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29章 三只眼睛

这个声音——蓬蓬头?

我立马回头看了过去。

蓬蓬头眯着眼睛,却越过我,看向了铃姐儿,一脸的心疼:“还好你没事儿——看见你就好了,像是阳光洒在了身上一样。”

他不光是对漂亮姑娘——每一个姑娘,不管老少美丑,全是一视同仁。

我忽然对他有点改观了——这种性格,竟然有几分普度众生的姿态。

铃姐儿一看见他安然无恙,嘴唇哆嗦了好几下,半天才跪下,结结实实一个响头:“夏公子救命之恩,铃姐儿生生世世不忘,可惜铃姐儿是个残花败柳,不然,愿意生生世世,伺候夏公子……”

白藿香故意咳嗽,让我听听铃姐儿这话,跟对我说时的区别。

蓬蓬头把她扶起来,怜惜的说道:“我一个男子汉,理应照顾你们这些娇花,哪儿有让你们伺候的道理,你要想谢我,对我笑一笑就足够了——看见这么迷人的笑容,比什么都值得。”

铃姐儿的脸虽然烂的差不多了,但还是绯红了一片,娇怯的低下了头。

小丫头子倒是对这些甜言蜜语免疫,相反,还勾起嘴角,讥诮的笑了笑。

我一寻思,这蓬蓬头跟我是竞争对手,大家打了赌要争美人骨的。

不过,眼瞅着那东西并不好对付,一人计短,两人计长——要是能合作,那可就太好了。

只是……我拿不准他和江辰的关系,这种情况,又最好是多一个心眼儿多一年寿。

而蓬蓬头看向了我,也微微一笑:“刚才多亏你出手相救,铃姐儿才少吃了苦,我记你个人情。”

我摆了摆手说不客气,可一错眼,心里一沉,蓬蓬头身上,也有一些伤口。

那伤口十分锋锐,像是被什么东西抓出来的。

蓬蓬头的身手,都受了这样的伤,那些东西确实够硬。

我刚要跟蓬蓬头开口,忽然就听见外面一阵喊打喊杀的声音,心顿时就提起来了,往外面一瞅,他妈的,不少人对着这边冲过来了。

这死蓬蓬头,他妈的还带了这么多的尾巴,这不是坑爹呢吗?

结果蓬蓬头也有些意外,咬了咬牙,一只手搭在眉毛上一扬,露出一脸无辜:“骚凹瑞。”

骚你大爷。

真要是被追上,我们不说,铃姐儿和小丫头片子准得倒霉。

果然,小丫头片子豁然就站了起来,搀扶住了铃姐儿,跟我们一抬下巴,意思让我们跟着她。

事到如今,没辙,我们只好跟了上去。

还好小丫头子对这里的环境特别熟悉,跟地鼠似得四处乱钻,钻了一路,就钻到了一个假山石里面。

外头那些喊打喊杀的声音逐渐过去了,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蓬蓬头伸着脖子还想看清楚,被我拽回来了,结果粘了一手的血。

这一下,白藿香也看到了蓬蓬头的伤,虽然也防备蓬蓬头,但在这个地方,我们是硕果仅存的几个活人,也就把蓬蓬头拉过去,给他上了创伤药:“忍着点。”

可蓬蓬头抬起脸,看向了白藿香,一脸诚挚的说道:“只要看见你,幸福还来不及,哪儿有功夫疼?”

我疑心他上过什么语言班,这撩人的话真他娘是老母猪带胸罩,一套又一套,搞得我也有点想报名。

白藿香也没理他——不过真的,这货瞅着白藿香,经受了“杀猪药”(那玩意儿疗效虽好,痛感赛硫酸,我和程星河一涂总会发出杀猪般的叫声)的洗礼,也一样面不改色心不跳,让我不由刮目相看,真是牛逼。

而小丫头子拉过我,对着假山石外面的一个建筑物一扬下巴,低声说道:“我就帮到你这里了。”

我心里明镜儿似得——她所说的那个地洞,应该就在这个建筑物下面。

于是我立马点了点头:“多谢你。”

小丫头子摇摇头,一双丹凤眼明净的盯着我:“小哥,我——本来没希望了,但是你一来,我又有了。”

我心头一动,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吧,我不让你失望。”

小丫头子抿了抿嘴,接着说道:“小哥,那你记住了,万一——万一你真的能做到,那,你记着我叫香葱。”

香葱?好名字。

“我妈就在春柳井里,穿着一双灰缎子梅花鞋,你把我们俩……”

她没说下去,我却明白。

合葬。

我又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。”

接着补上一句:“我出来之前,你和铃姐儿,可别让人逮住了。”

香葱歪头,学着我的腔调狡黠一笑:“你放心。”

我一瞬间有点晃神,她如果没进到这个地方来,那她会不会嫁做人妇,儿孙满堂,寿终正寝?

可这些都没用——她定格在这十三四岁的年纪上了。

只希望,她如果能有来世,可以完完整整,在人间走一遭。

我听着外面没动静了,看着白藿香却有点犹豫——带不带她?

这地方这么乱,带着她,不带着她,我都不放心。

而白藿香根本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,跟着我就小心的探出了头,这意思,一定要跟我一起去。

蓬蓬头也无声无息的跟了上来。

我忍不住瞅了他一眼:“你……”

蓬蓬头歪头一笑:“咱们都是为着同一件事儿来的,自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更何况……”

他看着白藿香:“好久没见过这么迷人的姑娘了,我的视线,已经牢牢锁在了她身上,拔不掉,斩不断。”

斩你大爷,你倒是挺会见缝插针。

不过,大敌当前,我也不是那么拎不清的人,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个人恩怨,而是那个穷凶极恶的异类,和这里数不清的冤魂。

于是我就带着他们俩,一起潜入到了个那个房子里。

围墙外面还能听到熙熙攘攘的声音,那些追我们的,缠着黄围绫子的人应该四处在掀东西,骂骂咧咧大吼大叫,像是掘地三尺,也要把我们给找到。

我们三个矮着身子潜入进去,躲在了一扇门后面,这会儿我还想起来了,就问蓬蓬头:“你怎么称呼?”

蓬蓬头这才想起来,盯着白藿香说道:“因为你的美丽让我失去了心神,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都忘了说了——我叫夏明远。”

白藿香没搭理他。

我接着问道:“你身边的人呢?”

蓬蓬头这才说道:“跟你身边的一样。”

卧槽,怎么个意思,他身边的人也被抓走了?

还真是为了同一件事儿来的。

我一边说着话,一边就观看这里的情况,结果别的还没看出来,一动脚,就听到了“滋”的一声。

低下头,这才看出来,脚底下粘了很多白色的东西,一动,拉丝。

好像很黏,鱼胶还是怎么着?

白藿香也发现了,低头研究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像是一种体液。”

她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了——鼻涕虫爬行过的痕迹,应该就会留下体液,就是黏糊糊的。

不过,这地方这么多体液——我皱起了眉头,那得是多大一个鼻涕虫?

这地方阴森森的,也见不得什么光——这会儿才回过神来,这个幻境,好像一直都是黑夜之中,华灯初上的时候。

先找地洞吧——也不知道,地洞在什么地方。

我就开始观气,果然,在一个很小的缝隙处,有一丝生人气。

那个生人气微微带着红光,别提多细微了,幸亏我现在是地阶二品,否则,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可我刚要说话,身后就是“咕滋”“咕滋”,鞋底从粘液上拔起的声音,夏明远猫着腰,举起手做了个“跟我来”的动作,领着我就往前走。

卧槽,他也看到生人气了?

我和白藿香跟了过去,夏明远倒是不嫌粘液恶心,伸手敲了敲,还真找到了一个地窖入口。

他一门心思就要开门,可他一低头,我立马从他身后,看见个奇怪的东西。

黑暗之中,三个光点。

我看到了三个发黄的眼睛。

卧槽,我浑身都炸了。

什么动物——三只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