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58章 水下黑袋

我后脑勺顿时就是一凉,什么情况。

回过头去,对上了金麟眼那一双大金鱼眼。

他斜勾着嘴角,说道:“刚才这位朱英俊,可立了大功,大家都看出来,生擒玄阴胎,身手了得,这种武先生,不参加群英荟,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?”

我一下就明白他打什么主意了。

他一早就怀疑我,所以,想把我安排进赛事之中,这样,等于禁锢住了我的行动范围,好进一步抓我的小辫子。

何有深也询问似得看了我一眼。

而场下早有人大声说道:“那当然好了!这种人才,正应该在群英荟上大放异彩,年纪轻轻的,别那么低调嘛!”

“就是,不能埋没了!”

李茂昌温和的看着我,点了点头:“好主意。”

他也愿意……

而李茂昌在我身边,压低了声音:“你就当帮我这个忙,一起把那个黑手给抓住。”

帮忙……我简直有点受宠若惊,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物,对我一个小杂毛,都能尊重到这个程度。

他是爱才,还是……

我想跟他借一步说话。

可是……我知道自己的脸,已经开始飞快的消肿了,再不去找白藿香补脸,现在就得现出原形。

拖延不得了——他们说的也没错,这正好是找那个黑手的机会,他一计不成,肯定还会在群英荟上动手脚,到时候,抓个现行就太好了。

杜蘅芷不经意也往这边看了过来。

我故意把身体往何有深后面一挡,点了点头。

“太好了!”

我看着李茂昌,既然他还会给得奖的颁奖,那就还有问清楚的机会。

金麟眼嘴边露出个阴险的笑容,还想说话,我赶紧把胳膊抽了出来:“不好意思,人有三急……”

我已经看见了,白藿香已经着急的先往小门外面等着我去了。

下了台,还真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行注目礼,可算感觉到了明星的待遇了,而胖堂姐扯着嗓子就嚷:“那是我堂弟,朱英俊!有了他,没准下一个进十二天阶的,就是我们朱家了……”

不好意思,可能得让你失望了。

我暗暗加快了步伐,余光扫了一下墙上的挂钟,还有几分钟,我这脸就得原形毕露了。

没成想,越忙越有事儿,又一个人拉住了我胳膊:“朱先生。”

我回头一瞅,大脑门。

你说你来添什么乱?

大脑门盯着七星龙泉,却露出了一脸怀疑:“刚才就想问问您——您这把法器,是从哪儿来的?”

我这才想起来——卧槽,西派的人,在我杀麒麟白的时候,见我用过七星龙泉!

桂爷也靠过来:“不是冒犯阁下……我们西派的小先生,也有一把一模一样的法器,就连剑鞘上的北斗七星图案,也是一模一样。”

我嗓子一梗,脑子转的飞快:“啊,你们的小先生……”

说不知道,那就太生硬了,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儿。

于是我直接说道:“我——我就是听说了西派小先生的法器,所以,所以特地找了能工巧匠,给我山寨了一个,背出去有面子,见笑见笑。”

他们一听,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,又看向了我:“可是,刚才看着您这山寨品的威力,不比真品差,不知道……”

我不住的看着墙上的表——离着蜇皮子虫失效可越来越近了,又不能挣脱开他们跑,只好说道:“那可不是吗,我找了出名的猢狲顾给我做的。”

顾瘸子当初还没退休的时候,是个能工巧匠,外号猢狲顾,后来隐退了,只修不做,才开始自称顾瘸子。

可谁知道,江景又过来插嘴:“可我听说,顾瘸子现在已经不做东西了……你这个七星龙泉,该不会是从李北斗那偷来的吧……”

说着,江景恍然大悟:“你小子,是不是跟李北斗有关系?”

你他娘有完没完啊!我这脸绷不住了!

江采菱看出来了,立刻插在里面:“管你们什么事儿?”

可来不及了,这话一出口,其他的人也全看过来了。

完了……

没想到,这时一个少年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顾爷爷跟这个朱哥哥家里有姻亲,破例做一个也没什么,我那天看见了羡慕,顾爷爷疼我,还说过一阵,也给我做一个呢。”

李天罡?

天师府的嫡子亲自作证,他们才不吭声了。

而李天罡暗暗跟我挤了挤眼,示意我赶紧走,他给我挡着。

我心里一阵感动,看向了台子上不动声色的李茂昌。

他在帮我。

也来不及道谢了,我趁机挤出人群,就找到了等急了的白藿香。

白藿香跟梅超风一样,一把抓住了我的脸,把我塞进了一个小隔间里。

关门的一瞬间,我就感觉出来,自己的鼻子重新高挺,眼睛也重新变大——蜇皮子彻底失效了。

卧槽,好险!

一口气喘出来,刚放松了下来,脸上重新又是一阵剧痛:“疼疼疼……”

白藿香一边弄我的脸,一边恶狠狠的说道:“疼要紧,还是露馅,把杜蘅芷他们都连累了要紧?”

我回过神来:“你不是挺讨厌杜蘅芷……”

脸上又是一疼:“我是讨厌她,可,可西派的那些人有点可怜。”

我却明白,她一向嘴硬心软:“你放心吧——那个黑手,我亲自抓。”

“我放哪门子的心。”白藿香低声说道:“我只是,看她那么信得过你,有点……”

“有点惺惺相惜。”程星河的声音从门口响了起来:“正气水跟她是臭气相投。”

一把银针凌厉的从门缝撒出去,程星河惨叫了一声,听不出是装的还是真的。

哑巴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哥,杜天师真讲义气——咱们蒙她,我都有点于心不忍。”

于心不忍,就更不能看着西派打脸了。

“有人来了……”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见苏寻低声说了这么一句:“那个金麟眼,还有江景。”

白藿香的手顿时就紧了:“不好,现在……”

现在脸还没补完呢!

要是被他们给看见……

果然,金麟眼在门口大声说道:“我有点事儿,想跟朱先生说一说。”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他听得见,就在这说吧。”

“你放屁、”江景立马说道:“面谈都不懂?你们算什么东西,连马先生都不放在眼里?”

说着,听动静就要拆门。

我的心剧烈的跳了起来,白藿香的手却还是稳稳当当的。

这心理素质。

外面哄的一声响,程星河他们自然是拦着,可金麟眼和江景都不是善茬,门“咣”的一声就裂开了、

坏了……

而这一瞬间,白藿香飞快的把我转过去,一把抱住了我,装出跟我亲嘴的样子来!

江景一见,声音一下梗住了:“白医生……”

金麟眼咳嗽了一声,白藿香这才转过脸,冷冷的说道:“没见过谈恋爱的?”

我的脸,已经恢复成朱英俊的模样了。

金麟眼十分失望,瞪了江景一眼,掉头走了。

江景浑身都颤了起来:“李北斗也就算了——白医生,你有什么想不开的,这个……什么朱,我哪里比不上他!”

程星河幸灾乐祸:“别想太多,这都是命。”

白藿香脸绯红绯红的,但还是狡黠的跟我眨了眨眼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有一个老头儿跑了过来:“藿香啊,我找你半天,你在这呢,快跟我来……”

这就是白藿香那个长辈?

白藿香看了我一眼,低声说道:“两小时之内,我一定回来,你——万事小心。”

我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,这个危机,暂时算是躲过去了——就盼着,剩下这两个小时,别出现什么变故。

“当”,远处又是锣响,哑巴兰立刻说道:“哥,好像武先生第二场,开始了。”

妈的,这么快?

我只好跟着就过去了。

大批人马,都围在一个池塘周边。

那个池塘挺大,应该也挺深,一眼看不到底,周边光秃秃的,寸草不生,一看就不吉利。

原来,这一场的比试,是要下这个池塘捞一件东西。

得,考验完了行尸,现在该考验水鬼了。

我盯着那一片池塘,就看出了里面深深浅浅,交错着一些青气。

水底下好像不光是水鬼,还有其他的东西。

有人立刻就问:“捞什么东西?”

金毛狮王指着告示板:“你不会看啊!”

告示板上写着,“口中探物”。

啥玩意儿的口中啊?

哑巴兰也是武先生,他跟我挤了挤眼,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跟我一起下去。

“当”又是一声锣响。

已经有人先一步下去了——小尖嘴他爷爷。

得咧,我也看看,这一场里,谁会露出马脚。

一头扎进去,浑身冰凉,我就看见,水里影影绰绰,漂浮着一些黑色的东西。

好像许多黑塑料袋一样。

堂堂天师府,这么不注重环保,怎么水里还有垃圾?

这个时候,小尖嘴他爷爷先一步游过去,经过了一个黑塑料袋旁边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黑塑料袋里,忽然伸出了一截子白生生的东西,直接把小尖嘴他爷爷给抓住了。

我头皮顿时就麻了——这黑塑料袋,是活的?

那分明——是一个女人的白手,指甲上,还有一些艳丽的色彩呢!

我没见过这种东西,这啥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