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843章 地砖成精

江道长当时就把我抱紧了,爆发一声惨叫。

其实,以她的能力,哪怕伤了腿,伸手一抓,只怕蛟龙也能让她抓下几片鳞。

可她怕黑,又到了跟童年阴影一样的地方,整个人已经被恐惧给吞噬了。

她要是跟江采萍同岁,怎么也活了好几百年了,这么长时间,那个恐惧还没消除,可见给她带来的伤害有多大。

而我行气一直没缓过来,观气都费劲,身上还背着一个活人,灵敏度更谈不上了,心里自然也着急,把七星龙泉一拔,对着那个东西就扫了过去。

只听“哗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应声斩落,跌在了地上,我瞬间还有点放心——老天保佑,这玩意儿虽然来得古怪,可战斗力普通,打死就没事了。

我就一边安慰把脸埋在我背上不敢抬头的江道长,一边把手机拿过来,想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鬼,结果手机光一转,我就听到了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。

那声音,是从脚底下响起来的。

我眼瞅着,面前发生了最不科学的一幕。

地砖上的图案——活了。

那些东西在地砖上挣扎了出来,争先恐后对着我和江道长就扑!

长长的“升仙路”上,密密麻麻,全是这些东西,犹如一股子腾起的黑雾!

日了狗了,这叫什么事儿啊!

我根本就没时间看清楚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儿,只是一边抬手用七星龙泉把面前这些掀翻,一边找路。

数不清的黑影把我三百六十五度全面围住,头顶胳膊顿时也落满了打不走的东西,我立马就闻到了血腥气。

我想起来了刚才那十来具白骨。

一股子冷汗顺着脊梁就落了下来,他妈的,虎落平阳被犬欺,这些东西,要把我们的皮肉撕扯开,大饱口福!

江道长趴在我背上,倒是无形之中把我后背挡住了,可她自己身上,也全是伤。

这样下去,那些白骨,就是我们的未来了,可是打,打不过来,跑,这一路上全是怪东西,插脚不下。

除非,我能找到一个地方,躲起来。

这里要是有现成的房间或者洞口倒是好,可没有,我又不能现造!

除非——躲在砖石瓦砾里面,用那些废材一挡,这些东西就进不去了。

一边捂住头脸要害,一边抬七星龙泉招架,掀翻了那废墟堆附近的石头,也巧,赫然看见那地方有个超级玛丽下水道一样的窟窿。

我立马把江道长塞进去,自己也进去,抬手抓过了周围的废物,咣的一下,把窟窿口给堵上了。

“哗啦”一声,数不清的黑影撞在了“门板”上,想进进不来,愤怒的在上面剧烈的抓挠啄咬起来,听得人一阵牙碜。

江道长的呼吸十分急促,我记得这好像叫“惊悸”,很容易失去意识,这样不行,我一只手就掐在了她人中上:“你缓缓,先别死!”

可她根本没法回我的话,没辙,只能靠自己了。

我奔着那个窟窿一摸,这才摸出来,哦,这是一口缸。

那缸很大,正好侧翻倒了,正容我们俩钻进来。

这么宽的缸,这个质地——对了,修行者都喜欢莲花,步步生莲,寓意吉祥,应该是个荷花缸。

而我用来挡住缸口的,好像是个黄柏木雕花大门板。

这地方应该是地宫的中心,出现过塌陷,才堆了这么多的废物。

而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锲而不舍,就在门板外面死啄,我一只手抓紧了门板,心里叫苦不跌,他娘的,这些东西,到底什么路数?

我现在短时间根本恢复不了行气,哪怕恢复了,也不见得能抗的过这么多的怪东西。

难不成,我们就得在这困死?

堂堂厌胜门李门主,身带八卦风水铃,竟然是在一口缸里憋死的,传出去可真是太糟糕了。

惊魂甫定,我就开始琢磨了起来,现如今到底应该怎么办。

心这么一定,脑子也就清醒了一点,地砖成精,闻所未闻,还是说——我慢慢琢磨了起来,不行,得抓一个进来看看再说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。

这么想着,我稍微把那个木门挪出了一条缝隙,伸出了手——手现在血肉模糊的,那东西吃肉,肯定喜欢这个味道。

果然,我手这么一伸出来,不少的黑影对着我的手就抓过来了。

我反手撸了一只,拽了进来。

那东西疯狂的在大缸里面振翅,进到了缸里,被手机一照,挣扎的更厉害了,我看清楚了这东西是个啥,这才直了眼。

这不是蝙蝠吗?

可这玩意儿,不是普通的蝙蝠,我眼睁睁的看着这玩意儿由鼠灰色,逐渐变成了黄铜缸内壁一样的浅黄色。

我想起来了——古玩店老板倒是提过这个东西,这叫落影蝠。

这东西跟变色龙一样,是藏匿界的高手。身体能逐渐变成环境一样的颜色,来保护自己和吃食。

古代人不懂这个,就觉得这玩意儿怪不吉利的,说这东西竟然能千变万化,显然带着妖性,能招灾引祸,还有传言,说这种东西要是大批出现,那是天下异变的象征,所以杀了很多,除了偏门野史之中,其他地方基本没有这种东西的踪迹了。

而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,偏偏就有工匠,看中了这玩意儿的特点——变色。

只要把它贴在金子旁边,那它就是金色,银子旁边,就是银色,有一些难以调制,或者原料珍稀的颜色,用这玩意儿复制了,直接拍死,特别省事儿。

这东西能取代原料之中的金银青金石绿松石等材料,有些人动手脚,把值钱的原料扣下,把落影蝠贴在那地方,以假乱真,也看不出来。

难怪我觉得地砖上的东西给活了,他奶奶的,感情是“颜料”给活了。

不过,妈的这玩意儿是诈尸了吗?为什么会诈尸?

而且,按理说,这落影蝠的能耐,比蝴蝶大不了多少,以娇弱著称,吃的是花粉花蜜,不沾荤腥,要不怎么轻轻松松就被灭绝了呢。

可这里的落影蝠跟其他地方的不同,竟然这么凶悍,还吃肉喝血,有点不对劲儿啊。

里面八成还真出过什么事儿。

刚想到了这里,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这地方有邪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