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32章 首尾相连

还没等我说话,就听夏明远来了一句:“破茧大法。”

他也认识。

不过,他们这些“正道”,跟我学的“邪门歪道”,总有一些轻微的差距,就好像管“九鬼压棺”叫“九香插鼎”一样,听着字面意思,我们想到的,应该是同一种法门。

刚想到了这里,只听“滋”的一声响,身后那个蛟王,甩开尾巴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那东西起码一百多斤,这一动,石壁几乎都颤了一下。

我立马转身躲开——差点忘了,这地方还有个看门狗呢。

它想把我们推进那一片白网之中,跟程星河他们汇合。

他妈的还挺古道热肠的。

我抬起七星龙泉,对着这玩意儿就削过去了。

这么笨重的东西,来了也是送人头。

可意想不到,那东西一偏头,飞快躲过了七星龙泉!

这个速度——我其实知道,死人蛟以速度出名,可怎么也没想到,一个一百多斤的死人蛟,还能保持这么迅捷的程度!

不光如此,这东西胆子很大,似乎跟本不怕七星龙泉的煞气,迎头对着我们三个就扑。

能抵抗的住七星龙泉的煞气,这东西吃的人,看来不比灵龟抱蛋地的大统领和无极尸少!

夏明远一胳膊要把白藿香护在怀里,被我抢先一步挡在白藿香前面,抬手对着那东西就削了过去。

这一下,用足了老四的行气,那东西就算快,也躲不过!

果然,砍上了!

可谁知道,这一下虽然摧枯拉朽的划了过去,可应声而落的,只是一块硬皮——没有伤到这个东西一丝血肉。

你大爷的,这玩意儿原来皮这么厚,这还怎么玩儿?

而那东西并不傻,觉出我不是什么好啃的骨头,丑恶的三角脑袋一偏,嘴角就撩起来了——显然,它看出白藿香是我们之前最慢的,对着白藿香就要张嘴!

白藿香也不是吃素的,一抬手,一串金针就精准射在了那东西舌头上。

死人蛟皮糙肉厚,舌头是最细嫩的地方之一。

这一下,那东西吃痛,瞬间就被激怒了,对着我和白藿香不管不顾就压下来。

一股子污浊的气息扑面而来——是那个东西嘴里的毒雾!

味道一定很可怕。

我看准了它张嘴的瞬间,一下将七星龙泉斜劈了进去——外面不好劈,就从里面下手。

可这个东西比我想的更快,张开大嘴,越过七星龙泉就扑了过来。

卧槽……

我后心顿时一凉,可就在这个时候,夏明远似乎等这个机会等了半天了,飘然越过我身边,伸出了两根手指头,对着死人蛟王的一只眼睛就戳了下去。

其实死人蛟王的眼睛上,也蒙着一层硬壳,若是眨眼,也够呛能戳下去,可夏明远出手又狠又稳,竟然不比那玩意儿眨眼的速度慢!

这一下,“噗嗤”一声,血水四溅,再一次齐根没入!

这两根手指头可真够管用的——所向披靡!

这应该是他们家某种独门绝活,看得出来,他的两根手指头上,似乎带着一种很奇怪的气,简直凌厉无比,锋芒毕露。

不过,以我目前的等级,还辨认不出来,那到底是什么。

没等我看清楚,死人蛟吃痛,跟疯了一样就张开了大嘴!

我哪儿还顾得上多想,抓住了这个机会,对着那张嘴就削过去了。

外面有甲壳,里面就只有嫩肉了。

果然,这一下长驱直入,眼瞅着要把这个东西跟烤鱼一样,一剖两半!

谁知道,更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——那东西竟然还能反应过来,一张嘴,就把七星龙泉给咬住了。

只听“咯吱”一声脆响,我虎头就颤了一颤,心顿时揪了起来——这东西合着跟纪大烟袋一样,铁齿铜牙,什么东西都敢咬?

照着这个力道,这也多亏了无极尸的血,不然七星龙泉恐怕都得碎了。

而且——不光如此,我看到这个东西的嘴里咯嘣一声,掉下来了几颗东西。

牙!

我心里大喜,这东西莽是莽,但到底刚不过七星龙泉。

死人蛟王顿时也怔住了——它也没想到,世上竟然有自己咬不断的东西,而我抓住了这个机会,趁着它一失神,立马横过七星龙泉,运了老四的行气,吼了一声,直接把这个死人蛟王跟棒球一样,整个甩进了那一层层的薄雾之中。

死人蛟王硕大的身体飞起,立刻把那一大片丝网,全部撞断。

这一下,虽然面前还是空气污浊,可丝网被死人蛟的躯体打出了一整条通道,我们就看清楚里面的全部构造。

这一瞅清楚了,白藿香抓住我的手,一下就紧了。

不光是她,我也傻了眼。

那一片“白雾”之下,是一层一层惨白的东西。

骨骸。

历史书上学过万人坑,是战争之中,被掩埋的数不清的尸骨。

放眼望过去,这里跟历史书上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粗壮的,纤细的,高的矮的,一眼望不到头的尸骨累积堆叠,白森森一大片。

白藿香看清楚了尸骨的姿势,喃喃的说道:“这是……”

是啊,不光如此——那些尸骨还以一种十分古怪的姿势,互相咬合,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,好像一条一条,绞拧在一起的锁链一样,竟然组成了一个整体。

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,这么让人头皮发麻的场景。

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——难怪,墙壁上的尸油,就厚到了这个程度!

而死人蛟王那一撞,把哑巴兰脸色的白色丝线也擦了下去,哑巴兰的脸得了自由,立马大声喊道:“哥,千万别过来!那个东西,正等着……”

没等哑巴兰说完,只听一阵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就在这地方响了起来。

我们眼睁睁的,看见数不清的白色尸骸,以十分奇异的姿势,站了起来。

那是关节摩挲的声音。

而离着我们最近的,率先伸出了手骨,对着我们就抓!

我横过七星龙泉,引了水天王的神气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数不清的手骨直接折断,白色骨屑四溅。

但这些骨头,已经不知道疼了。

前面的被砍断,后面的争先恐后,继续奔着我们抓。

看着那个样子——要把我们拽进去,跟他们继续融为一体!

我抬手继续斩,夏明远的视线,则死死盯着尸骨连接在一起的位置。

我也看清楚了——这些尸骸,不光首尾相连,而且,关节的位置,有一种很古怪的死气。

它们被数不清的丝线,连接在了一起。

而丝线跟万千河流入海一样,汇集在一起——连接在那个巨大的茧子上。

这就是那个“法师”的法门了。

而那个巨大的茧子,已经结到了天花板上,我看出来——只差最后一点,这个茧子,就可以封顶了。

真要是到了封顶的时候,估摸着谁也不能把他给怎么样了。

难怪说什么,就差一点……

把那个巨大的茧子搞定,那就没问题了——不过,我们要是也被牵扯进去,它的茧子,就成了。

可离着那个茧子,要跨越数不清的尸骨堆,那些尸骨堆,还是活的!

我再一次把抓挠过来的白骨打开,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——想靠近那个茧子,除非飞过去。

不过这些尸骨实在太多了,我呼吸已经急促了起来,白藿香在我身后,用银针巧妙的楔在了那些尸骨的关节处,中了招的尸骨,僵硬着落地,也动不了了。

巨大的茧子里,隐隐传来了一阵叹息,似乎已经觉得不耐烦了。

不光如此,哑巴兰忽然大叫了起来:“哥,身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