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20章 红罗帐子

哑巴兰看着金筹不明觉厉,连声说这玩意儿厉害。

我隐隐就有了一个猜测,那个大邪祟,恐怕就跟金筹有关。

金筹一路滚,我们俩一路追,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挤出去,一连兜了几个圈子,眼见着那个金筹滚进了一处大厅堂,直接从门缝里挤了进去。

到了。

我和哑巴兰刚要进去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:“好姐姐,这样行不行?”

是个男人的声音,猴儿急猴儿急的。

没听过,不是我们这伙人里的,也不是夏家人里的,那不用说,肯定是那个倒霉梁瑞的。

从门缝往里一瞅,好么,辣眼!

那梁瑞站在红帐子外面,倒是想进去,衣服都堆脚底下了,人白的发光。

不过他肯定不运动,身材很不行,瞅着那模样,哈喇子快流地上了。

我赶紧把哑巴兰的俩眼给捂住了。

哑巴兰看不到,还挺好奇,挣扎着想把我手抓下来,让我给他来了一杵子才老实。

而那个魅惑的女声微微一笑,答道:“官人莫要这么着急,有件事儿,我想请官人帮我个忙。”

多么的似曾相识,跟我刚才一模一样。

“你说!”那个男人的声音别提多他娘坚决了:“只要你一句话,让我干什么都行!”

之前内里的那个东西,跟这个是同一个吗?

那娇俏的声音一笑:“也不用那般难——我只希望,官人能帮我,数一数一样东西的数目。”

数东西?

这是个什么讲究?

但这个时候,我猛地就反应过来了。

卧槽,难不成,之前我们是想错了?

弯着腰,伸着食指,很像是捅窗户纸。

但是——数面前的东西,也是这个姿势!

这个大邪祟——到底要数什么东西?

哑巴兰低声说道:“哥,这声音真好听。”

“少听,听别人说话要时间,听这玩意说话要命。”

果然,那个魅惑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来……”

说着,一双素手转开了一层帘子:“数一数,这到底有多少个。”

这里的陈设本来就华丽,里面的东西露出来,璀璨的晃人眼睛。

那一面墙上,挂的全是金筹。

那个数目——眼睛都能看花了。

而梁瑞虽然着急,可没法子啊,话都说前头了,只好耐着性子,奔着那些东西上数。

“一,二,三,四……”

果然,那个动作,一只手扶在膝盖上,另一只手伸出食指,点在了那一个一个的金筹上!

之前那几个阔少,全是以这么个姿势死的!

哑巴兰有点耐不住了:“哥,咱们……”

“等会儿。”

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我得知道,帘子后面,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。

“九百八十九——九百九十……”

梁瑞终于数完了,腰都直不起来了:“好姐姐,这里有九百九十个金筹!”

之前那个小丫头子说过——凑够九百九十九个金筹,就能自由了!

还差——九个?

内里那个声音叹了口气:“不够……还是不够……”

梁瑞连忙说道:“不够?那我给你补上!这玩意儿不就是金子吗?不瞒你说,我们家多得是!你要这个,打造一万个也没事儿!”

“感谢官人好意。”帐子里是个笑声。

“不过,不打紧。”那个魅惑的声音接着说道:“添上你,就又多一个……”

添上……

话音未落,帐子里面冲出来了一个东西,对着梁瑞就卷过去了。

我一脚把门踹开,抽出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东西就砍了过去。

这一下,只听“铮”的一声响,七星龙泉的锋芒,就斩在了一个非常硬的东西上。

“当”的一声,那一安保员长长的东西落了地,忽然就变了模样。

不过我没来得及细看,就听见帐子里面,就是一声惨叫。

那个声音穿云裂石,震的我耳朵一阵剧痛。

妈的——还从来没听过这么霸道的声音!

这个东西的能耐,好像不比八丹灵物小!

我只觉得耳朵里面一阵温暖,妈的,震破了?

耳朵的痛苦把全部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,我眼角余光才看到,一股子白色的东西,再次对着我缠了过来。

乍一看上去,宽度长度,都很像是一匹白练,但不是这么回事——那个东西是硬的,并且,一节一节的。

啥啊?

我立马引来了水天王的神气,去架那个东西,七星龙泉“铮”的一声响,这东西好硬!

我虎头顿时也是一阵剧痛——多亏是淬过无极尸的血,要不然的话,只怕七星龙泉要断第三次!

虎口上也是一阵温润——这东西力气好大,手上一片血肉模糊!

这个东西到底是啥?

可是,一道红罗扬起来,不偏不倚,正把我和那个东西阻隔住,我只看到红罗后面,端端正正,坐着一个秀丽极了的女子身影。

对了,哑巴兰,哑巴兰给我帮忙来啊!

我抬眼就去看哑巴兰。

可没想到,哑巴兰站在门槛后面,显然已经见到了那个秀丽女子的真容。

他一双大眼睛,眼睁睁的望着那个红罗后的女子,已经愣住了。

“哑巴兰!”我大声吼道:“你等雷呢!”

可哪怕我喊出声来,哑巴兰也跟没了魂一样,就那么愣着!

不好——哑巴兰的整张脸,也全映上了桃晶色,他被迷了魂了!

我来了气,这样不行,再想不出主意来,我们仨都得倒霉。

于是我一抬手,就要把诛邪手的能力引出来。

“你个臭流氓!要对五小姐做什么!”

没想到,就在关键时刻,我忽然就觉出脖子上一阵剧痛——一回头,不由愣住了。

我注意力全放在行气上,根本没注意到,身后的梁瑞扑过来,一口咬在了我脖子上。

这么不分青红皂白,你他娘疯狗投胎还是怎么着!

不用说——他眼白上和印堂上,全是桃晶色,显然已经被那个“五小姐”迷了心魂了!

这一下,面前那个白色的东西,力气也更大了!我这腹背受敌,十分窘迫——对付梁瑞是简单,可现在行气全聚拢在七星龙泉上,一分神,就得玩儿完!

果然,那个白色的长东西抓住这个机会,对着我就卷了过来。

你大爷的,这下死球了。

这一瞬间,我听到了一声叹息:“又是你……”

可没想到,“哗啦”一声,一股子东西忽然从天而降,热腾腾的就泼在了那个白东西上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白色长东西就跟见了盐的鼻涕虫一样,飞快的缩了回去。

这是啥?

“天空一声巨响,程爹闪亮登场!”

程星河来了!

于是我当机立断,也没管下手轻重,直接把身上狗皮膏药一样的梁瑞给甩了下去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他就直接跌在了后墙上。

接着我翻过七星龙泉,把全部行气催动了出来,对着那边就劈了过去。

可这一下,那个白色的东西似乎无心恋战,往后一撤,不见了。

妈的,跑的好快!

我吸了口气,这下不好了,打草惊蛇,更难弄了。

再一抬头看程星河,我不禁也傻了眼——这家伙浑身鼓鼓囊囊的,不知道浑身上下塞了多少东西。

衬衫下摆露出了青丝绸缎,口袋里露出了金色杯盏,腰上也有迷之突起,不知道缠了啥。

我也算是开了眼了:“你他娘怎么连这里的东西都偷?”

程星河振振有词:“拿死人的东西也叫偷?我这叫循环再利用,环保大使。”

去你大爷的。

我立马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刚才你扔的又是什么玩意儿?”

说着我低头去看他撒的东西,这一看差点没吐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