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44章 从天而降

江道长醒了。

之前没光,她惊悸,一有了光,就跟落影蝠一样缓过来了。

俗话说给点阳光就灿烂,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。

手机黯淡的光下,她脸色别提多难看了,但还是勉强说道:“我闻到味道了,这里的东西,肯定吃过邪丹。”

关于邪丹的传说,我也听说过——就是用邪门歪道,炼制出某种东西,指望吃了能成仙。

这东西贻害无穷,明朝有个皇帝就是吃这种东西,长生没求,直接死了,闹的沸沸扬扬,史称“红丸案”。

不过,邪丹的功效不一样——有的让人死,有的让人发狂,最让人毛骨悚然的,是还有一些,能让人身体,产生变异。

据说紫阳山那就有个“爬仙”传说,说是有一个高人进去修仙,一直没出来,后来有一天天空一声巨响,仙人闪亮登场,从山里出来,奔着天空爬,可爬了一半就不动弹了。

本地人一开始不敢上去,后来那仙人一直不动,有些胆子大的上去一看,吓的好险没从山坡上给滚下来——仙人跟大蜘蛛一样,六只眼睛六条腿,已经没气了。

当时炼丹的材料千奇百怪,据说还有用陨石炼丹的,照现在的话来说,那就是某种神秘放射性矿物炼成了丹,人吃了发生变异了。

这里的落影蝠起死回生,难不成——也是因为这地方,炼出了那种变异邪丹?

没错,仔细一闻,手头上这个落影蝠身上带着一种死气,这不是活物。

合着练了半天,练出个诈尸丹。

这就说得通了——应该是有人炼“长生丹”有成,而药物在炼丹炉之中,会发出香气,一下把在场的落影蝠“颜料”熏染上,搞的它们先“活”过来了。

而再一想外面那个狼狈的地宫,我就猜出来了——这个地方的“落影蝠”沾染了“诈尸丹”的香气,先活过来,但是性格大变,就跟少妇生前柔弱,诈尸了一指头能把几个老爷们搞得透心凉一样,落影蝠大肆攻击这里的炼丹人。

搞得炼丹人要么死,要么伤,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——这个塔有可能是人为损毁的,就是想把地宫给堵住,把这些诈尸落影蝠封在这里。

江道长喘了口气:“所以,我说这地方的人,是野狐禅——炼丹的地方,最忌讳的就是尸体,他们铺了一路,根本就是自己找死。”

这倒是也未必—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也许是铺地砖的工匠克扣了珍贵原料,自己私下里把落影蝠弄来的。

不过跟江道长一说,她肯定觉得我抬杠,我也没多嘴。

升仙路变成了死亡之路,炼丹人千算万算,算不到这一层。

也是天意。不过,往好处想,也多亏这里诈尸的是蝙蝠,要是人就更糟糕了。

只不过——这地方被封了这么多年了,肯定是十分严密的,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?

江道长冷冷的说道:“还不是因为四相局?”

我心里一凛。

没错——四相局没破的话,以四相局的能力,这些地方肯定被镇压的十分稳固,可现在,四相局破了三个,虽然还剩下个玄武局能发挥效果,但力量已经薄弱了很多,各地运势都产生了变化。

这个地方,和粉红岗子,也都是因为四相局力量减弱,才重新出现的。

我心里一堵,这还仅仅是我看到的,就害了这么多人,我没看到的,还有多少?

不管什么地方出事儿,倒霉的还是老百姓。

四相局——到底藏着什么秘密?为了知道那个秘密,引来更多的灾祸,简直是……

现在想来,那几个水管工人出现在这里——难不成,就是因为四相局的影响,他们修理底下工程的时候,发现了这个地宫,所以在上面开凿了那个深井,就是为了进来找宝物的,结果,却命丧于此,还把这地方的落影蝠给惊扰了。

我们又不偏不倚从那个“盗洞”落了下来。

果然,万般皆是命。

江道长答道:“这还是小事儿,四相局真要是出问题,那更大的变故,还在后头。”

我立马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关于四相局的事儿?大变故,又是什么?”

江道长喘了口气,答道:“事关一个大秘密,凭什么白告诉你,不过,给你透露一点也无妨,那个秘密,跟天师府,厌胜门,你们整个风水行,甚至我们摆渡门,全有关系。”

这就跟看了预告片一样,让人跟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了。

我刚要追问,忽然腿肚子开始抽筋,一个没蹲住,手里的落影蝠差点从手里挣脱出去。

江道长早就看着那个落影蝠啪嗒啪嗒心烦了,我也没看清楚她怎么出的手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那个落影蝠跟没电的玩具一样,猛地就落在了缸里,不动弹了。

更可怖的是,这东西一落在了缸上,直接成了一个平面,简直跟缸内部的黄铜,融为一体。

他妈的,难怪工匠要偷偷拿这玩意儿当颜料呢!

江道长瞅着我的手摁在抽筋的腿上,缓缓说道:“女娲捏你的时候睡着了吧?你不是泥人,是沙雕啊!比起关心四相局,你还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的现状,免得一会儿那些落影蝠冲进来了,你就是案板上的羊,刮毛割蛋,听人的便。”

这不是废话吗,我不想出去?

可这个地方潮气很重,特别的冷,我四肢全僵住了,行气也根本恢复不过来,更别说,我已经很久没吃东西喝水,头已经开始发蒙了。

整个人的状态,跟手机一样,剩不下百分之十的电了。

江道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我也知道你指望不上,你把手机的电留好了,等我的腿恢复好,我们摆渡门的人知恩图报,不欠因果,到时候,顺路把你捎出去。”

卧槽,伤筋动骨一百天,等你腿好了,我他娘早饿死了,你最多捎出我一个尸体。

再说了,你也太看得起我这手机的待机时间了。

正这个时候,手机一亮,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五了。

江道长看见,也知道,这百分之五再没了,就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,赶紧主动催我关上。

光一灭,她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腕,呼吸又急促了起来。

而我的肚子,也跟着一起合奏。

这个时候,我格外思念程星河,只要他在,在他身上随手一摸,就挨不了饿。

我一寻思,就说道:“为了不让我冻饿而死,你失去坐骑,你有什么仙丹之类的,要不先给我吃一个顶一顶。”

传说之中,仙人不光标配有“趁脚风”,还有“金丹灵药”,凡人吃了,长饱不饥。

这种民间故事就更多了,什么烂柯奇缘,黄粱一梦,吃了仙人一个谷子,十年都不饿。

据说有个樵夫上山砍柴,因为被财主盘剥,饿得要命,结果上山遇上了神仙,神仙给了他一罐谷子,说你饿了就吃一粒,一辈子不用为粮食发愁了,不过千万不要告诉别人。

果然,吃一粒,三个月不想饭吃,人还精神的不得了。

财主见了奇怪,千方百计才打听出来,说不得了,神仙谷岂是一个土鳖能吃的?于是趁樵夫出去,他把一罐子神仙谷全吃了。

等樵夫回来,就看见财主肚皮爆裂,已经撑死了——而他七窍还不断的往外冒谷子呢。

我不求那么多,把眼前挺过去就行了,本来嘛,又想小驴跑,又想小驴不吃草,也不现实。

呸,真是饿傻了,我才不是驴呢。

江道长的呼吸都凝滞住了:“我是修仙,又没成仙,你拿我当上头的人物了还是怎么着?”

啧,没有趁脚风,也没仙丹。

“你修好几百年,都没成了仙,要不看看自己的努力是不是用错了方向。”

这话触碰到了她的逆鳞,江道长一听大怒:“你放屁!”

接着说道:“也别把你饿死了,这不是有个蝙蝠吗,你摸过来当刺身吃了吧。”

你拿我当山魈了还是怎么着,这玩意儿怎么吃啊?

不过,江道长自己也觉出来了,我要是死了,那这地方没光,她自己吓自己,也够呛能出去,于是就勉强说道:“你,你要是能弄出光来,说不定,能早点出去——你最好,也别死。”

这最后三个字,带了几分恐惧,几分央求。

我心里一动,她现在意志薄弱,问她什么事儿,正是机会。

于是我先从旁敲侧击开始:“说起来,你们厌胜门,是怎么个修仙法?只是跟你一样,长生不老,没别的法术?”

江道长为了分散对黑暗的注意力,也愿意说话:“你以为成为你说的那种金仙,那么容易?几千年的历史,都没出多少。”

“是吗?”我故意说道:“可我听说,有个穿五灵锦的夏家人,貌似是得了正道了——人家是怎么修行的啊?”

江道长一听这话,声音顿时就有了几分提防:“哦,我说呢,合着你跟那个姓夏的小王八蛋勾结,就是为了接近那个人?”

真是奸猾似鬼,这都觉出来了?

我立马说道:“你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,什么勾结……”

可江道长打断了我的话,冷冷的说道:“你要是想活命——离着那个姓夏的,有多远,躲多远。”

她这么大的本事,都要忌讳?

她又补上一句:“那个穿五灵锦的,跟你之前遇上的菜鸡,都不是一码事儿,他已经……总而言之,你跟那个老匹夫沾上关系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我的心顿时揪起来——已经什么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“咣”的一声,外面就是一声巨响,像是从天而降,砸下来了一个很大的东西,我们藏身的大缸顿时被震的嗡嗡作响,共振弄的耳膜都要破了。

接着,就是噼里啪啦的振翅声,显然那个东西,把落影蝠给惊着了。

卧槽,这什么情况?

江道长抓着我的手,也顿时紧了一下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是不是哑巴兰他们找到我们了?

可把耳朵贴在了黄柏木门上,这一声下来,并没有人说话的声音,不是哑巴兰他们。

我心里顿时就有些失望,不过,这一声来的好,木门外面那些又啄又咬的声音也消失了,显然,那动静把那些落影蝠都吓跑了。

我动了心眼儿,就把门缝打开了一点,就着手机微光,就看见了一个黑皴皴的东西,正蹲在了门缝外面,一双露着凶光的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