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30章 井底红光

而那个东西以鬼魅一样的速度,在黑暗之中划出一道破风声,对着夏明远的脑袋就抓过来了。

那东西离得太近,根本没时间抽出七星龙泉和玄素尺了,于是我当机立断,一只手运了水天王的神气,一把推在了那个东西身上。

温暖,柔软,顺滑——这是个活物?

我感觉出来,我挡住的是一只手——还是什么?

电光石火一瞬间,夏明远也觉出那个东西来了,猛地回过头,我则低声说道:“别管,开你的门!”

夏明远听见了,也顾不上应声,就开始动那个门。

白藿香也赶了过来,倒抽一口凉气:“这是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外面有一道流光闪过,应该是有人放了烟花,这一下光芒投到了这里,我看清楚了面前这个东西的真面目,不由愣住了。

这是一个——大花猫?

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猫!

不对……外面烟火的光芒飞快的熄灭了下去,我就反应过来了,这不是猫。

猫的耳朵上溜光水滑,是皮毛一体的短毛,可这个东西,跟眼睫毛似得,立起了两簇黑毛。

再加上三只眼睛——这他娘的是尸猞猁!

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?猞猁本身就是一种凶兽,模样虽然好看,可连狼崽都敢攻击,没有虎豹的环境,能称王!

而猞猁的皮毛是非常美丽的,之前曾经被人大量围捕屠杀,有一些猞猁被迫奔逃,找不到食物,会挖掘人的尸体来吃。

猞猁本来就有灵性,如果吃了黑僵或者不化骨,就会更加凶猛嗜血,尤其憎恨活着的人类,被称为尸猞猁,也是一种灵物。

大潘提起过,这东西驯化的当,厉害一些的行尸都不怕,他们赶尸匠也有驯养的——跟猎人的猎狗一样,但是这种东西实在太少了,可遇不可求。

尸猞猁的特征,就是它会长出人类的器官——那第三只眼睛,就是象征。

妈的,还真是小看这地方了,这么稀罕的东西也有?

而它在这里——分明就是看守地洞的!

我虽然挡住了这一下,可第二道破风声,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对着我就划过来了。

这一下来的又快又急,我立马歪过身子闪过去,同时闻到了一股子浓重的尸气。

有这个能耐,这玩意儿吃了多少尸体?

白藿香也急了,一阵细碎的破风声从我身后响起——是她的金针奔着尸猞猁飞过来了。

白藿香认穴最准,这一下,按理说尸猞猁一定会翻倒,可没想到,那个尸猞猁跟传说之中一样狡猾机敏,偌大的身体一缩,跟没有骨头一样,竟然把金针全部闪过。

而抓住了这个机会,我立马把白藿香护在了身后,抬手抽出七星龙泉,对着尸猞猁就削了过去。

这一下,一定得把持好了力道——七星龙泉太快了,但凡力气大一点,那这个地方的木结构一下就会被拦腰砍断,动静小不了,立刻会打草惊蛇。

而尸猞猁竟然反应很快,凌空翻身,躲避过了锋芒,偌大的身体往下一坠,竟然直接踩在了七星龙泉的剑身,以自身重量,把七星龙泉压了下来。

我后心一炸,这个反应速度和胆气,妈的这是成精了吗?

白藿香也看出来这东西不好对付了,立刻回头问夏明远:“开了没有?”

这个时候,又一道子烟花的光闪过,我看清楚了地板门的构造,就皱起了眉头。

菱花通天锁。

这种东西是一种非常难搞的锁芯,为什么叫“通天”呢,因为几个菱花结构,能组合出无限的可能,你靠着蒙,比开保险柜还难!

这么一分神,我胸口就是一凉——被那个尸猞猁抓了一下。

还好,身体靠着蛟珠的能力,反应很快,倒是没被抓到了要害。

于是我立马把剑身竖起,逼尸猞猁下去,说道:“要不我来?”

我虽然没把握,但是跟着古玩店老板,也真的接触过各种锁类。

可夏明远一边动手,声音还是稳稳的:“很快。”

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态,也确实很值得学习啊!

我听出来这个声音里的自信了。

既然如此,我就得把这个尸猞猁给挡住了。

而尸猞猁根本不给人考虑的时间,一耸身,顺着剑身,对着我就抓过来了。

我侧身躲过去,手底下引了行气一震,尸猞猁失去平衡,侧翻下去,我抓住这个机会,一下对着它就削了过去。

杀这种珍稀灵物确实可惜,可现在没辙了。

尸猞猁这下没躲过去,七十来斤的身躯一倒,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,血腥气就炸起来了。

与此同时,外面一阵嚷叫:“怎么明珠楼里有动静?”

“快进去看看!”

卧槽,这下不好了。

现在不进地洞,就真没希望了。

而就在这一瞬间,只听“咯吱”一声,夏明远还真把地板给揭起来了:“走!”

这一下,一股子桃晶气猛地从地板上炸开,多亏我迎香穴是让白藿香给封上了,不然看着那个密度,非得当场熏倒不可。

我立马矮身要下去,但这一瞬,我一下就反应过来——杀气!

果然,一道子破风声,对着我就划了过来。

可这一瞬间,一个人挡在了我前面,两根手指,卡住了一道爪子。

夏明远。

他甩了个眼神给我和白藿香:“下。”

妈的,我还想起来了,猞猁生性狡诈,一旦看见对方凶狠,就会装死!

接着——出其不意,绝对反击!

眼瞅着夏明远架住了那玩意儿,我刚要松口气,可那东西另一道爪子,对着我们就划过来了。

这一下实在太快了,防不胜防!

我们是能走了,可夏明远八成要倒霉——我看得出来,上次受了伤之后,他的动作,远远没有初见的时候那么灵敏。

撂下他不管,倒不是不行,不过,我不是那种人。

我一把将白藿香塞到了地道下安全的地方,另一只手也没动七星龙泉——那尸猞猁的眼睛,就盯着七星龙泉呢!

这东西跟人一样,在测算我下一步动作!

我装成要动七星龙泉,其实虚晃一枪,是腾出手来,趁着它注意力被吸引,一下插在了它第三个眼睛上。

这个东西生出人的器官,即有了人性,可这个位置,也正是它的软肋。

果然,我两根指头深深的插入到了它额头的眼睛上,“噗嗤”一声,直接整根没入,勾起指尖就是一搅。

血水四溅。

这一下,那尸猞猁耐不住疼痛,“嗷”的一嗓子,就是一声暴吼。

这个动静,简直快把梁上土给震下来了。

而外面的人听见这个动静,也吓得不轻,数不清的脚步声对着这边就冲了过来。

夏明远盯着我的手,微微扬起眉头,盯着我的眼神,是说不出的欣赏。

啥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欣赏?

我一脚就把夏明远也踢进了地道里面。

而尸猞猁一开始应该被剧痛疼的神魂都分离了,但现在缓过神来,自然就是条件反射的暴怒,扬起了利爪,对着我就抓了下来。

我立马抽出手指,翻身下地道,抬手要把那个地道的盖子给拉下来,可谁知道,尸猞猁的反应,比我想得快,一个利爪对着我伸过来,就挡在了盖子上。

不让我走了。

卧槽,这下不好了——地道非常狭窄,我根本就施展不开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两根手指“突”的一下,悄无声息就插入到了尸猞猁的爪子上。

尸猞猁也称得上钢筋铁骨,可那两根手指头,竟然跟插沙子一样轻松!

夏明远!

他这两个手指头看着白皙柔嫩,甚至跟女人没有两样,谁知道,却有这个本事,这叫什么绝招,判官指吗?

这一下,尸猞猁的爪子吃痛,自然条件反射的缩了回去,我没容自己分神,直接抬手把盖子给盖上了。

严丝合缝一扣,我就听见外面的爪子划过盖子的声音。

还有,许多人跑进来的脚步声。

接着,就是一声接一声的惨叫。

尸猞猁通灵,对尸体,对邪祟,都很凶。

它把在这里受到的刺激,全发泄到了那些戴着黄围绫的人身上了。

正好,正所谓,狗咬狗一嘴毛。

一下到了地道里,我才松了一口气,白藿香立刻迎上来,直接把杀猪药摁在了我胸口。

我还没来得及叫唤,她另一只手,已经堵在了我嘴上。

我这才觉出来,胸口上一道子一道子的,全是尸猞猁抓出来的伤。

抬眼一瞅,夏明远比我强不了多少,不过他也没管自己身上的伤,而是看向了台阶下面。

这地方是一道十分狭窄的台阶,而我能看清夏明远,是因为,这地方的最深处,有一道很诡异的红光。

底下——有什么东西。

夏明远盯着下面,若有所思,抬起沾满尸猞猁血的手,就堵住了自己的鼻子。

我的迎香穴是被封住了,可也隐隐约约感觉出来,这个地方的味道,肯定不对。

白藿香也皱起了眉头,告诉我,这里的味道,是一种非常奇怪的腥膻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