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855章 玄阴怪胎

难怪是灾祸级的东西,这么下去,多少人也弄不完这玩意儿。

何有深大声说道:“快把茂昌给喊来……”

可哪儿还来得及,那东西势头别提多急了,又不能砍,又防不住——再拖不了多长时间,这地方的人就都得倒大霉。

我只好把七星龙泉归了鞘,用鞘跟打棒球一样暂时把这东西给打回去:“何老爷子,当年这东西,是怎么灭的?”

“归拢在一起,佛前琉璃火烧的。”何有深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:“当时大家提前准备好了防身的鸡血藤甲,这东西攀附不上去,现如今都是血肉之躯,恐怕……”

佛前琉璃火——我看向了坐在座位上,气定神闲的江采菱。

她拿佛前琉璃火对付过江采萍。

她有。

话刚说到了这里,那两块玄阴胎其中一个机灵,知道我们是不好啃的骨头,转身对着看台就扑过去了。

还有一个要给那一个打掩护,截在了我们身前。

邸老爷子也站了起来,可被邸老太太给拽住了:“你忘了你这一阵干了什么了,还能掺和这个!”

我耳朵一动,邸老爷子干什么了?

不过根本来不及想了,这地方已经一片大乱,而这东西特殊,打不得防不得,我心念一动,看向了金毛。

金毛又在打瞌睡——这东西特别嗜睡,一个错眼不见就着了。

这玄阴胎虽然稀罕,可这也是行尸之中的一种,而金毛,是行尸里的至尊。

眼看着一块玄阴胎扑向了西派一行人身前,大脑门脸色顿时就变了,抬起手要拦,可哪儿拦得住,江景倒是幸灾乐祸:“这玄阴胎也算有点眼力,知道哪里人多势众,可以吃个饱。”

西派出事儿,可对不住杜大先生。

可我已经过不去了,立马大声说道:“金毛!”

我这么一张嘴,金毛合着的眼睛瞬间睁开,登时精光四射,我大声说道:“把这玩意儿给搞定!”

这一下,何有深顿时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这狗……”

毕竟是犼,九成九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,更别说我们已经把金毛作为犼的特征给掩盖住了,何老爷子一眼都没认出来。

江景几乎笑了起来:“养一条土狗,以为是哮天犬呢……”

而金毛往前一扑,只“呜”了一声,已经趴到了大脑门肚子上的玄阴胎,冷不丁就从大脑门身上给滑了下来。

大脑门一身汗毛都给炸了,眼瞅着这个玄阴胎自己滑下去,一下也傻了眼。

不光那一块,我们面前这一块,也跟没电一样,坠落在地上不动了。

玄阴胎不动的时候,就像是一块肉,然而血污满身油亮亮,也没人敢打这种“肉”的主意,反而偶尔会被人误认为传说之中的“太岁”,都知道“太岁头上动土”是凶险的意思,倒算是起了个示警的作用。

何有深盯着那个玄阴胎,眼神更不可思议了:“这个狗,能镇住玄阴胎?”

在场的人这才反应过来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,又看着金毛:“那个狗什么来历?”

“好像不是普通的狗!”

“狗是不一般,可是……”有人看向了我:“用得了这种狗的人,更不一般。”

“这个朱英俊,名不见经传。哪儿来这么厉害的狗?”

金毛立了功,立马抬头瞅着我,吐出半截子舌头。

这个意思我也看得出来——邀功请赏。

可是……它要什么?

我想起来了,之前在地宫里面,它吃了毛僵的喉头肉,难不成……它还想吃玄阴胎?

于是我就试探着说道:“想吃就吃吧。”

金毛得令,立马扑过来,跟上次一样,只吃了小小一口。

而玄阴胎跟贝类一样的肉皮子边缘,虽然在剧烈颤抖,却一动都不敢动。

一瞬间,一小块肉下毒,那玄阴胎顿时委顿在地,不动弹了,发出了一股子极其难闻的恶臭。

煞气泄了,这东西,算是第二次“死”了。

我倒是看出来,金毛的毛被风一吹,似乎隐隐约约,金色的毛又多了几分。

吃的越多,就越容易变成一个真正的金毛?

江采菱立马给我使了个眼色,我会意,大声说道:“敢问谁有佛前琉璃火?”

“对,”何有深虽然对金毛的能力大吃一惊,但还是反应了过来,大声说道:“这东西,得斩草除根,烧了绝后患。”

这东西稀罕,哪儿是人人都有的。

“哎,真拿你们没办法。”果然,江采菱款款的站了起来:“回头你们跟李茂昌说——我江采菱来还人情了。”

说着,纤纤细指一捻,只见那两坨子烂肉,瞬间就滋起了一团子的琉璃火,也怪——那么臭的东西,被琉璃火一烧,反而只发散出了一股子淡淡的檀香气,很快就燃烧殆尽,化成了两团飞灰,早春的风一拂,也就不见了。

她到了我身边,低声说道:“算你有点眼力。”

礼你也送完了,不用惦记金毛了。

这下子,在场的人才惊魂甫定,全看向了我,冷不丁爆发出了一阵掌声:“这个朱家小哥虽然名不见经传,可这次临危不乱,立了大功了!”

“没错,要不是这个朱家小哥,我们全倒霉了!”

“这个不着急。”可没想到,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:“秦天师,群英荟上的白僵,是怎么变成玄阴胎的?”

原来金毛狮王姓秦,她才刚回过神来,脸色也青一阵白一阵的:“这个嘛——”

“这还用说”,何有深冷冷的说道:“肯定是有人,在棺材里动了手脚了。”

没错。

我看向了那散落一地的棺材碎片。

有人跟天师府有仇?

这胆子也太大了吧?

“敢在咱们的好日子三清盛会上闹事儿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金毛狮王马后炮似得,立刻说道:“快来人,给我查清楚了——这个棺材,几个人倒过手?”

“是啊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”

不少天师聚拢过来查看,我这就看见,棺材板下面,压着一封信。

有一个眼快的也看见了,拿在了手里,就打开了,结果一瞅上面的字,脸顿时就白了。

金毛狮王更着急了:“谁让你先看的!”

那个人赶紧道歉,金毛狮王瞪他一眼:“上面写什么了,你倒是说呀!”

那个人咽了一下口水,把信转过来,我看清了上面的字,顿时就傻了眼。

“恭贺天师府三清盛会,弊门特献礼一份助兴,厌胜门李北斗敬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