨。

这波反手操作值。

这第一印象我倒是没看错,齐胖子,就是被他们当枪使。

不过,这一招,姓江的会,我姓李的就不会?

再说了,人人都说,厌胜门名声不好,我就要以身作则,让大家看看,厌胜门的人,是如何“以德报怨”的,打一波不要钱的广告。

齐胖子是处心积虑,想着一举成名天下知,让老爹给自己一个好脸,可惜,到最后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

这就是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七星,你最近喝墨汁了还是吃墨斗鱼了——黑化了。”

一听这个“黑”字,我倒是想起小黑无常来了。

但是扫视了一番,一个玄家人也没看见。

这是他们家的事儿,他们家不可能不来,除非——跟白藿香说的一样,玄家人全出事儿了!

果然,过了午夜,玄家人就开始毒发,浑身乌青,跟小黑无常一样,一个个全倒下了。

我立马说道:“那就麻烦大家帮我让让路——我现在就去救玄家人!”

他们一听顿时更激动了,赶紧把我送上去了。

还有人顺带把齐胖子也给弄上去了——动作不怎么轻柔就是了,跟卖肉的拉猪一样。

白藿香也跟着着了急——他们不能见太阳。

可一看表,已经过了日出时间了。

我心里一紧,难不成,玄家还真应了那个茶色的气,要倒霉了?

但是到了上面一看,我们一下就愣住了。

外面扑天盖日,竟然出现了数不清的虫子。

那些虫子跟黑雾一样,把玄家祠堂整个包住——一丝太阳光都没漏进去!

外头的人盯着虫子雾,都在议论纷纷,说天降异象,恐怕不祥。

黑山老妖——我立刻回头,可这才发现,黑山老妖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不见了。

不用说——玄家老祖出来,救后代了。

白藿香跟我进去,只见玄家人果然横七竖八躺下了不少,而她一番操作,银针和大蝎子口水双管齐下,那些玄家人身上的乌青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往下消退。

最后一个,是小黑无常。

他伤的最严重——不光浑身乌青,很多未知,甚至已经开始溃烂。

这个时候,我们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叹息声。

好像是——黑山老妖的声音。

回过头,却并没有人。

而白藿香摸了小黑无常的脉搏,这才松了口气,几针下去,小黑无常也开始好转了。

我一颗心,终于回到了肚子里。

而就在这一瞬,外面忽然就进来了一道阳光。

那些遮天盖日的虫子黑雾,已经消散了。

周围的同行涌进来,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玄家人慢慢睁开了眼睛,全都倒抽冷气:“不愧是厌胜门——死人都能从忘川那一头给拉回来!”

死人?

白藿香忍不住笑了,低声说道:“蝎子毒让他们闭了气,估摸着,你们平时看的命灯也灭了。”

都当他们已经死了。

“厌胜门,名不虚传!”

“都说厌胜门行事诡异——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这李门主,分明宅心仁厚,宽宏大量!”

“相比之下——齐家,呵呵,后代阴狠毒辣,只怕他们家在青囊大会上的交椅,要风水轮流转啦!”

再抬起头,江景的身影,已经不见了。

这货就是不长记性,又吃了一次瘪,不知道回去,江辰的表情是什么样的,竟然有点想看。

玄家人醒过来,知道了事情的一切,再加上程星河帮忙寻回了玄家老祖被齐胖子藏起来的尸骨,感激不尽,都来给我磕头——说要不是我,玄家就完了。

就连之前那个小姑娘,也没坚持住,跪下就哭了:“是我有眼无珠……”

我最怕女人哭,赶紧摆手说看在小黑无常的面子上,算了算了。

不过话说到了这里,我还想起来了一件事儿——他们不是把水百羽给请来了吗?

这水百羽一个天阶,怎么从头到尾,竟然没露面,不合常理啊!

正想着呢,一只手就搭在了我肩膀上。

我一回头,正是水百羽的笑脸。

我连忙就道了个谢:“之前,多谢您告诉我红衣人的事儿。”

其实有句槽我真是不得不吐——这些天阶给我的预告,每次都准,确实是准,可每次都他娘没起什么作用,该倒霉的地方,一次也没免过。

水百羽一笑:“不算什么——替我跟水神娘娘问好。”

我的心突地一跳,卧槽,什么意思,他知道潇湘的事儿?

而且——他不出现,是存心让九丹灵物把我逼到绝境,好让潇湘吃了那东西的灵气?

我实在忍不住了:“关于我,您还知道多少?”

水百羽冲着我眨了眨眼:“这事儿不可说——我答应你爹了。”

接着,他又补上了一句:“你没让你爹失望。”

我的脑袋顿时就哄的一声响:“你认识我爹?”

可这句话刚说完,身后不少同行就围过来了:“李先生,你救了咱们行内这么多人,无论如何,咱们得开个庆功宴!”

水百羽摆了摆手,一大圈人围过来,我就看不到他了。

我只好回头应酬,可一转头,这才觉出来,浑身都是剧痛——对了,之前差点让齐胖子用控灵术给害死,全靠一口气撑着。

现如今那口气泄了,撑不住了。

我想找个地方坐下,可还没找到,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