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40章 舍孩引狼

卧槽,她怎么突然来了?

只见她俏丽的身材,还是穿着最时兴的打扮——一件烟粉色连帽卫衣,脚踩新款阿迪达斯,像是刚从潮牌发布会上走下来,抱着胳膊扫视了周围一圈,视线落在了我身上:“哟,上次跟我抢了无极尸,这次又来跟我抢其他的了?”

我一只手要从她手底下拿回来,可她脚底下的劲儿更大了。死死碾住就是不松开。

我的行气之前损耗了很多,但也来了气,水天王的神气一炸,她皱起眉头,这才轻捷的抬起了脚——要是一般人,这一下怕是要直接被冲开。

哑巴兰终于反应过来了,眼珠子都红了:“还真不是江采萍——江采萍怎么会对我哥……你谁啊?别以为是个女人就能为所欲为了!”

说着要扑上去。

我一把拽他回来——他虽然力气大,可跟江道长差的太远了,去了也是吃亏。

江道长歪嘴嚼着口香糖,不屑的说道:“你管我是谁?怎么,我来做买卖,还得需要你们批准?”

做买卖?

我一下就想起来了,看向了梁瑞。

梁瑞说过,他跟着几个阔少赶上了这件事儿之后,家里也给他找了一个先生。

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是什么人。

原来是江道长。

这会儿梁瑞瞅着江道长,已经愣住了——看傻了眼了。

果然,江道长不屑的看着梁瑞,上下一扫,看见梁瑞浑身上下都没少一块肉,不禁露出很无聊的表情。

不用说了,在外面动了风水阵,害的我们差点出不来的,也是她。

我立马说道:“你既然是为了梁瑞的事情来的,刚才就不怕把梁瑞也连累了?”

江道长哼了一声,吹出了一个草莓味的泡泡:“他这不是好端端的吗?”

卧槽,真没见过这么强词夺理的,要不是我,梁瑞现在也成了白骨堆的一员了。

梁瑞终于明白过来了,死死盯着江道长:“这么漂亮……不,你不是来保护我的吗?怎么还……”

对啊,有江道长保护,梁瑞按理说不至于自己跑过来送死啊。

江道长冷笑了一声:“你都几岁了,连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也不懂?不让你出来引路,我怎么追到这里,斩草除根?”

拿主顾当诱饵的,还真是够稀罕的。

不过,也机缘巧合,要不是梁瑞知道美人骨的事儿,我们这次还真得多费几分周折。

梁瑞终于也来了气:“可是,那万一……”

江道长一把拨开了梁瑞的手:“什么万一?你不是好端端出来了吗?想那些没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好处?”

论胡搅蛮缠,她列第二,就没人敢列第一。

而且,从她的视线也看出来了——她就是奔着美人骨来的。

说起来,她又是找无极尸,又是找美人骨,到底想干啥?

这个时候,我眼角余光就看出来了,夏明远不知不觉,就往后退了一步。

奇怪,就夏明远的那个性格,看到了漂亮姑娘,不说点土味情话他就跟本憋不住,这会儿竟然退避三舍。

只有一个原因,他认识这个江道长。

对了——他们俩都是命灯燃烧弹,这点十分相似,难不成,夏家是跟摆渡门有关系?

而她旁若无人的过来,一只手就要把美人骨给提溜起来拿走。

我一下就挡在了她面前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。”

夏明远看着我的眼神,也变了一下。

哑巴兰已经看江道长不顺眼了:“没错,你是江采萍的亲戚,也不能上来就抢人东西吧?我们出生入死弄到的,你讲理不讲了?”

程星河把哑巴兰往后一拽,低声说道:“这女的不对劲,你留点心眼儿。”

江道长盯着我,答道:“笑话,你们这几个白眼狼,不要太忘恩负义,要不是我把这里的风水阵给打开,你们早憋死在底下了!”

一直默不作声的苏寻忽然也开了口:“你说的才是笑话——你刚才动的手脚,根本就没考虑底下有没有活人,只为了让压在下面的尸体浮出来。”

江道长歪头看了苏寻一眼,爱理不理的说道:“我不跟你们磨牙——我时间有限,你们找死,我也乐意成全……”

说着,又开始扭手腕扭脚腕的热身。

你想抢就能抢,我不要面子啊?

而夏明远在后面拉了我一把,低声说道:“哥们,听我一句,我劝你还是别跟她争——你争不过。”

我立马问道:“你跟她很熟?”

而江道长这才看见了夏明远,眯着眼睛想了想,这才想起来:“哦,我说怎么这么眼熟,你是夏家的那个小孩儿。”

夏家那几个人一听江道长出言不逊,还想说话,被夏明远给挡住了,客客气气的就点了点头:“好久不见,您还是风采依旧。”

江道长白了他一眼,显然根本没把夏明远给放在眼里。

那就更不能算了——夏明远家那个穿五灵锦的,看来认识这个江道长。

他们是一伙的?

那从江道长这里,肯定也能知道关于五灵锦的消息。

才想到了这里,江道长不声不响,已经鬼魅一样的逼近,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,就要把我给摔出去。

夏明远见状,瞳孔一缩,立刻就退回来,生怕碍着江道长。

他这么大的本事,还这么忌讳江道长。

我则反手抓住了江道长的肩膀,大声说道:“哑巴兰,程二傻子,别让她抓到美人骨!”

哑巴兰得令,先一把将美人骨给搂了过去——美人骨的质地坚硬,松散不开。

江道长眯起眼睛,冷冷的说道:“上次让你给跑了,这次你运气就没这么好了。”

说着,抬手对着我脖子就卡了过来:“江采萍那个妖女似乎对你挺看重啊——你要是死了,她一定很伤心吧?”

她眼里是很残忍的笑意:“真是迫不及待想看看!”

我往回一缩,可她速度实在太快了,我就算能反应过来,可身上行气亏损的太严重,也根本就没法躲开,只能一步一步往后退,抬起七星龙泉招架。

七星龙泉的煞气一炸,江道长一皱眉头,也辨认出了这剑经过无极尸的血,咬了咬牙:“好东西都让你给糟蹋了……”

说着,两步一抄,就要抓我手腕,把七星龙泉给打掉。

这么容易被你打掉,我还怎么在行当里混?

我一手引了最大程度的行气,就要对她劈过去,她飞快闪过,脸上再次露出了很残忍的笑容。

“你活不了了。”

说着,她一双手屈起,对着我心口就下来了。

这一下被抓了,那就真活不了了。

程星河他们都想赶过来帮忙,可江道长的能耐,他们根本插不上手!

躲是够呛能躲开,倒是不如——反守为攻!

我立刻把行气回调,压在了腿上,对着她就撞了过去。

江道长提防的是我躲开的方位,怎么也没想到,我竟然能有这个胆子,一瞬间也愣了一下,这一下,我抓住机会,一头撞在了她脑袋上。

“嗡”的一声,我脑袋也顿时嗡嗡作响,而江道长身体失去平衡,直接往后倒了下去。

我的势头收不回来,自然也跟她撞到了一起,结果江道长一落地,我就听到了“啪嚓”一声。

不好了。

我立马有了不祥的预感——这地方,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。

果然,我脚底下,也瞬间就失去了平衡,眼瞅着江道长的体重,把身下衰草砸出了一个洞,风声在耳边一擦,我跟她一起掉进了那个洞里。

他妈的——谁在这个挖了一口井?

那口井年久失修,周围全被衰草给掩盖住,估计早就被人遗忘了,不偏不倚,我就把江道长给撞到了这里来了!

而且,是个井就算了,普通的井小,掉进去一个人算了不起了,这个井还他妈的特别宽,我自己也跟江道长一起坠了下去。

我脑子一白,只有一个念头。

这是枯井还好,如果是水井……

那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