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26章 摄人心魄

卧槽?

说着,一只手抓在了我手上——剧痛之下,我只觉得七星龙泉都抓不住了,那东西,想让我把七星龙泉扔下。

去你大爷的,那怎么可能。

哪怕那种怪香气弄的人跟喝高了一样,我也不可能就这么束手就擒。

于是我右手抓住七星龙泉,佯装抗争,却把力气全放在了左手上,其实引行气到了脚底下,对着那个东西就踹了过去。

那东西本来以为我已经被美人骨的香气迷的差不离了,所以并没有防备,这一下结结实实的挨在了身上,不由也是吃痛缩了一下:“好——好小子……”

就在这一瞬间,我就感觉出来了,这个东西有了杀气。

一道什么东西,环绕在了我脖子上,死死的勒了下去!

眼前顿时就白了,嗓子里又是苦又是辣,几乎窒息。

手上,更没力气,想抬,但是没法抬。

妈的,这下完了……

不料想,这一瞬,我面前的红罗帐子,忽然就落下来了。

我看见浓重的桃晶气和香气后面,坐着一个女人。

她的容颜,没法用言语形容。

我不是没见过世面,潇湘,河洛,大山魅,哪一个不是倾国倾城的美貌,可这个女人的模样,是非常特别的。

什么梨花带雨,什么桃花含春,任何形容词跟她相比,全配不上她。

那种感觉——让人想保护她,爱惜她,为了她,做什么事情都行。

她一双摄魂夺魄的眼睛看着我,像是能把人心给吸进去,仿佛世上除了她,什么都虚化了。

她那魅惑的声音轻轻的说道:“跑——往半青半黄的地方跑。”

她让我跑。

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五感不可思议的就敏锐了起来——用公孙统教给我的法子,感觉出来,身后那家伙的弱点,就在我脖子下三寸。

比我矮。

我一只手撩起了水天王的神气,左手五指一曲,对着那个位置,精准的抓了过去。

应该是咽喉的位置。

可那个东西的触感跟一般人的咽喉不一样,很怪。

人是有皮肤,有骨血的,所以你要伤人,必定会被皮肤阻碍。

可穿到了那个东西身上,却简直跟把手指插入果冻里一样,柔润,顺滑,汁水四溅。

这个东西,是什么玩意儿?果冻精?

一股子血腥气炸起来,我听到身后一阵痛苦的哀嚎。

接着,那东西的声音猛地凶狠了起来:“我饶不了你,还有你——你敢背叛我,吃里扒外……”

周围的一切,猛地就跟着这个声音,一起扭曲了起来,好像这地方,整个要坍塌一样!

对了,这地方的幻象,是这个东西制造出来的,它受了伤,这地方肯定也不稳。

我立刻抓住了七星龙泉,对着身后就横扫了过去。

“跑!”

可这个时候,那个美人的声音猛地提高,带着说不出的央求和决绝。

照着我平时的性格,本来应该乘胜追击的,可我跟被洗脑了一样,只记得——她让我跑,我得跑。

我转身对着花窗就撞了过去。

果然,这一瞬间,墙上的汝窑盘子,桌子上的四耳梅花美人罐,甚至雕花柜子,檀木圆凳,忽然对着我刚才站的位置,从四面八方,猛地集中砸了过去。

那个势头,又快又恨,划出了数不清的破风声。

那些东西集中爆开,木屑,瓷片,溅的到处都是,一道锋锐的破风声从我脸上划过,我立马觉出了疼。

这不光是幻境,在这里出事,真的会死。

我这才觉出了隐隐的后怕——那个东西,能操控这个环境之中的一切?

而身体没等着分神的脑子做指令,已经忠实的按照美人骨的话,双手护住了头,从花窗上直接撞了出去。

身体刚从花窗之中出来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响,整面墙全部倒塌,要是我晚出来一秒钟,整个也被埋在残垣断壁之中,成了肉酱了。

我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——我在担心谁。

谁呢?谁呢?我拼命去想——后心就凉了下来,我闯入了那扇雕花木门,程星河哑巴兰他们,还在门口给我挡狗呢!

我是逃出来了,他们呢!

还有……那个美人骨……她故意放我走,她会怎么样?

还没等我想出什么来,忽然就觉出脚底下一阵不对。

那纹样细腻的青石方砖,在抖!

果然,这里的主人没这么容易放过我,那些青石方砖猛地裂开,像是制造出了一个天堑,把我吞下去!

我立刻引了老四的行气,凌空转身踏在了一棵柳树上,借力翻身而上,可那一棵树,也眼见着要倒,我立刻抓住了柳树后的一个滴水檐,兜过来上房。

谁知道,那屋脊也开始往下崩塌,一下要把我给掩埋在里面。

这个世界,就跟要崩坏了一样,不,应该说是个张开嘴的怪兽,我落在哪里,哪里就是一个陷阱,能张口吞了我!

只能跑——只能不停的往前跑……

可刚跳到了街上,一个金碧辉煌的牌楼冲着我就砸了下来。

周围,已经没有能躲的地方了……

残垣断壁对我压下来,我眼前一下就黑了。

可混混沌沌之中,觉出一个人死死的抓住了我:“你给我清醒一点!”

这声音怪耳熟的啊!

眼前的桃晶色迷雾像是缓缓散开了,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我面前,接着,就是一阵剧痛——这人正在给我掐人中。

卧槽,这个疼让人迅速清醒了过来,我听见自己爆发出了一声惨叫:“嗷……”

“你还知道疼?”一个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:“还以为,你看见好看的女人,什么都忘了。”

眼前清明了起来——真是白藿香!

我立马瞪大了眼睛: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我记得,女人是不会被美人骨的幻象相迷的!

她瞅着我,冷冷的说道:“怎么,不想我来,打扰你的雅兴啊?”

原来,之前白藿香一直跟猴儿灯一起,在车里等着我们。

猴儿灯这几天都累,在车里打了个盹儿,呼噜声震天,她本来就担心紧张,所以特别嫌烦,回头去捏猴儿灯的鼻子,结果再一转头,我们就不见了。

她吓了一跳,立马下车要来找我,可粉红岗子就这么一块光秃秃的地方,我们想藏都没地方藏。

她就着急了,再一转脸,就看见夏家那帮人缓缓奔着一个地方走。

她赶紧就跑过去了,想问问我出了什么事儿了。

结果过了一个拐角,她眼睁睁的看着夏家的人跟进入到了什么阵法里面一样,也不见了。

这可把她急得够呛,就想去找我,结果半天寻不得,正着急呢,忽然看见一个穿着汉服的小丫头莫名其妙的站在了一个地方。

她也觉出来,那个小丫头子来路不明,就问那小丫头子是谁。

小丫头子来了一句,你想救那个大眼睛的小哥,就跟我过来。

说着,拉着她的手,把她带到了一个地方,她一睁眼,就进入到了这里来了。

接着,小丫头子说了一句,五小姐怕是要害他,可他是个好人。

白藿香一听五小姐三个字就皱起了眉头,非要问清楚了五小姐是谁,可那小丫头子低着头也不说话,只往一个地方指。

白藿香一眼看见我脸色不对,浑身是伤,人完全跟丢了魂一样,这才把我整治过来。

小丫头子——是那个手腕上有烫伤的吗?

那小丫头子看着伶牙俐齿,内里这么知恩图报?

是了,跟我一样,在冷地方呆的时间长了,稍微有一点火星子的温暖,就能铭记一辈子。

不过……我脑子越来越清楚,豁然就站了起来。

程星河他们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