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37章 畸形法师

我顿时一愣,血海深仇?

我他妈的跟他们隔着好几百年,哪儿来的血海深仇?

我倒是想问清楚,但是七星龙泉凝结了全部行气,是从诛邪手上运出来的,哪怕是我自己,也不可能收放自如。

眼角余光看见,美人骨像是愣住了。

而“法师”的话还没说完,七星龙泉已经斩断了他的身体。

那看似健美的身体,瞬间跟风化了一样,皮肤破损,露出血肉,骨头,而那些骨头全部坍塌,落在地上,成了一堆粉尘。

梁瑞看着这个场景,一下就傻了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:“大师,这……这个东西不会再出现了吧?”

不会了——他已经从轮回之中除名,灰飞烟灭,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这一瞬间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这附近的骨头,都随着那个“法师”的消亡,逐渐风化,断裂在了地上。

只剩下了,那个美人骨。

我立马跑到了白藿香身边——她的命灯眼看着就要熄灭了,但是,好歹还留下最后一点亮。

“白藿香,白藿香!”

坏了,平时谁有事儿,有白藿香,白藿香出事儿,我们找谁去?

我立马浑身乱摸——上次白藿香给了白玉辉夜丸,可那是解毒辟秽的,不是治伤恢复精气的。

龙皮太岁,要是龙皮太岁没用完就好了,妈的,小黑无常就给了那么一点,还让我给用了,要是能留下救白藿香就好了!

“如蒙不弃……”

这个时候,一只手伸到了我面前:“把这个烧掉,人闻其烟,有好处。”

这是那只特别漂亮的手。

粉嫩的掌心之中,托着一块莹白如玉的指骨。

这是——美人骨?

现在,那种桃晶气散了很多,她还是非常美丽,但是已经没有那种勾魂夺魄的感觉了。

而她另一只手——对了,被削断了。

我立马想起来了在江辰那听到的话。

美人骨能治伤,甚至延年益寿。

我立马把美人骨给点燃了。

点燃之后,跟点燃之前,虽然都很香,可其中也有一点微妙的不同,我说不上哪里不同。

而那股子脂粉气与女儿香混杂在一起的香雾泛起,白藿香的伤口,还真的慢慢愈合,而脸色,也真的好看了许多。

管用了!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就想跟美人骨道谢,可她摇摇头,诚挚的说道:“是我们,应该谢你。”

说着,她看向了身后。

我顺着她的视线一看,就看见了香葱,铃姐儿他们,不知道什么时候,都来了。

我们脚底下踩着的,应该就是她们的尸骨吧。

对了,我还答应过,给香葱和她妈合葬呢……

香葱看着我,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她之前也对我笑过,但往往是冷笑,嘲笑,还有故作世故的假笑。

这一次,她真的露出了这个岁数的少女,最应该露出的甜甜的笑。

她跪下,给我磕了一个头。

哗啦啦,她身后跪下去了一片。

这个场面挺大的,我赶紧摆手让他们快点起来——我就是吃这碗饭的,做点什么,也是应该应分。

不过……我看向了美人骨,心里犯了嘀咕。

刚才那个“法师”还说过,我跟她有血海深仇,到底怎么回事?

而美人骨镇定的望着法师的遗骸,嘴角终于勾勒出了一个笑容。

这个笑,倾国倾城,夏明远看呆了。

哑巴兰程星河也一样。

可我却觉得,那个笑容说不上哪里,让人后心发凉,瘆得慌。

倒是苏寻不解风情,倒是问道:“这个东西,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美人骨缓缓的说道:“这个法师,其实,一开始,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让她们受了这么多罪,还可怜?

原来,那个法师,生下来就倒霉——他是个畸形。

而且,为了生他,他妈搭上了一条命。

他爹一瞅,好么,不光手脚不一样长,长相还奇丑无比,不禁大为火光,老婆的命都搭进去了,就生出了这么个玩意儿来,不值!

所以,他爹一气之下,就把他给扔到泥坑里,要把他跟他娘一起埋了。

可就在土要把他们母子彻底盖上的时候,他妈竟然还剩下了一口气,死死抱住了他,希望能留孩子一条活命。

可他爹抓起铁锨,就要继续填土——这东西是个扫把星,留下了也是祸害,刚妨死了妈,别一转脸又妨死爹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拦住了那个铁锹。

是个老法师。

老法师说,上天有好生之德,这孩子我来养。

他爹还跟老法师要了一笔钱,说让老法师不能白拿,得赔偿他死老婆的钱——这当然毫无逻辑,可老法师还是答应了,他才扔下铁锹走了。

这个畸形长大之后,越来越丑,好些人以后老法师是从山上牵下来了一只猴儿。

秃头,龅牙,长短腿,矮个子,你在城隍庙都找不到这么难看的小鬼。

为着他,老法师化缘都几次被人赶出来,说看着这个玩意儿害怕,别把家里女眷孩子都吓着。

从各位缘主的唾沫,谩骂,嘲笑之中,他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,他又害怕又难受又困惑,为什么我长成这样?

可老法师跟他说,众生有众生的命,你要认命。

那种模样,谁能认命?

老法师死了之后,他活不下去了——虽然说他熟读经忏,潜心修行,可就那幅尊容,要饭都填不饱肚子,谁请他做事儿?

他看着满街纸醉金迷,花红柳绿,不止一次的想,也许,跟他娘一起被埋入土里,也比现在强。

为什么,为什么人人都有人的模样,只他没有?

他不想认命,他想有好的模样,有好的人生,有错吗?

就在这个时候,他遇上了一个行迹很古怪的人。

那个人倒是仙风道骨,让人一看就肃然起敬。

他不禁向往了起来,同样是修法的人,为什么人家就能跟自己截然不同?

而那个仙风道骨的人像是看出来他是怎么想的了,就问他:“想不想脱胎换骨?”

他一愣,当然想!

那个人一笑,说有心就有机会,你帮我做几样事情,我让你脱胎换骨。

那个仙风道骨的人说的话,没人会不信。

而那个人教给了他一些风水上的法门,叫他去帮他做几件事情——有的是下墓地,有的是抓小孩儿,总之,全是邪事儿。

他也胆战心惊过,毕竟这跟他的所学截然相反,可他一想到脱胎换骨四个字,什么事儿也都咬着牙做了。

做完了之后,那个仙风道骨的人丢给了他一个经卷:“能不能行,就看你的命了。”

说着,指给了他一处地方——红粉岗子的美人匣地。

那个经卷上,写着的就是脱胎换骨的法门。

我一下就皱起了眉头——仙风道骨的人?

抓小孩儿,下墓地——我想起了那个在江家祠堂,杀了双胞胎,制造五行丹的人。

难道,就是那个人指挥畸形法师做的?

那个人——会是谁呢?

他做的事情,好像就没有一件是好事儿。

会不会,就是那个江仲离?

那玩意儿真是遗毒不浅啊。

所以,那个畸形法师为了得到新的身体,让这里的人积攒了怨气,一朝被美人骨吞噬殆尽。

说起来,都是那个“仙风道骨”留下的余孽。

梁瑞听到了这里,连连咂舌,低声说道: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”

而美人骨不置可否,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却看向了我:“想来,您是不记得了,不过,很久之前,我见过您一面。”

我一下愣住了:“你……还真认识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