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13章 燃犀蜡烛

一听这个,大黑痦子和大潘都“哦”了一声,异口同声:“那你他妈的不会早说啊!”

原来猴儿灯来了之后,一言不发就是找,跟入室抢劫的一样,大潘和大黑痦子问他怎么回事,这猴儿灯就是不吭声,他们也不认识彼此,看对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全很不爽,这就打起来了。

猴儿灯有些委屈:“我这事儿是机密,哪儿能逮着个阿猫阿狗就说?”

“你说谁阿猫阿狗呢?”

这俩人再次炸毛——这种默契,在一块说相声准能火。

机密?我就让猴儿灯细说。

他左右看看,一副为难的样子,也罢,我就把他领里屋去了:“这下可以说了吧?”

说起来,厌胜门的事儿,是江采萍替我管的,门人能找上我门,该不会是有什么大事儿吧?

猴儿灯连忙说道:“能了能了,圣女不许我们找您,可这事儿实在太过分了……”

原来,事情的开端,是一笔买卖。

厌胜门不差钱,不过世界首富都天天上班,更别说他们了,也照常做买卖。

这次的买卖,是在县城附近。

他们也都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,但是没人敢来打扰,就奔着买卖做。

可谁知道,这个买卖刚上了手,就有其他人奔着自家碗里伸勺子。

厌胜门的名声在外,谁也不怕,就跟他们正面刚,可谁知道,对方是个狠角色,好几个门人都被打伤了,对方还放出话来,说这些歪门邪道,打死都是轻的。

几个人气不过,说厌胜门有的是高手,他们不过是穿白鞋穿蓝鞋(黄阶玄阶)的本事,让他们别一杆子掀翻一船人。

谁知道对方大笑,说听说了。你们歪门邪道的门主,也只不过是他们行当里的小地阶,给他们提鞋刷马桶都不配。

有个岁数大的贾爷一听,说士可杀不可辱,侮辱我们门主,就是不行,结果被对方打成了重伤,现在还躺着呢。

他们气不过,又打不过,往回说又觉得自己丢了厌胜门的人,而猴儿灯跟贾爷感情很好,眼瞅着老头儿那么大岁数,让人拾掇成这样——比起身体,丢人更让人受不了。

猴儿灯一赌气,就背着那些同门,跑这里来找我了,就想让我帮贾爷出口气。

厌胜门其实没有几个善茬,哪怕是穿白鞋穿蓝鞋的,也比一般的玄阶黄阶强,怎么就至于让人碾成这样?

我就问他,那帮人谁啊?

敢惹厌胜门的,除了天师府,还真没听说过。

猴儿灯立马说道:“自称是什么风水行第一,夏家!”

我顿时就愣住了——夏家?

我刚想查他们家,就伸出腿让我抓?

我就让猴儿灯说清楚,这到底是个什么买卖,在什么地方。

夏家不可能做一般的买卖。

那个地方,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。

猴儿灯一听,高兴了起来,就把位置告诉我了。

我一听,更意外了——红粉岗子。

那是老城区一块空地,以前是做皮肉买卖的,跟现在的魅力城一个样。

后来成了乱葬岗。我上次还说让程星河上那相亲。

那地方我没去过,老头儿说那地方不吉利,阴气过重,童男子乱闯,容易断子绝孙,我也没敢去。

而厌胜门接的买卖,跟七八个阔少有关。

那几个阔少都不是什么正经人,整天不是沾花惹草,就是四处飙车,总而言之不务正业。

那天夜黑风高,也不知道谁带了个头,说活美女见识的差不多了,就没见识过死美女,不如上红粉岗子见识见识去。

在正常人来说,这个提议纯属二百五,可惜那一帮子阔少好日子过腻了,整天就知道追求刺激,正好全不是什么正常人。

有一个胆子小的,排行第八,被称为刘老八,他说他打小就怕神神鬼鬼的,不敢。

可有一个跟刘老八有嫌隙的,心存不良,就非说没事儿没事儿,强拉着他去,于是一帮人把跑车油门踩的屯屯响,轰鸣着到了红粉岗子。

那正是个夜黑风高杀人夜。

到了红粉岗子,这帮阔少战战兢兢四处走来走去,也没看见什么鬼美女,十分泄气,而跟刘老八有嫌隙的就建议,说简单啊,你一大帮人来了,鬼美女也害羞,要想见鬼美女,不如用一种专门引女鬼的法子,把她们给招来。

这个游戏,叫“求鬼妆”,古代书生长夜寂寞,都是用这法子跟女鬼约起,不然聊斋里那么多女鬼和书生的故事,都是哪儿来的。

这种桥段在恐怖电影里大家应该见多了——这是作死的开端。

而这个招魂游戏不知道跟谁打听出来的,也挺内行——跑到了花圈店里,买了上供用的大粗蜡烛,黄纸,米酒,还有胭脂。

接着,一帮人跟枪决犯一样,齐整整坐成一排,面朝北。

摆上胭脂水粉,再在蜡烛上,滚一层犀牛角磨的粉。

犀牛角点亮了能见鬼,这也算是一个常识。

而跟刘老八有嫌隙的那个,家里做跟古董有关的买卖,正好不缺这个,车里就挂着一个犀角摆件,也不管那东西多值钱,当场磨成了粉,沾蜡烛上了。

这要古玩店老板听见了,当场就得心疼死。

犀角蜡烛炮制好了,从左到右,第一个打头,点上黄纸,敲装满了米酒和胭脂的瓷碗,一边敲一边念:“二八豆蔻开上梁,佳人对镜揽红妆,寂寞郎君怀里冷,姑娘姑娘上我床。”

另一只手就把犀角蜡烛点上,攥手里,放在身后。

这样,犀角蜡烛在你身后点亮,面前就会出现你的影子。

你念叨三遍,影子要是没变化,那就说明鬼美女看不上你,换手把蜡烛转给另一个人。

要是影子有变化,那就说明鬼美女看上你了,你有这个艳福,春宵一度。

当然了,这法子也有忌讳,第一,是你发生什么事儿,都不能回头,第二,就是这蜡烛不能灭,第三,这八个人,游戏结束之前,谁都不能动身。

要不然的话,鬼新娘就跟上你们了,非得把你拉坟头陪葬,一辈子陪着她。

这帮阔少就为了刺激去的,除了刘老八,一个个嘻嘻哈哈,也不当回事,一共在场八个人,七个影子没变化。

他们开始觉得没劲了,说传完最后一个人,把蜡烛吹了,约个网红去,大冷天在这喝风,也是吃撑了。

第八个就是刘老八,他拿过了蜡烛,刚念了一遍,谁知道,犀角蜡烛上的火光,就一颤一颤的抖动了起来。

他的影子,当然也跟着一下一下开始跳,一帮人一瞅,疑心是起风了,可一寻思不对——没风啊!

而几双眼睛,眼瞅着刘老八。

刘老八一低头,当时就傻了——他面前,除了自己坐着的影子,冉冉又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影子。

就好像,有个人从后面过来,贴在了他后背上!

这一下就把那刘老八给吓哆嗦了,大声说你们谁吓唬我呢?麻痹找了个人在我后面装蒜是不是?

可他眼角余光看见,八个人都整整齐齐的坐在原地——没有一个动地方的!

刘老八当时就木了,尖声说我他妈不玩儿了。

其他阔少脸也都吓白了——但是都不敢回头看看,那个站着的影子到底是什么,尤其一个老成的,哆哆嗦嗦就说大家别犯规,不然都得倒霉。

按着规则,美女来了,你把住址告诉她,她晚上就找你去了,接着影子消失,游戏结束。

可偏偏其中倒是有个胆子大的,回头就喊道:“玩儿不就玩儿个刺激吗?老子看看后头到底是个啥?”

结果他一回头,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接着,躺下就开始吐白沫——他有癫痫史,这是被吓的犯了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