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18章 美人的手

好像,瞬间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。

我立马回头,去找程星河他们,可回过头去,他们三个已经不见了。

我的心陡然就提起来了。

这是,鬼遮眼?

这种事儿很多人都听说过——书生夜行,遇上了大雨,见到荒郊野岭,有个大宅,上门借宿,见到如花美眷,美酒佳肴,春宵一度,捏着白玉杯睡过去,但是醒过来就知道了,自己躺在大坟坑附近,手边是瓦片和露水。

这种情况,我上次也遇到过——城北王那块地方,跟这里如出一辙。

不过,一来,处理城北王那件事儿的时候,我还是个生瓜蛋子,没有现在的等级。

二来,城北王是个什么角色,号称本地野城隍,那个规模不过是洒洒水。

可这里的邪祟,竟然也能制造出这种幻境,还能迷住我一个地阶二品的眼睛?

那个鬼新娘,什么来历?

眼瞅着面前鳞次栉比的长街,我忽然就明白过来了——难不成,那几个做出“捅窗纸”姿势的阔少,是在这里窥视到了什么东西?

这地方全是古建筑,哪儿哪儿都是窗户纸!

找不到程星河他们也没辙了,只能当个孤胆英雄了。

朝着里面一走,四周围火树银花,不少垂髫少女,花枝招展的站在花窗前面,摇摆着自己的手绢子,招呼路过的男人进去。

青石板路上,有富贵公子,也有贩夫走卒,对着两侧的美景驻足观看。

我注意到,脚底下的青砖,都带着繁复花纹,这个豪奢劲儿,古装剧都拍不出来。

对了,那个女人呢?

满街全是姑娘,哪一个是她?

这会儿身后有人喊道:“放花灯啦!”

“可不是要去瞧瞧么!”

面前,是既清且长的电厂河——不,那是以后的名字,现在按理说,应该叫胭脂河才对,河面倒映着一轮明月,数不清的花灯在河面上交相辉映,那个画面,简直美不胜收。

我被人撞进了人群里,这规模堪比春运,只能摩肩接踵,随波逐流。

而这么一挤,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我:“官人,可愿意进来瞧一瞧耶?”

那只手,滑腻腻,温香软玉。

是个梳着双髻,模样很伶俐的小丫头子。

瞧一瞧?

那小丫头子拽着我就往里走:“官人打扮的这样出奇,想是从西头来的?”

西头?是——西域?

这是哪个年代啊?

我四下里观望这里的建筑制式,和陈设摆件,不像是唐宋,却有点唐宋的风韵,难不成——我心里一紧,那个景朝?

也没没等我应声,那个小丫头子跟现在的街头推销员似得,兴冲冲的就跟我介绍:“官人乐得哪个?樱桃杯,脂屏风,长乐椅——只要官人说得出,我们就做的好。”

啥玩意儿?这几种物件我还真没听说过,原来这地儿成了打家具的家居行了?

小丫头子察言观色,看出了我的困惑,立马笑盈盈的说道:“是丫头该死,忘了官人打西边来,不知道这些——官人不介意,我带官人瞧瞧去。”

那感情好了。

小丫头子带着我,就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回廊。

那个回廊里面,莺声燕语,曼妙非常。

再一看内里的内容,我顿时就傻眼了——名字那么好听,其实内里却……

不禁让人大开眼界,这种骄奢,是他妈的怎样的脑子设计出来的?搁在我们的年代,想都不敢想。

真是城会玩!

小丫头子看我这么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手帕捂着嘴,“吃吃”就笑了:“官人可明白了么?”

我也看出来了——她们表面上露出柔和的笑容,跟画中美人一样,可眼睛里,是恐惧,是疲乏,是不敢反抗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她们——自己肯定不愿意吧?”

小丫头子的脸色顿时一变,似乎这是一句大逆不道的疯话。

但她马上把表情调整好,笑道:“不愿意?猫儿狗儿一样的,有什么愿意不愿意?”

猫儿狗儿……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惨叫——别提多凄厉了。

好像——正在经受酷刑一样。

我忍不住就往那边看了一眼,而小姑娘连声告罪:“官人莫要害怕——可巧,这便是官人问起的不愿意的。总有一些个不懂事儿的,要在这里矫情,管教管教便好了。”

明明是有人正在经受折磨,这小丫头子云淡风轻的——麻木的让人瘆得慌。

她自己,吃过这种苦吗?

我不由自主看向了她的手指甲——这就看出来,她漂亮的指甲上,哪怕有凤仙花的汁水点缀着,也看得出来——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血点子。

跟传说之中一样——被针从指甲缝里扎过!

我只觉得心里慢慢就冒出了一股子凉气。

这种地方的怨气——有多重都不奇怪!

那个女鬼把我拉到了这个地方来,让我看到这些东西,到底是想干什么?

对了,丽姐说过,好像当初粉红岗子出事儿,就是跟被折磨的惨叫声有关。

我奔着尖叫的地方就过去了。

小丫头子一愣,赶紧就跟过来了:“官人,那个地方,是去不得的……”

那些声音,是从一个关得紧紧的房门里传出来的。

我弯下腰,就把窗户纸捅破了。

这一下,里面就弥漫出了一股子血腥气。

里面有个——卧槽,那个一动一动的东西,是什么?

原来,是一个姑娘被拐卖进来,为了逃避这里的事情,自己用灯油,把身上的好地方全烫了。

她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,可谁知道,这里管事儿的生了气,用针把血泡全部挑破,撒盐!

已经看不出是个人形了……

“我去……”那个姑娘气若游丝:“我去,我去挣金筹……”

有人冷笑:“晚了!你这个样子,还能挣到什么金筹?”

我立马回头问那个小丫头子:“什么叫金筹?”

小丫头子叹了口气,拉着我往回廊里走,说道:“红粉岗子可是讲究果报的,也不会把人往死里使,一单买卖,算一个金筹,等凑够了九百九十九个金筹,那功德圆满,就有自由了。”

原来如此……

可这里的人这么多,那个闹事儿的大邪祟,我见都没见到面,怎么把她找出来?

还没等我想出来,那小丫头子直接把我推进了一扇门里:“官人挑花了眼,小的斗胆,帮官人选一个——官人积德行善,早日帮她凑够了金筹,她有功德,脱离苦海,官人您也有功德,救人水火之中,两相里,都便宜。”

这一下,我被撞到了一个桃花门里。

跟宋词里的布景一样,金鹦鹉钩叼着粉纱门帘,扑鼻就是一股子异香。

这是美人脂粉香。

一抬眼,眼前的情景一下就把我看傻了。

美人如玉,罗账生香,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从红帐子里伸出来,招手让我进去。

而一扇沉重的雕花木门,轰的一下,就在我身后关的严丝合缝的。

这就很尴尬了,我连忙说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金筹。”

“怎么没有。”

那个声音十分悦耳,带着说不出的魅惑,缓缓的说道:“郎君你,看一看腰间的口袋。”

一低头,我更是愣了一下——腰上是有个口袋,里面满满的,都是一些金色的东西。

那些东西长的是挺像筹码。

这就是传说之中的金筹?

奇怪了,我身上怎么有这个玩意儿?想不起来了……

“只要你把金筹给我,”那个魅惑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就能进到帐子里——帐子里,是仙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