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41章 坐井观天

本来天就不亮堂,这一下,我眼巴前全黑了。

整个人猛地坠了下去,一路上风在耳边呼呼作响,身上七磕八碰,还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。

要叫平时,行气傍身,公孙统的步法也管用,再加上吃过蛟珠,老四都说我摔不死,

可现在,一方面在畸形法师那耗尽行气,一方面还没缓过来,江道长又突然出现喊打喊杀,我的行气好比杨白劳到了年关,实在是缓不过来。

得咧,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?

认命算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身上的龙鳞猛地扬了起来,我这才醒过神来,潇湘是不是醒了?

于是我伸手就要抓龙鳞,这个时候,身子的重心微微发生了变化,与此同时,一股子荒草伴随尘土的味道迅速逼近,只听“咣”的一声响,先我一步下去的江道长落了地。

我心里一紧,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自己也猛地坠了下去。

四肢百骸一阵剧痛,胸口更是发闷,嗓子眼里腥甜气一炸,一股子血就从嘴里流了出来。

因为蛟珠的缘故,我的身体已经尽量以伤害最小的姿势落了地,稍微一活动,还好,骨头全没断。

而且——身下顿时就是吃痛倒抽冷气的声音。

我这才意识到,因为江道长先落地一步,给我当了垫背,我才得以幸免。

万幸的是,这地方是个枯井,我没死。

不幸的是,江道长的命灯还是熊熊如火,也没死。

她挣扎着想动,但是怎么也动不了,我连忙爬了起来,抬头往上看。

这一看也奇怪,我们分明是从井口掉下来的,按理说现在跟坐井观天一样,头顶上应该也有一个圆圆的天光。

可一抬头,四面八方全是黑的,我几乎疑心自己瞎了。

妈的这到底什么地方?

而一只手忽然就抓在了我裤腿上,声音几乎是哀求的:“你别丢下我,你别丢下我……”

我一下就傻了,卧槽什么情况,江道长那个脾气,跟二踢脚似得,点火就炸,我第一次听到她用这种恐惧的声音说话。

我几乎怀疑我看错人了,身边这个根本就不是江道长。

可这个声音,跟江采萍一模一样,不是她还能是谁?

她好像——很怕黑。

对了,我还想起来了,上次一起办无极尸那件事儿的时候,外面全是死尸围厂房,可她就是不肯出去,我疑心她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但是现在想来——莫非就是因为她怕黑?

那一双手死死的抓在我腿上,像是生怕我拔腿走人。

我倒是想呢,可这地方不像是普通的井,怎么出去?

我只好说道:“你先松开,有话好好说。”

可她就是不松开,简直跟外面那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判若两人,反倒像是个受惊的猫,嘴里只重复着那句“不要丢下我”。

她——是不是对黑暗和孤独,有什么阴影?

我把手机摸出来四下里照了照,一阵荧光亮起,我看到江道长眼睛瞪的大大的,纤细的身材一直在颤。

眼瞅着这光亮起来,她瞳孔一闪,飞快的回过神来,这才松开了手,死死的瞪着我,骂道:“好哇,你心眼儿不少,敢把我撞到这个鬼地方来……”

天地良心,我要是提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,我不至于下来给你陪葬。

不过,这才是江道长嘛。

而她盯着我手机,抬手就要抢自己手里。

可没想到,她想站起来,身子却重新歪了下去,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,死死盯着自己的腿。

起不来了?

我顺着她运动裤往下一摸,她的腿纤细又笔直,虽然手头没有白藿香那么好的本事,可也摸得出来,她的腿断了。

她顿时一愣,喃喃的说道:“不可能……”

说才惭愧,好像……是刚才被我体重压断的。

这么不偏不倚的,难道,就因为我刚才摸龙鳞的时候重心那一偏?

我也没腆着脸认罪,就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,反正是她先动手的,纯属自找。

接着我就往四处照了照,这才看出来,那口井真不太对劲,里面应该有岔口,我们可能是滑溜到了那个岔口里来了。

江道长也皱起了眉头,抱怨道:“这是个什么鬼地方。”

接着就冷冷的看向了我:“我算发现了,跟你沾边,就没好事儿。”

你怎么抢我台词呢?这话我还没说呢!

算了,既然斗不过她,那就好男不跟女斗。

我也没理她,余光照在了脚底下,我错眼一看,后心顿时就给凉了——他妈的,地上躺着好几个东西!

江道长也看出来了,一只手不由自主又抓住了我裤腿。

那他妈的是啥?

往底下一照,都是一些飞蓬草,踢开了飞蓬草,这就看出来,闹半天是自己吓自己,地上整整齐齐的,竟然铺着地砖。

而且,色彩鲜艳,制作精美,描绘出了一整幅壮阔的画面,有仙鹤,有熊罴,还有祥云啥的,活脱脱是个修仙图,我看见的,就是地砖图案。

江道长一瞅那些壁画,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:“飞升道?”

那就对了,这地方合着是个地宫。

古代人都想着追求长生不老,连秦皇汉武都没能扛得住这种诱惑,民间就更别提了,正道野道一大堆,有的炼丹有的吐纳,花样层出不穷。

我还想起来了,粉红岗子之前有一个塔,后来塔年久失修就没了,这地方才成了美人匣地,让畸形法师拿来做“脱胎换骨”了。

塔都有地宫,现在看来,应该是塔地上的部分倒塌了之后,地下的部分保留下来了。

这事儿应该没人知道,那个洞不知道是沧海桑田地理变化,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出来的,不偏不倚让我们给撞下来了。

所谓的“飞升道”,也是修行者功德圆满,从地宫腾飞的时候,留下的一个上天的通道,传说之中熊罴送主,仙鹤引路,都是修仙吉利的象征。

江道长既然跟摆渡门有关,那自然也是修仙的专业选手,她一瞅这个修仙道,鄙夷的说道:“照猫画虎,痴人妄想。”

八个字给地宫的主人判了死刑了。

地宫主人现在是粉是面也没人知道,我也不在乎,关键是怎么出去,一大票人还在外面等着我呢。

顺着原路返回也不现实,我也不是壁虎,能滑下来,却够呛能爬回去。

只能先四处找找了,再说了,程星河他们看着我掉下来,绝不可能放着不管,肯定会想法子来救我的。

我就举着手机往里找路,可江道长一把抓住了我,声音虽然凶狠,却透出了几分恐惧:“不许丢下我!”

我忍不住说道:“你江道长修仙有成,自己来个“趁脚风”飞出去不就行了。”

所谓的“趁脚风”,就是跟你筋斗云一样的招数,民间传说里很多,几乎是仙人标配。

江道长咬了咬牙:“你懂什么,你以为趁脚风跟羊角风一样,随便谁都会。”

羊角风也不是谁都会。

她好几次想弄死我,丢下她倒正是机会,我一边说一边就要往里走,又没活腻,谁乐意在身边带个定时炸弹呢?

而江道长抓空,对着我就要爬过来,声音几乎是绝望了:“李北斗,你听见没有,你不许丢下我!”

也说不上为什么,看见她那张跟江采萍一模一样的脸,我心里就别扭。

妈的,恶人真不是谁都能当的,我没辙,只好蹲在了她面前。

江道长见状,顿时就愣了一下:“你……”

“你别等我后悔啊!”

其实,我蹲下的时候,就已经在想农夫与蛇的故事了。

江道长顿时高兴了起来,立刻趴在了我背上。

她看着纤细,比我想的重一些。

龙鳞微微就颤动了一下,显然潇湘并不高兴,可这到底是江采萍的亲戚,不看僧面看佛面吧。

再说了——这个江道长,有可能认识穿五灵锦的,趁这个机会,正好打听打听。

不过江道长奸猾似鬼,知道我想问事儿,肯定会拿乔拿乔,保不齐还会拿这个威胁我,不能让她看穿意图。

这个时候,江道长似乎有些别扭,在背上动来动去的,

她低声说道:“不是——只不过,已经很多年没人背过我了。”

我一愣,这话就不知道怎么接了。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这让人有点尴尬,我忍不住问道:“你——怕黑?”

这不像是她的作风。

她沉默了一下,这才恶狠狠的说道:“怕黑怎么了?碍着你了?”

我也是服了,你活了这么多年,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都不懂吗?

算了我他妈的不问了。

可没想到,这个江道长属活驴的,牵着不走打着倒退,看我不吭声了,这才说道:“很久很久以前——我,让人扔到井里过,算是落下了病根。”

我一下就愣住了:“啥?”

江道长尽量让声音显得满不在乎:“那个时候,我五岁。”

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
那声音不大,却十分诡异。

像是有个人,在远远的跟着我们。

我立刻回头,可是身后黑魆魆的,什么都没有。

一种感觉油然而起,似乎这个地宫里,并不仅仅只有我们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