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47章 手中丹黄

江道长的声音认真了下来:“只怕连上头的主儿,都不怕。”

神?

这个时候,手机彻底没电,黑了下去。

江道长浑身一个寒噤,抓在了我胳膊上:“还有光没有?”

打火机在幻境里面用了,没有了。

我把江道长重新背在了背上,她抓住我的衣领子,这才稍微缓和了一点,接着压低了声音:“放出来这么个玩意儿,你可算是闯了大祸了——有的是麻烦等着你。”

我却满脑子转动了起来,想起了杜大先生和公孙统的话。

他们说,我这一阵子的运气,将会达到人生顶峰,而且,会遇上天大的机缘。

那个所谓的“机缘”,说的难不成,就是这个犼?

而江道长抓住我的手更紧了:“我几百年没为了不相干的人好心过,今天为你破个例,这个东西,你可留不得。”

是啊,潇湘也是龙。

不过——江辰呢?

这东西,好像一把双刃剑,真留在身边,锋锐的同时,自己也有危险。

我一边寻思,一边就在丹炉附近乱摸。

江道长看我没回话,上了火,刚要骂我,忽然就觉察出来了——周围的落影蝠,已经全没动静了。

被这个犼,给镇住了。

而我顺着丹炉附近的废物一摸,还真摸出来了一些丹黄。

这是炼丹的一种材料,作为燃料使用的,据说拳头大的一点,能燃烧月余,十分珍贵。

我就知道——花得起那条“升仙路”价格的,肯定也用得起昂贵的丹黄。

不过手头没火,又不能钻木取火。

江道长也闻到了丹黄的气息,顿时就高兴了起来:“快点!”

只能试试运气了——古代人做事情,井井有条,这里既然有丹黄,有丹炉,那肯定也有点火的东西——触手摸到了一个小袋子,燧石!

一道几百年不曾亮起的光熊熊而起,点在了丹黄上,四周围顿时一片大亮——那个光,不比小型探照灯差。

这一下光线太足,我眼睛一燎,全白了,一时间啥都看不清楚了,半天适应了光线,眯着眼睛就看出来,这地方乱七八糟,果然堆满了以前的老物件,上面全是重重的灰。

再往回一照,那个升仙路上又都是各种奇巧图案了。

落影蝠特别廉价,住惯了的地方,轻易不会挪窝。现如今被犼一吓唬,全回去装死了。

而那个狗,不,犼,还跟个泥塑木雕一样,蹲在刚才那个位置,以额触地,一动不动。

江道长立刻来了精神:“它既然认主,那你让它干什么,它就会干什么,你就别吭声了,让它一直在这呆着——或者……”

江道长更兴奋了:“你给它换个主人,让它从此以后,跟着我,怎么样?”

那个小小的身影跪在那里,怎么看,却怎么可怜。

它在这里,等开封主人,等了几百年。

这几百年,它这种长生不死的生命,是怎么在丹炉里熬过来的?

我一下就想到了潇湘——这种苦寂与等待,让人心疼。

其实应该给它自由。

不过,这种东西毕竟难得一见,真要是给了自由,它会不会成为一个灾祸?

没人能回答,因为这东西实在太少了。

刚想到了这里,忽然周围又是一阵乱响。

接着,就是脚步声。

我闻到了一股子十分腐朽的气息。

“咯吱……咯吱……”

在丹黄的照耀下,我看见远处影影绰绰,来了几个人。

哑巴兰他们?

不对——一看清楚了那些“人”行走的姿势,我就死了心。

那些人行动起来,十分僵硬,关节不会动,才会以那个姿势移动。

那他妈的,是行尸!

江道长搂着我脖子的胳膊顿时更紧了,而我背着江道长也用力了几分,他奶奶的,刚说幸亏这地方没行尸,立马就出来了!

那些行尸身上披挂的,是一些黑色的残余布料,脑袋上,也挂着看不出颜色的布料。

夜行衣?

好了,是炼丹的时候,潜入到这里的飞贼。

死因已经不可考了,反正也是一帮倒霉鬼。

不过,这些飞贼已经看不清原来的肤色,浑身被一种焦赤的毛发缩覆盖,能耐绝对不小。

沾了这地方的日精月华,已经是毛僵了。

毛僵十分棘手——因为它已经超越了白僵黑僵,甚至绿僵,仅次于飞殭。

称得上行尸之中的前三名。

这东西已经不畏惧光了,有两个本事,一个是快,还有一个,就是那一身毛坚固无比,堪称铜皮铁骨,刀枪不入。

叫平时,这东西也不算难对付,可现在我和江道长这种身体状态,遇上了只能直接倒霉!

我立马往后退了一步,抬手要把七星龙泉扫过去,可手已经冻的发僵,根本没有平时的灵敏,一抬手的功夫,几个毛僵猛地加快的速度,疾风一样,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!

我行气耗尽,根本就没法抵抗,整个人就被直接扑倒,眼角余光看到,这东西的指甲有三寸长,弯曲成爪,对着江道长就抓过来了。

我已经来不及打退,尽了最大努力,也只是偏过身子,挡在了江道长前面。

肩膀上一凉——五道利爪直接插入到了我肩膀上,戳穿了!

疼——这是何等的虎落平阳被犬欺!

而江道长眼睁睁的看着我为了她挡了这一下,脸色顿时就变了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……”

我哪儿知道为什么——你就当我条件反射,把你当成江采萍了吧。

血腥气一炸,将周围的几个毛僵全吸引过来了,争先恐后对着我们就扑!

一人一口,我们也得成了骷髅架子!

可这个时候,江道长咬了咬牙,我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的手,但是一瞬间,那些叠罗汉一样的毛僵,忽然猛地被一股子力道全部炸起,稀里哗啦翻到了后面。

太好了,江道长克服恐惧症了!

可没想到,那个力道不偏不倚,把我手里的丹黄也给一起掀翻了,眼前顿时就重新是一片黑暗。

这黑暗突如其来,江道长两只胳膊死死的抓在了我脖子上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了起来:“黑——黑……”

那些毛僵感觉出来,见缝插针,我觉察出了破风声,显然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我立马把江道长压在身下挡住,就觉出后脊梁一阵剧痛,血肉之躯,自然是扛不住了,横不能就这么等死啊……

可这个时候,我一瞬间想起来了刚才那个犼。

按理说,犼是行尸之中的王者,这些东西,当着犼,还敢出来?

不对——是因为犼现在一动不动,它们禁不住血肉的诱惑,想出来碰碰运气!

活人不能让尿憋死,于是,我对着那个犼就喊道:“起来,我收下你了!”

这一声之下,我顿时就觉出,犼所在的那个方向,炸起了一道风雷之势。

趁着这个机会,我找到了丹黄,就重新点了起来。

光一亮,我发现那个犼,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在了我面前,对着那些毛僵,扬起了一张堪称可爱的脸。

可那些毛僵面对着犼,一时间却全僵住了。

跟让人点了穴一样。

接着,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,那个犼,对着毛僵,吹了一口气。

毛僵身上以坚硬著称的毛,竟然直接脱落了下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