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19章 引路金筹

这话是什么意思,傻子都听得出来,而这个地方,有一种很奇怪的香气。

一开始不觉得——女人多的地方,都会有香气。

可这个地方,比外面那种清淡的香气,骤然浓烈很多。

那个香气,就跟催魂的一样,让人迷迷瞪瞪的,只想沉沦下去。

这个香气十分熟悉,我肯定是在哪里闻到过!

可是我现在跟白藿香之前想药一样,脑子里并不清楚,说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这就像是一个沼泽地,拉着个喝醉的人,就要往下陷!

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震动……是什么来着?

“官人……”

那只手从帐子里面伸出了,就往里拉我:“只要一个金筹……”

“你要这个,我可以给你。”

我一下把一袋子金筹送了过去:“不过——我不能进去。”

那个手,顿时就颤了一下。

我把金筹往里送了送:“这东西对你来说,很重要,是不是?”

有了这个东西,她就能自由了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那个女声似乎有些不信,甚至有些防备:“官人你——嫌我丑?”

说着,那只手探出来,就要把帘子给掀开,声音更勾人了:“要不,官人亲眼看看我?”

“不是。”我答道:“我知道,来这个地方,不是你们自愿的。你们在这,受了很多折磨吧?”

帐子里面,没有了声息。

我喘了口气,觉得脑门子越来越难受了:“你拿着吧,我知道,你们吃了不少苦,早一天能走,就早一天走——对了,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儿……”

不过,我想打听什么来着?

我他妈的记不清楚了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里面那个女人的声音,猛地就阴沉了下来:“滚!”

这一声,跟一桶冰水落在了后脖颈子里一样,我瞬间就清醒了不少。

“你给我滚!这个地方,不是你来的……”

那只手再次抓在了我手腕上。

但是,不跟之前一样,温柔要牵引我进去,而是死死的抓住了我,像是恨不得把我手腕给捏断了:“哪里来的捣乱的瘟生,你现在就给我滚,滚的越远越好!”

疼疼疼……

我甩开了那个手,剧痛让人猛地清醒了过来,我一低头,冷不丁就看出来了。

他妈的,那一袋子金筹上面,显然有一股子重极了的桃晶气!

我说呢,合着陷阱在这里呢!

刚才的震动,是潇湘的鳞片——刚才我全忘了。

那几个阔少,就是陷入到了这个幻境之中来,出了事儿?

“来人!把这个捣乱的瘟生给扔出去!”

而那个女的一声令下,门外忽然闯进来了不少人,抓住我就往外扔:“冒犯我们五小姐,你活的不耐烦了!”

可我反应过了,一下就把他们全部甩开,伸手要掀开那个帘子,可这一瞬,我听到帘子里发出了一个叹息的声音。

等厚重的金丝红罗帘子打开,我心里一沉。

他奶奶的,是空的。

那东西跑了。

而那些人不依不饶的拽着我,就把我扔到了外面——跟酒楼赶吃霸王餐的一样。

刚才那个小丫头子也不是笑脸盈盈的样子了,不光插着腰骂我,还兜头对我吐了一口唾沫。

别说,那唾沫落在了身上,恶心是恶心,可也怪,那股子迷魂的香气,顿时就被冲散了很多。

对了,按理说,我身上带着玄素尺和七星龙泉,这俩玩意儿的煞气,什么邪祟都得对我退避三尺。

再说了——我咬破了舌尖,把血擦在了印堂上,铁锈似的血腥气袭来,眼前更清明了。

可这次,连舌尖纯阳血上了印堂,面前的幻象都没有消失。

说起来,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,白虎局的罗刹,九曲水库的夜叉,哪一个不是香气扑鼻,美艳动人?

可现在,跟帐子后面那个东西一比,简直跟毛丫头一样。

我对那个玩意儿是越来越感兴趣了,那到底是个啥?

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?

正寻思呢,忽然我就发现,隔壁回廊里一闪而过,像是过去了一道光。

那是——命灯!

妈的,刚才让那股子香气给整晕乎了,怎么就没发现,这里的人,身上三盏命灯,就没有一个是亮的!

有命灯——这个幻境之中,进来了其他的活人!

对了,姓夏的蓬蓬头不是也来了吗?难不成,他也进来了?

我也没空在这里胡思乱想了——有这个功夫,不如早点把那个东西给抓到,让姓夏的抢先了,那就丢了大人了。

于是我赶紧跑过去,同时抬手想把“金筹”给扔了——这东西,好像能迷人心窍。

但是再一寻思,这玩意儿保不齐还能有用,就留下了。

转了脸,刚才那扇门已经关的死死的,那个小丫头子,已经不见了。

而外面的莺声燕语,还是跟之前一样。

我仔细去看这里的气,这一看不要紧,四处交错复杂,全是死气和桃晶气。

得吃了多少人,才有这样的道行?

仔细一瞅——还真瞅见了一个隐隐的光。

我立马对着那个光就追了过去。

结果到了地方一看,那股子光不知道藏到了哪儿去,不见了。

妈的——我蹲在地上直喘气,那他妈的到底是谁啊?

结果一错眼,我一下傻了——旁边的一个小门边上,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被两个姑娘拉着往里面走:“还不曾见到这样漂亮的妹妹……”

“你愿来,那是再好不过的。”

“愿意,愿意!能跟姐姐们在一起,让我干什么都愿意!”

愿意你大爷。

我上去给那个“娇俏身影”就来了一脚。

回过头来,果然是哑巴兰。

哑巴兰一双大眼睛通红通红的,好似一双醉眼,眯着看了我半天,像是不认识我了:“这位姐姐也漂亮,你是……”

我是你哥。

我抬手就把舌尖血给他也印印堂上了。

他的眼睛一瞬间有了神,跟刚睡醒了一样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:“哎,哥?”

接着更有精神了:“哥你也来了?走,咱们一起进去……”

我进你大爷。

给他人中死死一掐,他顿时就惨叫了一声,彻底回过神来了。

弄清楚了这一切,他表面上恍然大悟,可我看出来了,他眼睛还是忍不住往里面溜——这货摆明是很遗憾,我来这么早。

多亏我来得早,不然你他娘也得去捅窗户纸了。

我就提溜着哑巴兰往后走——哑巴兰刚才没有从那个回廊里经过,我看见的命灯,不是他。

接着我就问他:“你怎么也来了,程二傻子和洞仔呢?”

哑巴兰一听我问,这才把眼睛给收回来,连忙说道:“哎呦,哥你不说,我还给忘了!”

原来,玩儿那个通灵游戏的时候,我不是回头往后跑了吗?

他们几个吓了一跳,就要来找我,可怎么也找不到。

更可气的是,一转脸,姓夏的也都不见了。

他们仨正急的炸毛呢,这个时候也巧——剩下的那个叫梁瑞的阔少,自己来了。

那家伙跟梦游一样。

他们三就在后面跟着,结果跟进来之后,就到了这个地方。

剩下的,哑巴兰就不记得了,只记得自己闻到了一阵天堂里才能闻到的香气,来到了一个天堂一样美好的地方。

说着又是咂舌又是叹气,还有点埋怨我。

我倒是没理会哑巴兰的内心戏,只是寻思了起来,这么说,程星河和苏寻也进来了?

这条街可不短,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了。

哑巴兰让我别担心,程星河是个鸡贼,洞仔身手好,应该没啥大事儿。

这谁说的准,几个男人过得了这种要命的关啊!

一细想,而我看见的命灯,不像是行内人,应该就是那个梁瑞。

得赶紧找到他——找到了他,那就能弄清楚真凶的真面目了。

可上哪儿找呢?

正这个时候,我忽然想起来了,对了,这脑子真是被熏的不清醒,我身上不是有金筹吗?

把金筹上做了引路寻踪符,肯定能找到金筹的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