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3:12:24

最新章节: 眼前发黑又发红,眼前重重全是幻影,相柳的头真假掺杂,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。已经到了这里了,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。可惜就可惜在,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,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,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。可不靠气息,怎么赢?耳朵里嗡嗡作响,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,应该是又来了许多

第831章 镇墓之兽

这是什么味儿?

我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怪东西的触感——果冻一样,柔嫩,汁水四溅,仿佛一张皮里,包裹的全是水。

那他妈的是个啥?

小心的拾级而下,我就感觉出来了,这个石头台阶,一步一打滑,上面好像有很多滑腻腻的东西。

闻不到味道,我蹲下捻了一点,头壳顿时就炸了起来。

卧槽,这里的东西,全是尸油。

尸油分布的平均,简直——跟澡堂子里常年水气弥漫,四壁上沾着的全是水珠一样。

能让这地方附着了这么多尸油——要死多少人?

一开始是为了美人骨来的,没想到,钓泥鳅勾出千年鳖,还是个大活儿。

夏明远其实比我好不了多少,也让尸猞猁给挠了,做工考究的面口袋衣服被挠的跟嬉皮士一样,全是流苏,哪怕这么着,也不喊苦也不喊疼,就是怕白藿香走这里的台阶滑倒了,伸手就往上抬,让白藿香扶着他。

说起来——夏家上这里来,真是为了给江辰找美人骨,还是……

我就问道:“你跟江辰,什么关系?”

夏明远淡淡的答道:“小时候一起玩儿大的,怎么了?”

江辰的人缘还真不错啊。

那就绝对不能让夏明远抢先一步,弄到美人骨。

越往前,这里的味道应该就更重了,白藿香好几次差点没吐出来,光洁的额头上,全是冷汗。

而下面的石壁上,逐渐变白,又出现了之前见到的那种粘液。

虽然我没有跟他们俩一样闻到味道,可也感觉出来,越靠下,空气的味道,也就越污浊。

终于,到了地洞的底部,最下面是个黏糊糊的木门。

一推,那木门开了。

那种古怪的红光,也越来越盛了。

这色调又沉郁又瘆人,别提让人多不舒服了,再一瞅里面的情景,我嗓子顿时就梗了一下。

木门后面,是一个很大的房间。

里面白茫茫一片,跟下了大雪一样。

但是仔细一看,这并不是雪,而是数不清的丝——密密匝匝的。

我一瞬间就想起了在九鲤湖见到的那个八丹大蜘蛛来了。

难不成,在这里闹事儿的,是那个大蜘蛛的远方亲戚?

眼睛适应了这黯淡的光线,就看到,“雪”中间,有几团子黑乎乎的物体,被缠绕在了其中。

仔细一瞅,我的心里顿时就提起来了——看着那其中两团子物体,他妈的,正是程星河和哑巴兰的功德光!

而剩下的,不用说,是那些失踪的夏家人!

他们果然被抓住了。

看清楚了,我心里稍微松快了一点——他们虽然被那些白丝给束缚住了。但是命灯全是亮着的,微弱是微弱了点,但是就程星河和哑巴兰那俩硬命,估摸着,肯定死不了。

不过,那个“法师”呢?

剩下的就看不清楚了,只觉得这地方的桃晶气太盛,死气和凶气夹陈,上了地阶二品之后,看到的颜色确实是多了起来,但也因为太过丰富,一时间没找出那个“法师”的气息。

我奔着程星河和哑巴兰就过去了——现在哥就把你们给救出来。

结果刚要往前迈步,我忽然就看到,程星河和哑巴兰不对劲儿。

他们俩虽然被束缚住了,可应该是发觉到了我来,在拼命的扭动。

我注意到,程星河抬起了一只整个被白丝束缚住的脚,不停的摇。

他们的意思是——千万不要过来!

果然,白藿香一把拉住了我:“小心这丝!”

我一瞅,顿时皱眉头——青气夹杂凶气。

这丝有毒。

而夏明远根本就没有过去的意思,早就停住了脚步,对着他的人皱起了眉头,像是也在考虑办法。

不过这丝,怎么把他们救出来?

有毒——那就只有一个法子了。

但凡是丝,都怕火。

我立马把打火机拿了出来,对着身边一小部分丝烧了过去,果然,跟我想的一样,这丝见到了火苗,飞快的萎缩了下去,滴答滴答,化成了汁液!

太好了。

我立马拿着火机往前燎。

结果这一燎,我瞅着那几个人,就发现了——被抓起来的,算上哑巴兰和程星河,一共是七个人。

再加上我和夏明远,正好九个。

当时,那个东西在我背后说过一句话:“就还九个,就功德圆满了。”

我的心陡然一提——妈的,难怪程星河和哑巴兰不让我过去,感情一开始,就是为了把我和夏明远吸引过来的陷阱!

里面不对!

我立马就把跟我一起燎火的夏明远给拽了回来。

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那些白丝之中,夹裹了其他的东西,一被烧断,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,半空之中,一道黑影,对着我们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撞过来了!

我立马把白藿香拖到了身后,矮身躲过,那东西擦着我刚才站着的位置就过去了,轰然砸在了身后的石壁上。

那东西直接挂在了墙上,冲着我们回过了头。

看清楚了那个玩意儿,我一下愣住了。

那东西四爪牢牢抓在墙上,是一个,体型庞大的黑色壁虎。

一般壁虎,哪怕活到了十年的老壁虎,比手掌长算是了不起了,可眼前的这个玩意儿,他妈的接近两米长!

吃激素长大的?

而那个东西丑恶的三角脑袋一摆,阔嘴边就是一团子氤氲雾气。

毒气……

而这东西,满嘴都是锋锐的尖牙!

我一身寒毛全炸了起来,看清楚了,也就明白了——这不是壁虎,是个特大号的死人蛟。

所谓的死人蛟,是一种镇墓兽,生性凶残,专门抵御盗墓贼,一旦见了光,只要是有血有肉的活物,势必要吃成了骨架。

但是一般来说,死人蛟个头也不大,而且是成群结队的活动,没见过独行侠的。

难不成——对了,死人蛟据说也有变数。

如果死人蛟被困的时间长了,没有食物可吃,那就会自相残杀,跟“蛊”一样,厮杀之后,会产生一个最后的幸存者。

蛟王。

这东西,摆明是个蛟王啊!

妈的,那个“法师”显然就是业内人士,是淘换了多少个古墓,才找到了尸猞猁和死人蛟王给自己看大门?

我一只手握紧了七星龙泉,妈的,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,不能怂,就是干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那一片“大雪”的深处,传来了一阵很古怪的笑声:“终于,凑齐了……”

我仔细一看,一身鸡皮疙瘩就竖起来了。

原来——这些白色的丝,都是深处那个东西吐出来的。

不是蜘蛛——倒像是,一个巨大的蚕蛹。

蛹……

我隐隐约约就想起来了——这个法门,我好像在厌胜门小册子上,看见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