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3章 水下黑发

于是我就语重心长的说道,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

程星河气的骂我故弄玄虚,我则跟肥猫道了个谢,继续往水边走。

肥猫在后头跺了半天脚,连声叹气,说可惜了,好好活着多好。

我们这种人活着,就是为了解决这种事情。

我在前面走着,就听见身后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,回头一瞅,我去,程星河弄了不少的树枝,绑在了自己心口,跟穿了一个树枝背心一样。

这么怕死,你咋不去租个防弹衣呢。

那东西搞得程星河行动变得很笨重,他气喘吁吁一路追我:“小哥,你不套上点什么?道路千万条,安全第一条啊!”

我说:“真的遇上那东西,你以为这点玩意儿管用?”

我三舅姥爷说过,遇上邪祟,小凶不用跑,大凶跑不了。

这时我们已经到了水边了——别说,这地方气候宜人,山风灌进来,清澈的水波轻轻起了波澜,十分爽气,把伏天的溽热一扫而尽,我要是本地人,我真愿意天天在这里泡着。

水面下隐隐约约的也有一些银色脊背划来划去——是很大的鱼。

这水库没人敢来,鱼当然长的又肥又大。

我专心致志的看方位,找乌鸡的线索,而程星河死死盯着那些鱼,回头问我:“小哥,你饿不饿?”

他不提还好,一提我还想起来了,除了之前在贵人墓那吃了点垃圾食品,这段鬼打墙的时间一直没吃东西,肚子咕噜噜的就叫唤了起来,似乎正在替我回答程星河。

程星河嘿嘿一笑,就瞅着河里那鱼:“这季节没鱼子的肥,有鱼子的香,弄点烤着吃。”

说着他往怀里一摸,亮出一个小瓶子:“我带着秘制酱料。”

不是,哪个正常人会随身带酱料啊,你可真是野食达人。

我一寻思也是,乌鸡暂时死不了,那不如先吃饱了,否则哪儿来的力气干活?

程星河一看我答应,立马去收拾树枝,意思是他惜命,让我下水。

刚才还说水底下有东西,让我别轻举妄动,兄弟情义,不如条鱼。

不过我本来就想看看情况,就把衣服脱了,一头扎了进去。

那水非常甘冽,进去别提多享受了,可见度也特别高,许多小鱼擦着皮肤游过去,别提多有意思了。

这一阵子除了送死就是送死,过的实在太疲惫了,这一下让我瞬间有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幸福感。

这时我余光看见一个大鲤鱼从我后边游过去,仔细一看我兴奋了起来,那鱼有我半个胳膊长,又肥又大,一看就好吃。

于是我赶紧潜了下去,一把就将那个大鱼给抱住了,那大鲤鱼劲头挺大,尾巴跟扇耳光似得就往我脸上拍,而那鱼鳞滑不溜丢的,也很难抓牢,我还算是有经验,抓了一块石头,就砸在了那鱼的脑袋上。

鱼被我瞬间拍蒙,挣扎不动了,我就跟年画里的胖小子一样,抱着那鱼就往上游。

可这一游不要紧,我忽然觉得一只脚像是被卡在了什么东西上,动不了了!

奇怪,这特么怎么回事,我回头就往身后看,这一看我一口气好险没直接漏出了,只见一只又肿又青的细手,死死的抓在了我的脚腕子上,指甲有三寸长!

那手是从一大丛水草里伸出来的,我也不知道那东西的真身是什么,回身就往外拽那手。

可那手跟老虎钳一样,力道别提多大了,我竟然挣脱不动!

这个时候,我面前扑了不少的气泡,下来也挺长时间,我这气不够用了,不管这是什么,再挣脱不出去,我非死这不可。

于是我就运足了行气,死死往下一踹,可那手竟然还是岿然不动。

我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,不由十分后悔——因为爱惜七星龙泉,所以没舍得把它带水下来,这可倒好,剖腹藏珠啊!

这种挣扎之下,力气损耗的很大,我耳朵里也开始耳鸣,实在坚持不住了,可正在这个时候,我想起了绣女地见到的那个大守宫来了。

那个大守宫碰到了我的血,立刻就跑了。

我拿不准原因,是我吃了蛟珠,还是因为潇湘在我身上,不过这是最后的希望了,于是我用指甲掐破了手心,攥住了一手血,直接拍在了那个青手的手腕子上。

这一下,那手腕子果然瞬间就松开了——不光如此,还一个劲儿抽搐,像是受到了很大的痛苦一样!

我心里一喜,反守为攻,立刻抓住了那个东西的手腕,脚往水底一蹬,直接奔着水面就冲了上去。

那个东西被我直接拉出水草,一个长着黑色长发的脑袋出现在了我眼前。

女人?

等头发散开露出脸,我这么一瞅,喉头仅存的一口气也好险没扑出来——这特么的是个什么玩意儿?

那张脸额头巨大,下巴削尖,两只黑眼珠子跟茶杯似得,正死死的盯着我——这东西似乎有人类的情感,那眼神十分怨毒!

再一细看,这东西四肢细瘦,肚子又很大,一身青灰色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。

而那个东西反应也很快,一只手被我钳住,另一只手迅速对着我挠了过来。

我一身鸡皮疙瘩瞬间就立起来了——这个东西的指甲这么长,挠下去还不弄我一个满脸花?

我倒是想躲,可现在身体已经缺氧缺到了极限,根本没有力气了,可我离着水面,还有一点距离……我当机立断,用上了所有的力气,一下就把那个东西甩出了水面。

等我自己也上了岸,已经呛的窒息,眼泪横流,胆汁都快给咳出来了。

等我清醒过来,才听见我身后传来了一个哀怨的声音:“你啥品位,不是说给我吃鱼吗?弄个水猴子怎么吃!”

我回头一瞅,只见刚才那个青色的东西被程星河用藤蔓捆的结结实实——本地的藤叫钢丝藤,据说是个特产,无比柔韧,本地人专门拿来编筐子吊篮什么的。

别说,程星河反应相当快,竟然真把这东西给抓住了。

这是……水猴子?

对了,传说之中,水猴子是一种专门住在水下的怪物,长着跟人一样的四肢和手指。

时常有人在河里游野泳的时候,会觉出有人拉自己的脚腕,运气不好的拽下去就上不来了,尸体上会出现几个指痕,大家就都认为是水鬼拉替身干的。

其实也有相当一部分,是这种水猴子干的。

不光中国,日本也有这货,不过日本人管这个叫河童。

而这种东西平时只生活在水下,偶尔也能上岸,但时间不能太长,因为这货脑袋上有一个小凹陷,这个凹陷之中能蓄水,里面存水还好,一旦蓄水蒸发干,这东西立等毙命。

我不是水乡人,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,竟然觉得挺新鲜的。

程星河瞅着它的爪子,也反应过来了:“难道水库里面挖心的,就是这个东西?那也太乌龙了吧?这破玩意儿我一个人能打十个,乌鸡还真够虚的,能让这玩意儿缠住,真该吃点乌鸡白凤丸自己补补。”

不对,我盯着那水猴子的手,想起了直播之中抓住了乌鸡的手。

那个手,跟这个手不一样。

程星河不以为然:“也许抓乌鸡的是另一只水猴子。”

说着他还有了新发现,揪着那水猴子的头发就说:“这么长,你说这东西是不是母的?”

这时那个水猴子忽然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,十分难听,跟锯子拉玻璃似得,听的人十分牙碜。

程星河伸手就给那个水猴子来了一个暴栗,说:“这玩意儿唱小曲呢是不是?也太难听了,哎,会不会唱十八毛啊!倒是可以给爷来一个。”

我心说你可真够丧心病狂的,连母水猴子都调戏。

不过,声音的频率传播,在水下和水上是不一样的,也许在水里特别美妙也说不定。

那水猴子盯着程星河,一边继续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,一边露出了一嘴的獠牙,牙缝里还塞有一些人头发,看的人毛骨悚然——这东西是不是吃过人头?

而且,这个模样怪怪的,竟然像是……在笑。

程星河还在一边拿着树枝打那水猴子,边打说道:“叫唤毛线呢?说,乌鸡是不是你逮的?坦白从宽抗拒从严。”

水猴子哪儿会说话,盯着程星河的眼神更怨毒了。

我却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,回头就看着水下,这一看不要紧,我头皮立刻炸了,回头就跟程星河大声喊道:“跑!”

程星河没弄明白,回头还想看看我瞧见什么了,这就看见水面上聚集了很大一片黑影,水面上,跟水开了一样,顶出了数不清的气泡。

好像里面有一个很大的东西,马上就要浮出来了。

程星河转头就愣愣的看我,我立刻一把将他推远,与此同时,一大片黑影从水里窜出来,带着一股子腥气,对着我就扑。

我炸了一身鸡皮疙瘩——那是数不清的水猴子。showContent(“290017“,“70415750“);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