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50章

夏明远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,一道风雷之势起,就要炸在夏明远身上,我立马说道:“回来!”

犼的利爪悬在夏明远喉结上一寸的地方,硬生生的停住了,扭头看着我,从夏明远身上下来,蹲在我旁边,又吐出半截舌头。

哑巴兰也看愣了,连忙说道:“这狗瞅着可爱,可够凶的啊!哥,你是不知道,这狗真有点蹊跷。当初,我正在外面找你呢,就是这个狗咬住我裤腿不松开,把上面蕾丝都咬开线了,硬把我拖到了青石板下面,我看这狗挺通人性,回来路上,又一直跟着你,就带回来了。”

说着看着惊魂未定的夏明远撇嘴:“这天阶第一的夏家,竟然连个狗都对付不了,盛名之下其实难副。”

夏明远脸色都变了——他两根指头刚屈起,都没来得及挡在咽喉上,但凡我不开口,他的咽喉现在已经破了。

夏明远也完全没理会哑巴兰的嘲笑,一双眼睛牢牢的钉在了犼身上:“这是传说之中的……”

说着,扑过来就要看看犼的毛。

可犼虽然看似弱小,但一抬头,那眼神不怒自威,夏明远一下僵在了原地,喃喃说道:“真的是犼……想不到,我这辈子能见到这种东西,真是天大的机缘。”

见到就能称得上是天大机缘了,得到,就更别提了。

哑巴兰没弄明白,连忙说道:“这狗很值钱吗?那哥你千万不要让程二傻子知道,免得他偷出去卖了。”

他要真有这个本事,我都为他高兴。

我看向了哑巴兰:“我睡着了之后,这东西就一直在这里守着我?”

哑巴兰立马点头:“没错——哎,哥,这狗也怪,别提多懒了,你睡它也睡,在床底下,也三天三夜没睁眼,这不吃不喝的,我好几次都以为它死了,没想到这么猛……”

“什么狗……”夏明远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哑巴兰:“你们家不是武先生领头羊吗?据说你祖爷爷连麒麟也能生擒?那你怎么一点常识也没有,两耳尖长,有鬣,这是幼犼!”

哑巴兰一听这个字,顿时跟被雷劈了一样,立马看向了犼:“这是……”

犼虽然难得一见,但是名声赫赫,谁不知道?

夏明远又要来拉我:“这东西你在哪儿找到的?你开个价……”

开价,你拿我当冤大头蒙呢!

我把话题转了回来:“赌都打了,你不细说你们夏家祖先的事儿,那就算了,帮我搞几张三清大会的入场券来。”

夏明远一愣,眼神一闪而过,十分微妙——像是想不明白,我怎么会知道那个夏家祖先会出现在那一样。

可夏明远到底还算是说话算数,只好答应了下来,但还是不死心:“那,美人骨……”

我盯着他,冷冷的说道:“你有本事让江辰过来杀了我,只要我不死,我的美人骨,他想都别想。”

一想起江辰,我就回忆起潇湘下跪那一刻。

欺负我的女人。我原谅不了他。

夏明远触到了我的眼神,不由自主就颤了一下,但反应过来,他似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我给镇住。

但他也知道苗头不对了,只好站起来,垂头丧气的要走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我看出来你跟江辰不一样,劝你一句,别引火烧身。”

外头那些夏明远的随从听见,都急了眼,可夏明远立刻拦住,看着我的眼神更怪了,这才告辞走了。

哑巴兰别提多高兴了:“‘只要我不死,美人骨想都别想’,哥你真是越来越帅了,那句话怎么说的——杀伐决断!”

没有美人骨,江辰的龙爪疮就好不了,免得他四处蹦跶,给我添堵。

“唷,真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。”一个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这声音伴随着拐杖一点一点落地的声音,是江采菱来了。

她脸色还是不好看,身上也穿着一身素白睡衣,不过,更衬托的她出尘绝艳。

哑巴兰一看这个凶神来了,嘴角直抽。

她的视线落在了犼身上。

犼这会儿跟泥塑的一样,一动不动的闭目养神,真有点华表上的神韵。

她看着犼,话却是对我说的:“你非要去找他?”

他如果真的是江辰身后的人,我不找他,他也会来找我。

单靠着一个五灵锦,虽然稀罕,可也不能说十成十的把握,他就是幕后黑手,所以,这一次,我想去看看,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江采菱自然不知道里面的事情,只是叹了口气:“找他求长生之术的,实在太多了,可没一个得了好结果,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,想不到,也贪图这种东西。”

长生之术?

我这才想起来,夏明远口口声声,也说什么“有这个念头”,他当我找老夏,也是为了长生之术呢。

比起关心这个……我看向了江采菱:“你要给李茂昌的礼物,准备好了没有?”

江采菱撇着嘴:“你管得倒宽——这么关心,把犼给我去送礼。”

我说她为啥留在这里,感情是无利不起早,为了犼。

这个时候,杜蘅芷来了电话,要带我去三清大会,跟其他家族的人认识认识。

我一寻思,就说最近有点忙,过不去。

杜蘅芷很失望,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被我敷衍过去了。

哑巴兰莫名其妙:“哥,杜天师带着你去,那不是好机会吗?为啥拒绝?”

江采菱冷笑了一声:“你还真是有点傻——你这个哥哥,是厌胜门的门主,而厌胜门跟天师府又是宿敌,以他李北斗这个身份到了地方,那还不是跟上鸿门宴一样,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,他真正想做的事儿,还怎么做?”

没错,所以我才让夏明远帮我找入场请柬——冒用他人的身份去,低调点,查探起来才方便。

哑巴兰不明觉厉,瞅着“凶神”的表情有了点钦佩。

这个江采菱瞅着凶,脑子不慢,她这几百年倒是也没白活,也算一位人精。

而江采菱盯着我,就说道:“我可告诉你,最好别去送死。”

我说你不是巴不得我死,让江采萍伤心吗?

江采菱嗓子一梗,颐指气使的说道:“就是因为这样——你的小命,是我的,要杀,也是我亲手杀。”

哑巴兰一听要撸袖子,被我拽回来了——你打不过。

再说,我就一条小命,多少人盯着呢?你还是上后面排着队,举着爱的号码牌吧。

这会儿白藿香进来了,一看屋里围着这么多人,立马把他们全赶出来了。

对了,在美人骨的事情上,白藿香也没少吃苦。

我问她伤怎么样了,她瞪了我一眼:“比你强。”

话是凶,可她盯着我的伤,眼圈泛红,怕我看到,把我脑袋推到另一侧去了。

其实做惯了医生,别说受伤生病,生离死别应该也是见久了,她怎么还这么心疼?

“伤好了,还要去什么三清大会?”她护理着我肩膀的伤口,装出满不在乎的声音:“你就不能消停点?”

我倒是想消停呢,可消停不起。

“我不想看你拼命了,”白藿香忽然说道:“我最怕生离死别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我答道:“以后——不会总遇上这种事儿的。”

她挺不开心,手头重了不少。

夏明远办事效率倒是挺不错,不长时间,就还真的送来了几张请柬。

那几张请柬到了手,我一瞅上面的几个人名和照片,一下就皱起了眉头来。

那几个人,跟我们几个,差的也太远了点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