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11章 天阶第一

但他马上低头把辣条捡起来:“掉地七秒不算脏……”

脏你大爷。

他还真跟夏家有关系?

程星河抬头瞅着我,表情越来越不自然了:“我是的罪过夏家,不过嘛,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,你就不用挂心了。”

齐胖子说程星河偷过夏家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难道是真的?

可照着我跟程星河这一段时间的交往,这货是又贪又馋,偷嘴吃的事儿不少,但他不是那种会盗窃的人。

从老海家离开的这些年,他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?

而程星河盯着我,忽然说道:“七星,你为什么要破四相局?”

我一愣——为什么?

简单啊!因为我想知道,我为什么是所谓的“破局人”。

四相局跟我肯定有关系,我想知道,我到底是谁。

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我不想你死,不想哑巴兰一辈子穿女装。

我还想找到江瘸子——我得知道,我到底为什么被卷进来。

还有——潇湘是被四相局压住的,我想知道真相。

程星河低下头,猫拿虱子一样胡乱撸头顶上的毛,接着跟下定决心一样,抬起澄澈的二郎眼看着我:“万一——我说万一,要是这一进去,就再也出不来了,你还愿意继续吗?”

我盯着他:“你这是什么屁话?”

这事儿,一开始不就知道吗?

可是,不进去,怎么知道,就走不出来?

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。

程星河看着我,眼神说不出为什么,竟然有几分复杂。

白藿香都看出来,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你今天不对劲儿,撞邪了?”

程星河炸了毛:“撞邪,你看不起谁呢?谁不知道我灵异一哥,先生界吴彦祖……”

正这个时候,门口一阵响,有人来了。

我想回头看看是谁,结果脑袋被人摁住:“当心落枕。”

这个声音……我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老黄!”

青囊大会上,老黄为了我,可差点把命给搭进去,自此之后,就一直在玄家休养,我这趟来,本来就想顺路一起看看他。

老黄冲着我嘿嘿一笑:“小北斗,你又立功啦!我就知道,我老黄没他妈的看错人!”

老黄看上去精神很不错,我顿时也放了心——在玄家那个大岛上,他还真缓过来了。

我立马就问道:“你这一阵子怎么样?还有……”

还有,那个青囊大会上害他的人,到底是谁,想起来了没有?

老黄已经猜出来我要问什么了,眉头微微就皱起来,摇摇头:“他妈的,那个老狗逼比我强,我到现在,还是他妈的想不起来。”

我心里一沉——老黄本人是十二天阶第十二名,比他强的——只可能是剩下的十一个天阶了。

可那天,除了水百羽和杜蘅芷,没有其他天阶露面。

难道——是其中一个天阶虽然来了,却隐匿了身份,偷偷害我和老黄?

老黄摆了摆手,一双眼睛看向了我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我知道,这事儿你也挂心,我这次来,就想跟你说——别他妈的往下查了,这潭水,比想的深。”

我顿时愣住了——别查?

老黄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,他会说出这种话来?

除非——我盯着他:“你其实想起来了吧?”

老黄一愣,本能的张嘴要抵赖,但盯着我的眼睛,忽然就叹了口气:“他妈的,怎么你一个小小地阶,眼睛这么利!”

我猜对了!

我立马就问道:“谁?”

老黄抿了抿嘴,这才低声说道:“你真的不能再查下去了……”

我盯着老黄:“你只跟我说一句——那个人,是不是穿着五灵锦?”

老黄身子一颤,死死的盯着我:“你怎么……”

我又看了程星河一眼。

“穿五灵锦的,是不是跟天阶第一的夏家?”

这一下,程星河跟老黄一样,全愣住了:“你,你怎么……”

还真没猜错?

可是我记得很清楚——那个穿着五灵锦的人,比公孙统还要厉害。

而公孙统已经有一种不在三界内,跳出五行中的能力,那个人,力量应该是超过天阶的。

程星河叹了口气,跟老黄对视了一眼:“七星这个王八蛋的鸡贼劲儿——咱们怕是瞒不了他。”

老黄舔了舔嘴唇,苦笑道:“我就知道,全是命。”

接着,老黄看向了我:“妈的,告诉你就告诉你——但是,你得答应我,别找死。”

原来,排名第一的夏家,算得上是十二天阶的创始家族,在风水行,是根深蒂固的第一家族。

为什么呢?就因为法有三乘,仙分五等,分别是天,神,地,人,鬼。

江采萍和尸解仙,就是最后一种,公孙统可能是地仙或者人仙,而夏家祖上,就出过一个人仙。

因为这一位先祖,夏家跟开了挂一样,一直稳稳当当坐在金字塔的山尖上。

因为地位跟我们差的太悬殊了,所以我连听都没听过。

而传说之中——那位夏家的人仙,有一件法宝,就是五灵锦。

这件事,知道的不多。

所以——要说拥有五灵锦的,只可能是那位夏家的先祖。

而程星河确实因为机缘巧合,曾经上夏家去过,碰巧知道这件事情,所以,在杜大先生寿宴,我跟江辰身后那个人,第一次交手的时候,见到了那一片残损的五灵锦,他才会吓成那样。

他知道——这个人要是盯上了我们,那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有活路的。

不告诉我,就是怕我找上那个夏家,送死。

老黄也是这也意思。

我的心猛地就揪住了——夏家?

难道,真是夏家那个先祖在帮助江辰坑我?

无冤无仇,为什么?

除非——他们也跟四相局,有重要的关系。

潇湘之前说过——有人不希望她回来,也跟这个夏家有关?

终于有线索了啊!

不过——我看向了老黄:“说起来,你当时留下了一个纸条,还记不记得?”

老黄一愣,说道:“不是让你别查了吗?”

不查?人家都骑在我脖子上了,再不把害我的揪出来,不也是等死?

我天生胆子就打,比起怯懦等死,那怎么都是死,为什么不搏一搏?又不亏本。

老黄连连叹气,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。

接着就说道:“这事儿我也听说了,不过,我实在是他妈的想不起来,我当初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心字了。”

心,跟夏也没啥关联啊?

这会儿,一阵咔哒咔哒的声音响了起来,抬起头,是小黑无常拄着拐杖来了。

喲,白藿香医术确实好,小黑无常看上去还真没事儿了。

我刚要招呼,小黑无常忽然猛地就跪在了我面前。

这把我给吓了一跳,想扶他,可自己也一身是伤,根本就动不了劲儿。

小黑无常也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,大声说道:“这件事儿,我们玄家多谢你救命之人!要不是你,恐怕我们就——我们玄家,感念你李家恩情,我姓玄的在此发誓,只要你有用得上我们家的地方,刀山火海,万死不辞!”

这把我弄的挺不好意思,赶紧叫程星河把他拉起来了。

而这会儿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程星河一看,立马说道:“老头儿打来的!”

老头儿?卧槽,家里不会有啥事儿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