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22章 美人之骨

呦嘿,风水轮流转,这不是正撞我枪口上呢吗!

要是江辰背后那个穿五灵锦的,真是夏家的祖宗,那夏家这一趟来,可能就是为了美人骨来的——要帮江辰治疗龙爪疮!

那就更不能让夏家抢先了!

不过,这一整个地方,都是那个美人骨织造出来的幻境,那东西多凶也可想而知,刚才一交手,那东西确实也难对付。

要是能知道那东西的弱点就好了。

我就看向了梁瑞:“关于这东西,你还知道什么?”

梁瑞眨了眨眼睛:“剩下的知道的不多了,就只知道,这东西,还有另一个名字,叫红粉骷髅。”

红粉骷髅?自古以来,不都跟害人的美女,叫红粉骷髅吗?

而且,这个名字……我一拍大腿,最近这运气确实是没的说,我是不知道美人骨,但是我知道“红粉骷髅”。

刚才脑子一直被熏的不清楚,所以都没想起来。

师父给的厌胜门小册子上面,有记载啊!

那里说,红粉骷髅坚不可摧,害男人,极难对付,但是有一样——这个东西,只能迷男人,对女人,是不起半点作用的。

这么一想我又有点泄气,我们这里没有女人——跟哑巴兰一样打扮成女人,也没用。

不过,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来路,就等于向着成功迈进了一大步。

我就带着他们往外走——得赶紧找到那个美人骨。

而梁瑞一把拉住了我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你,能不能把我送家去?这他妈哪儿啊?我在这,浑身不舒服。”

废话,谁都舒服不了——不把那个美人骨给降服了,大家都走不出去。

梁瑞一听,顿时欲哭无泪,嘀嘀咕咕的就说:“家里白花钱找了什么大师,本来以为能逃过一劫,谁知道是个吃干饭的。”

我一边找洞仔和美人骨,一边就问他:“你们家找的谁啊?”

梁瑞摇头:“不认识,都是我们家几个老头儿老太太操作的。”

任由梁瑞进到这地方来,差点把命丧了,估摸着是个三脚猫,我也就没往心里去。

这一路走,程星河倒是一直有点忧心忡忡的。

我问他是不是咋了,让人煮了?

他踹了我一脚说,他是担心夏家那个嫡系。

对了,他跟夏家貌似有点什么孽缘,我就问他,是不是认识那个夏家蓬蓬头?

程星河咧嘴苦笑:“人家不认得我,不过,江湖上,关于他的传说一直不少。”

那个蓬蓬头看着是个贾宝玉,但是丝毫不妨碍他狠辣的手段——据说当初长江附近有个翻江尸王,搞得附近没少死人,时常水漂子顺着江边就往下流。

哪怕连天师府的武先生亲自前去,都没弄出什么线索,生生耗了三个多月,这才找了精通山水穴的夏家出马。

他一去了之后,没让别人插手,自己定了穴位,翻身就下去了。

这把一边的同行都吓坏了——这是夏家的嫡系,真出了什么事儿,夏家怪罪下来,大家都不好过啊!

谁知道,半炷香的功夫,一个庞大的翻江尸就上了岸——一瞅那个能耐,赶得上八丹灵物。

众人欢呼,可他不见了,大家的心钱悬了起来,结果一串水泡上来,那小子抱着一个姑娘的女尸上来了,脸青紫青紫的——他弄上了翻江尸王之后,发现水底下还有个漂亮姑娘的尸体,被水草缠住了。

他生怕漂亮姑娘的尸体有一丝损伤,一点一点把水草割破了,才带着女尸上来,自己小命都差点耗上去。

哑巴兰一听这姓夏的跟自己一样,这么喜欢姑娘,不禁同行相轻:“程二傻子,你别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翻江尸王有啥了不起的,我哥不是还弄过无极尸吗?”

程星河勾起嘴角一笑:“因为那一年,姓夏的才八岁。”

我后心一下就炸了。

神童?

哑巴兰一下也不吭声了,似乎在想自己八岁的时候在干啥。

不知道他,我八岁的时候,只会撒尿和泥。

程星河接着说道:“别看这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其实是真正高手,深藏不露,咱们这次出来杠上他,那美人骨,就绝对不是什么好摘的枣儿。”

本身美人骨就难对付,再加上这么个竞争对手,真他妈的又是一场硬仗。

正说着呢,前面又有莺莺燕燕的人在招揽顾客。

我心里一动,虽然说这些都是幻象,人也都是死的,但她们既然在这里出现,肯定跟那个美人骨就有关系,不如过去打听打听。

于是我就抓了一个小丫头子:“跟你打听一下,有个叫五小姐的,是什么来历?”

那小丫头子一听,小脸就耷拉下来了:“找那个立牌坊的破落户?那么清高的人,我们可不敢提她,怕我们这臭嘴,把人家说脏了。”

哦,这话真够阴阳怪气的啊。

对了,粉红岗子可不光一户堂子,就跟商店街一样,这都是竞争对手。

而小丫头子眼睛觑到了程星河浑身缠的东西,眉头就皱起来了,忽然大声说道:“抓贼啊!咱们家的金杯,就是这小子……”

她这么一喊,几个大汉就钻出来了,直往这里看呢。

程星河立马捂住了腰:“拿得到是我本事,你别想我还给这些死人,在这暴殄天物!”

你真是舍命不舍财。

我连忙把小姑娘的小胳膊反折过来——其实程星河说得对,人都死了,手头也只能硬一点了。

那小丫头子顿时就是杀猪一样的一声尖叫,被我拽柳巷后面去了。

小丫头子吓的不轻:“你们,你们敢在这里闹事儿,我们三姥姥可不是吃干饭的!”

我手头上一用劲儿,小丫头顿时就嗷嗷的喊了起来:“我说我说,你们不就是想打听那个自命清高的破落户吗?我说就是了——你们这些男人,一个个都是撅着腚看天——有眼无珠,好姑娘不看,偏上那去受气!”

原来,那个“五小姐”,跟话本故事里面一样——本身是个生长在锦绣堆里的大户人家小姐。

而且,以美貌出众——据说每年清明节,她出来踏青,半个城的人出动,就为了远远的看她一眼。

好些人说,西施只怕都没有这样容貌,这五小姐,只怕早晚要给皇上当妃子呢!

可惜红颜薄命,本来这个美人应该有幸福的一生,偏家里忽然获罪,家破人亡不说,本来应该是要一起砍头的,可这里的管事儿人手眼通天,买通了人,留下这位著名美人一条命,弄到这里来了。

这种小姐精通琴棋书画,长相绝世无双,想也知道,是一棵摇钱树。

可对那个五小姐来说,这才是她悲剧的开始,她宁愿死了,只怕也不想过这种日子。

不过这里的手段,我刚才都看见了,她肯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不知道受了多大的折磨,她的身影,终于出现在了花墙后头。

这一下,其他堂子的买卖顿时全萎了,“官人”都是奔着她去的。

而她也开了条件——跟古装剧里一样,卖艺不卖那啥。

说到了这里,小丫头子呸的就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:“稀罕着呢!当了表子还立牌坊。我最看不惯这种人。”

说着压低了声音:“上次她扭扭捏捏从我门口过,我找了人用马桶水就从上头对她泼下来了,那才叫一个脱毛凤凰不如鸡——我还是轻的,八仙楼的牡丹姐,用的是开水,哈哈哈哈……”

这是红果果的嫉妒。

想也知道,她吃了多少苦,有怨气很正常。

不过,之后肯定有别的事儿。

我就接着问:“那她身边,有过什么怪事儿没有?”

“不过嘛……”那小丫头子低声说道:“有一个怪人,似乎老在底下偷着看她,让人怪瘆得慌——更别提那个人的身份了,啧啧啧。”

我来了兴趣:“身份?什么身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