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59章 怪语梁家

小尖嘴他爷爷也不是什么善茬,一抬手,那东西就飞出去了老远。

除了我,其他的武先生也没注意到这件黑塑料袋,而是跟剑鱼一样,争先恐后奔着水底下泅过去了——大家立功心切,有的想抓住黑手,有的奔着大奖。

人多一撞,哑巴兰也没踪迹了——以他的性格,估计把别人认错成我,跟着别人游远了。

眼瞅着小尖嘴的爷爷这么厉害,我也不用担心,就也奔着水底游。

可这一瞬,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。

小尖嘴他爷爷看什么呢,怎么不动了?

这地方光线并不充足,我只隐隐约约看到,胖老头儿似乎停在那里,在观察什么。

大家不是鲛人,在水底停留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,啥事儿把他耽误住了。

我当时还觉得自己好奇心有点过剩,后来才知道,这点好奇心,倒是起了大作用。

于是我奔着那个位置就游过去了,这一过去不要紧,只见小尖嘴爷爷不是不走,而是整个人僵住了,大团大团的水泡,就从他口鼻位置浮动了出来。

我的心当时就是一沉,这他娘什么情况,他让人点穴了?

这就太危险了,我连忙抓住了胖老头儿,想让他反应过来,结果一瞅,他面前,不知道什么时候,积了好几个黑塑料袋。

那些白手跟寄居蟹一样从黑塑料袋里伸出来,揪住了胖老头儿的前胸。

我凝气上目一看,脑壳就炸了——这些白手,竟然在吸胖老头儿的阳气!

阳气从胖老头儿身上,渡到了白手上,那些白手,就愈发的白嫩丰润!

卧槽,我还以为这里的考验最多是水鬼,这他娘的又是什么鬼?

放着不管,胖老头儿控制不了呼吸,一准就要淹死!

我立马冲过去,一脚踹在了那一串黑塑料袋上,水波卷起,好几个黑塑料袋直接被我踹出去了个跟头,咕噜噜就滚远了。

但这一脚出去,我顿时咬住了牙关——疼!

好像数不清的金针,全扎入到了我腿上一样!

果然——两个特别肥大的黑塑料袋,跟水蛭一样,死死的缠在了我腿上。

这一瞬间,我半边身子都给麻了,只觉得浑身行气,跟碰上了吸尘器一样,大团大团往外流失!

妈的,我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,救不了胖老头,反而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!

于是我一只手抓住胖老头儿,另一只脚运上了水天王的神气,对着那些东西就蹬了出去。

这可是神气,不管什么妖魔鬼怪,总会有所忌惮的,一旦被我震开就好办了。

可没想到,这些黑塑料袋跟我以前遇上的东西都不一样,竟然连神气都不畏惧!

我浑身汗毛一炸,难不成——不怕神气,这些东西也是吃香火的?

这个时候,我身边的胖老头儿身体一偏,显然缺氧过度,已经支撑不住了。

必须得速战速决。

我立马抽出在水里舍不得用的七星龙泉,对着那一串黑塑料袋就砍过去了。

淬过无极尸的血,七星龙泉在水里也一样是锋芒毕露,一瞬间,十来个黑塑料袋直接被我一分为二,滚的到处都是。

好机会,赶紧跑,我抱着胖老头儿就要踩水离开,可没想到,那些塑料袋被剖开之后,里面的白手跟自救似得,忽然就抱团,相互纠缠在了一起。

这一纠缠,数不清的黑塑料袋,跟孔明灯一样冉冉从水底升起,一下把我们都给围住了。

卧槽,十来个都这么棘手,这个数量,不得把我们活活困死在这里?

我只好把七星龙泉横扫过去,想突围,可黑塑料袋越来越多,俨然要密集成一个水下龙卷风了!

这东西危险性这么大——难不成,也是那个幕后黑手安排在这里的?

七星龙泉是能扫翻一片,但是这东西越来越多,很快就会有后面的游上来堵住,根本出不去!

我这一阵子运动的激烈,又被黑塑料袋袭击过,腿上越来越麻了,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
难不成,这刚一下水,就……

没成想,就在这个时候,“哗啦”一阵波动,一个巨物不知道从哪里横空出世,从外侧,直接砸在了包围圈上,打破出一个缺口!

石头?

可我根本来不及研究了,奔着这个缺口就冲了出来。

那些黑塑料袋要追,我拼命踩水,想拖着胖老头儿上水面,可是我被塑料袋“咬”过的的腿越来越沉,行气也损耗了不少,根本没平时的速度,更别说,还带着个人呢!

还有……我一咬牙,抓水鬼的事儿上,只要你没拿到东西,就先浮出水面,那就跟你中途离开考场一样,算你弃权。

弃权就弃权吧,我只怕,这个情况,连弃权都撑不到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又有一个东西,抓住了我被咬的麻木的那条腿。

我心里一突,他奶奶的,那些黑塑料袋又追上来了?

可一低头,却看见了一个十分瘦小矫健的身影。

约略,是个人形,可一身青气,并不是人。

对了,这水面下,青气有好几种。

又是什么催命鬼?

可我还没来得及用七星龙泉把它劈了,就注意到,这个东西带着蹼的手,跟我指向了一个方向。

像是,要我跟着它走。

这可奇怪了,什么情况?

不过,眼瞅着黑塑料袋要卷土重来,我也来不及回到水面,怎么死都是死,还不如跟着这个东西过去看看。

于是我一使劲儿,跟着那个东西就过去了。

那东西十分瘦小,可在水里又十分轻盈,尤其,它有一头十分飘逸的长发。

这个是……

脑子里刚有了一些模糊的印象,忽然就觉得这地方水流不对。

有点像是抽水马桶,带着一股子很怪的旋涡!

我跟胖老头儿一下就被卷了进去,天旋地转之中,我看到那些乌云压顶一样的黑塑料袋,似乎对这个区域十分忌惮,并没有敢跟上来。

等回过神,我只觉得自己被冲到了一个地方。

水迅速消退,上岸了?

不对……

身下触感,这地方像是一个有空气的洞穴,我还在水底下。

卧槽,这哪儿啊?

睁开眼睛,这才看见,眼前微微有些绿光——这个洞穴里面,有一些天然的萤石,散发出了极为黯淡的光线。

而我面前,蹲着一个瘦小的身影,蜷缩着一双长蹼的手。

就是这个东西救了我!

这东西看我睁眼,别提多高兴了,对着我呲牙咧嘴,露出了满口尖牙。

我仔细一端详这个东西。一下就傻了眼了。

这不一个水猴子吗?

奇怪,水猴子怎么会救我?难不成……是李茂昌暗中安排的?

李茂昌真是够牛逼的,连这种不通人性的玩意儿都能指挥。

结果我身边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她说,跟你好久不见,没想到在这里重逢了。”

这声音吓我一跳,转头一瞅,哦,原来是胖老头儿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您没事儿?”

胖老头儿盘腿卧脚的坐在我身边,正在调整行气:“朱英俊是吧?我梁大照谢谢你了,梁家记你朱家这个人情。”

原来胖老头儿姓梁——姓梁?

我还想起来了,一瞅胖老头儿的耳朵,果然如此!

他的耳朵跟电视里的精灵一样,又细又长,尖尖的冲上。

“您是鬼语梁家?”

胖老头儿颇为自傲的点了点头,露出了一副“你还算见过点世面”的表情。

我连忙说道:“可真算得上是久仰大名了,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。”

这话,并不完全是客套。

这鬼语梁,在武先生行当之内,那可是大大的出名。

以前老头儿带着我跑买卖,有时就会遇上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,那些东西偶尔就会发出很恐怖的声音,如泣如诉的,像是在申辩什么。

我老缠磨着老头儿,跟我讲讲那些东西到底都在说啥?

老头儿不耐烦的说我哪儿知道,你要问,问人家鬼语梁去。

他们家的人,是武先生行当之中十分出名的,据说他们家的人,天生会听异物说话。

据说梁家的人做买卖,到了主家,根本不用问主家出什么事儿,上去就是干——甚至一些细枝末节,比如家里被邪祟打翻了几个花瓶,横梁上掉下了什么怪东西,都说的清清楚楚。

主家都不明觉厉,说这武先生有文先生的能耐,未卜先知啊!

其实,梁家的人一到了宅子外面,早听附近的孤魂野鬼说清楚里面的事儿了。

所以得了一个外号,叫鬼语梁。

鬼语梁以自家本事自得,听了这话,自然很受用,也就对我摆了摆手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你们这一辈,倒是比我年轻的时候还强。”

难怪听得懂水猴子的话呢,不过我还想起来了,他刚才说,这水猴子,说跟我久别重逢?

我这还是第一次来天师府的总部,怎么个“久别重逢”法?

这水猴子是老眼昏花,认错人了还是怎么着?

结果一细瞅那个水猴子,我这才恍然大悟——难怪呢,闹半天是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