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39章 肉瘤蛤蟆

对这里的人来说,最重要的,应该就是金筹了。

只有凑够了金筹,这里的人才能有自由,所以最喜欢金筹,也最怕金筹。

梁瑞一把抓住了我:“大师,这地方没法呆着了是不是?咱们赶紧走吧!还有你们……”

可他们全不动,还是摇头。

香葱答道:“我们没凑够金筹,就走不了。”

不光她们动不了,咱们也被困在这里了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么多的人,那得多少金筹,上哪儿找去?”

金筹就是控制她们的手段。

我一寻思,看向了他们:“你们的金筹都在什么地方?”

这么重要,一般肯定随身携带。

果然,他们都把自己的金筹给拿出来了。

“我的。”

“这是我的……”

“你们一人多少个?”

香葱答道:“我们自从被封在这里之后,就不会数了。”

梁瑞一听,目瞪口呆:“怎么叫不会数?你们鱼籽吃多了?”

民间传说,小孩儿不能吃太多的鱼籽,因为鱼籽吃多了之后不识数。

我却明白了——美人骨当初之所以让梁瑞和先前死的阔少数金筹,是因为龙虎山的封他们的时候,应该下了“心咒”。

所谓的“心咒”,其实是自己锁住了自己。

比如这些金筹——他们认定,只能凑够金筹之后,才能得到自由。

可他们根本就没法数自己到底多少个,所以,等于自己把自己给困住了。

我看向了那些金筹,立刻说道:“你们自由了——你们的金筹,全凑够了。”

他们一听,全大眼瞪小眼:“凑够了?”

梁瑞瞅着那些金筹,忍不住说道:“不对,这才哪儿到哪儿,不是说要凑够九千……”

我把他的脑袋推开了:“想出去,就别废话。”

梁瑞一听,赶紧把嘴捂住了。

香葱他们那些亡魂听到了,全都露出了喜悦的表情来:“原来已经够了!”

我大声说道:“没错,所以,你们全自由了。”

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们自己放了自己,就自由了。

夏明远看了我一眼,眼神带了几分钦佩。

果然,这一声出口,“哗啦”一声,头顶就漏出了很多的水,把这里弄的跟水帘洞一样。

那水落得很快,一瞬间把这里就给淹了,梁瑞抱住我不松开:“怎么办,怎么办,我不会水……”

我把他丢给了哑巴兰,自己把白藿香背在了身上:“往上游!”

顶子完全垮塌,这个地方整个崩坏,一股子水流冲了过来,直把我们泡在了里面。

隐隐约约的,我看见水底下,香葱他们齐刷刷下跪,像是在给我们送行。

不过,我们连告别的手势都没法挥舞了,大家都跟掉进马桶里的虫子一样,身不由己,随波逐流,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幻境沉在脚下,黑魆魆的,离着我们越来越远。

好在在场的全会水,挣扎的快喘不上气的时候,我们抬头看见了水面。

从水面扎出来,大家一起大口呼吸,环顾四周,没错——我们是从那个风水眼的水潭之中浮出来的。

湿淋淋的上了岸,一阵脚步声踏踏踏的就响了起来,一个人扶住了我给我拍背,声音都带上了哭腔:“门主啊,你可算是出现了,可吓死我了——我这么一睁眼,大家全不见了,真出了什么事儿,十八个脑袋也不够跟咱们厌胜交代啊!”

猴儿灯。

我鼻子呛了水,咳嗽起来腔子又苦又辣,但也顾不上喘气,赶紧把背上的白藿香给拉了下来。

还好——她命灯缓缓燃烧了起来,人是没事儿了。

那个美人骨,还真管用,难怪江辰要拿那个东西来治疗龙爪疮呢。

半天喘匀了气,我回头看向了那个水潭。

程星河也缓过来了:“他奶奶的,真是防不胜防,七星啊,跟你做买卖,真他娘的是什么世面都见过了,下次跟你一起出来,还得带个水肺……”

猴儿灯看我没事儿了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门主,那,这事儿成了吗?”

费了这么大的功夫要是还不成,那就真是太废物了。

猴儿灯顿时高兴了起来,趾高气扬的看向了夏明远一帮人:“听见了没有?这事儿,是我们门主办成的!”

夏家人一听这话,自然是不服的:“要是没有我们小先生,你们那个门主能成?”

而夏明远抬起了手,看向了那些身后随从:“这事儿,要不是李门主,我的命已经搭在下面了。”

说着,看向了我,一脸诚挚:“李门主,我夏明远谢谢你的救命之恩——还有,我愿赌服输。”

夏家的人顿时很意外,可夏明远开了尊口,他们再不甘心,也不敢废话了。

我更意外——都做好扯皮的心理准备了,江辰身边的,哪一个是善茬?

这个夏明远,也跟我想的不一样。

不等我说话,猴儿灯一蹦三尺高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——你非得跟我们赔礼道歉不可!”

说着,猴儿灯还想起来了,问道:“门主,您把事儿给办完了,那……这次作祟的邪祟呢?”

我们当然要留一些证据,跟主家表明事情了结了。

我回头跟那个深潭指了指:“你等着吧,一会儿就出来了。”

猴儿灯盯着那个水潭,一开始有点莫名其妙,不过他到底也是厌胜门里的人,仔细一看也看出了几分端倪:“死气……”

没错。

月亮挂在了头顶上,水面泛起了一片银色的波纹,而这个时候,水面的平静被打破,很多东西由下自上,缓缓的漂浮到了水面上。

是数不清的尸骨。

他们终于出来了。

我看着那些尸身扶摇而上,堆积如山。

把他们超度了就行了。

尸体捞上来,我找到了穿着灰缎子鞋的尸首——被扔进了春柳井里,香葱他娘。

怨气不化,连尸身上的鞋都还存在着。

答应了,要让她们俩母女合葬。

可是,这白茫茫的一片尸山,香葱在什么地方?

这一瞬间,我看见了里面有一丝宝气。

一个小小的尸骨,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小小的金杯。

正是程星河拿走了之后,我还给香葱的那个。

他们母女,终于团圆了。

而尸骨最底下,埋着一具泛着桃晶气的尸骨。

香气扑鼻。

猴儿灯也看出来了,立马问道:“门主,那东西是不是传说之中的……”

没错,就是那个五小姐。

我把她的尸骨清了出来。

一起超度吧——但愿,隔了这么多年,她还能搭上轮回的末班车。

等尸体打捞完了,数不清的蛤蟆也从水里纷纷钻了出来,四处乱爬。

其中一个挺大的蛤蟆,背上生着一个很大的肉瘤。

一瞅那些蛤蟆,我就觉得莫名的眼熟,再一看到那个蛤蟆的肉瘤,顿时恍然大悟。

这些蛤蟆,原来就是幻境之中,那些带着黄围绫的帮凶。

每个蛤蟆腰上,都有那种古怪的图案,跟带着一条黄围绫一模一样。

这个肉瘤蛤蟆,应该就是那个跟我们推销“敲门砖”的罗锅。

哑巴兰也看出来了,一脚冲着那个背着肉瘤的蛤蟆就踩了下去,可被程星河给拦住了,气的够呛:“程二傻子,你可别跟我说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啊!咱们差点让这玩意儿给……”

“我不好生。”程星河盯着那个肉瘤蛤蟆,眼冒精光:“这东西的毒腺值钱,快,趁着正气水还没醒,这个东西归我了。”

你就知道钱。

不过,我还想起来了,当时幻境崩塌,肯定是有人在外面动了手脚,我就问猴儿灯是不是他动哪儿了?

可猴儿灯莫名其妙的摇摇头:“没有啊?我为了找门主,急的团团转,正想着要去门里把圣女给叫来呢,这不是又怕您出事,身边没帮手,正进退两难呢,哪儿顾得上动哪儿。”

不是猴儿灯?

那就更奇怪了,会是谁呢?

再问他有没有见到可疑的人,猴儿灯也摇头。

算了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肯定也不是什么善茬,不出来更好。

我就伸手要把美人骨给清理出来——这下子,美人骨归我了,江辰只好另觅他物了。

可就在我伸手的时候,一只脚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,踩在了我手上。

我的心陡然就提起来了。

好快……能有这种神不知鬼不觉速度的,我认识的,不超过五个。

心底暗暗叹气,他妈的,我不找麻烦,麻烦会自己来找我。

这一下,在场的人全愣住了。

猴儿灯几乎炸了毛:“你谁啊,活腻歪了,敢踩我们门主的手?”

说着,就要揪住那人,可他还没靠近,整个身体跟个棒球一样,呼的一下,飞出去了老远。

果然,一个俏丽的身影,出现在了那层层叠叠的死人旁边。

正在看蛤蟆的哑巴兰回头一瞅我手被人踩了,不由勃然大怒,金丝玉尾鞭瞬间就从腰上啪的抽出:“敢对我哥……”

可一看清楚了那个人,哑巴兰顿时还挺高兴:“吓我一跳,原来是自己人,那不江采萍吗!”

说着有些莫名其妙:“不过,江采萍每次都很温柔,这次怎么对我哥——是不是看了韩剧了,想学野蛮女友啊!”

可程星河眉头一皱,低声说道:“你他妈瞎啊,那个人,绝对不是江采萍!”

没错,江采萍和顺温柔,怎么可能有那么一身杀气。

是上次那个江道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