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36章 清水坛子

这一瞬间,那个巨大的茧子跟沾染了什么腐蚀性溶液一样,瞬间就咕嘟咕嘟的起了泡泡——偌大的茧子,正在逐渐损毁!

我立刻伸手用七星龙泉去破这个茧子——白藿香,你一定要好好的!

茧子被撕扯坏了,大团大团往下崩坏,我们这就看出来,茧子最中间,缚着一个人。

那个人看上去肌肉喷张,四肢修长,非常健美——看上去,是个跟我们岁数差不多的年轻男人。

程星河也从骨堆之中往这边跑,一看见茧子中间那个人,立马皱起了眉头:“说是一个法师……”

可茧子里面困着的人,一头乌黑长发,飘逸的跟网游里面的剑仙一样。

而且,浓眉大眼,长相标致,好像从画里走出来的。

跟香葱的形容,截然相反——她描述的,就是一个岁数挺大的猥琐男。

梁瑞一直吓的走神,听到了这话,倒是忍不住插嘴:“没准——用了霸王,长出头发来了。”

神他妈的霸王。

这就是那个“脱胎换骨”的邪法。

这个人,以前不管长得多丑,只要用了这个法子,就能给自己重新制造出一个新的身体。

果然,这个人看似正常,其实还有一条腿,跟茧子下面的骨头结合在一起。

没有完全成型!

而那个人抬起头,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眼里快冒出火来了:“一点,只差一点了……”

一旦茧子封顶,那这个东西,就真脱胎换骨成功,平地飞仙了。

可惜——你杀了这么多人,就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吗?

白藿香就在他身后——被那些根系一样的骨头,贯穿了很多伤,她的血,也灌溉到了美人骨上。

但是——命灯好歹还亮着。

等着我。

我抓紧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东西就扫了过去。

你今天,出不去了。

可刚一抬手,我只觉得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,一下僵在了原地。

我眼角余光看到,一根骨头不知道从哪里绵延了过来,不知不觉,就刺穿了我的手腕。

不光是我——哑巴兰他们也都一样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那个人笑了起来,喃喃的说道:“终于成了……”

我后心一凉,忽然就明白了。

这个“法师”,眼看着我们有盐,故意把连接骨头的“丝”缩了回来,其实,是积蓄了力量,一抓住机会,就把“丝”缠绕在了我们身上。

我们——是最后九条命。

“那些废物,已经用完了。”“法师”环顾了一下地上的累累白骨,抬起头,又盯着我:“你太自私了。”

自私?

“你知不知道,我用这个法子,多不容易?你就为了一段美人骨,把我逼到这个份儿上——我本来不想动你,可正好差你这一个,这是你的命。”

不想动我?什么意思,他认识我?

那个“法师”喃喃的说道:“好在,今天到底是成了,只要成了,就什么都不怕了。”

我觉出来,身体之中的行气,跟泄洪一样,一路就顺着那根探进来的骨头,源源不断的流失,奔赴到了那个“法师”身上。

而他那条腿,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成型!

一旦成型,一旦他站起来……我们在场这些活人死鬼,就全灰飞烟灭了。

白藿香……白藿香的命灯,也在飞快的变弱!

妈的,这下完了……

程星河喃喃的说道:“千算万算,没算到,阴沟里翻船……”

我耳朵里嗡嗡作响,只觉得生命一点一点要流失干净,不行,这样不行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“丝”像是被切断了的管道,忽然停住了。

奇怪,这是怎么回事?

而那个法师的腿也凝结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只光秃秃的脚腕子了。

他盯着自己的脚,也大吃一惊,我仔细一看附近,忽然就明白过来了——这个地方,那浓郁的桃晶气减弱了。

“脱胎换骨”是非常复杂的术法,甚至超过“尸解仙”的难度,不光需要尸骨,美人骨,还需要一个风水阵,取天地精华,现在——风水阵被人给破了!

那个法师整个僵住了:“你们,不光九个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当然不光九个——苏寻也来了!

果然,苏寻的声音气喘吁吁的响了起来:“还好……赶上了……”

程星河都在肚子里准备了半天遗言了,一听这话,顿时就精神了:“洞仔,你可真他娘的靠谱!”

原来,苏寻一早就觉得这个地方的阵法不对,所以,他根本就没跟着程星河他们进来,而是在要进来的时候,发现了一些阵法上的线索,留在了外面。

白藿香从车里出来的时候,他们俩正好给走岔了。

苏寻辨认出来,这是个害人的阵法,所以通过线索,抽丝剥茧,找到了风水眼,也就是那个水潭之中的异样。

从里面挖出来了一个小坛子。

也就是这个阵法的镇物。

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潭清水,和一根骨头。

他把清水倒掉,骨头烧掉,找到了入阵的地方,就闯进来了。

那个“法师”听了这话,浑身都颤抖了起来,愣愣的望着自己的脚,喃喃说道:“不成——还是不成……”

这是你的命。

我觉出来,身体像是麻了很久,渐渐复苏一样,身上的行气,缓缓回来了。

我抓紧了七星龙泉——不能再给这个东西机会了。

这个东西眼里冒出了凶光,忽然一抬手,数不清的白骨应声而起,对着我们就盖下来了。

我运足了行气,抬手把面前的骨头,利落的全部斩断。

接着,对着那个东西就扑了过去。

那东西抬起了一只手。

“当!”

这手看似血肉之躯——竟然坚不可摧,能挡得住七星龙泉!

美人骨忽然大声说道:“先生,当心脑后!”

脑后?

这一瞬,我就听到那个“法师”露出了一脸狞笑,低声说道:“你毁了我这么多年的心血,我没了身体,你把自己的,赔给我!”

身后一道破风声炸起,我顿时就觉出了脑后一阵钻心的剧痛——像是有什么东西,要在我脑子里面生根!

绝对,不可能让你进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我脑后一阵脆响,一个什么东西,落在了地上。

是半块血肉模糊的手指头。

我脑后,生出了龙鳞,坚不可摧。

多亏那个美人骨的预警了。

而那个“法师”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,喃喃的说道:“不可能,这是最好的身体,不可能……”

天底下,就没有什么不可能。

这个东西已经快成型了,瞎砍一气不是办法,我必须得找到它的弱点。

而那个法师像是不死心,一只手对着我咽喉就下来了。

卧槽——好快!

已经来不及滋生龙鳞和调转七星龙泉了!

“当”,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只手被另一只手阻隔住了。

夏明远的那两根颀长的手指头。

他盯着“法师”,冷冷的说道:“女人是用来保护,爱惜的,你对那么多女人下手,还算是男人吗?”

那个“法师”眼睛里倒映出了我的脸来,最后一丝神采也消失殆尽,喃喃的说道:“果然,是我太贪了,如果只差一个的时候,不招惹你……”

晚了。

他的弱点——在那个还没成型的脚腕子上。

我抬起了手,运足了全部行气,对着这个“法师”的脚腕,就劈了下去。

这个触感,异常的柔软——跟之前我抓到了,皮包水一样的感觉差不多。

破茧成蝶之前,就跟毛毛虫一样,只有一片薄皮,一团汁水一样的肉。

法师已经躲不过去了,但是最后一瞬,他对着美人骨说道:“你会后悔的——你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吗?他就是那个跟你有血海深仇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