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61章 一张贼脸

妈的,凶手在这呢,终于舍得现身了!

一瞅那只手我就兴奋了起来,好哇,给老子栽赃嫁祸是不是,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,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于是我一只手引了老四的行气,对着那人的手就抓了过去。

老四的行气凶狠霸道,这一下出去,直接把水波搅动出了数不清的气泡,碍事的石头角都被我崩掉了不少。

鬼语梁一见这个动静,也镇住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,像是疑惑,我小小年纪,怎么修出这么厉害的行气。

那只手被我一抓,只能放开,鬼语梁趁机就把脚提了出来,抓着尸首,在上面看着我们,做出个让我小心的手势。

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小心是不可能了,只能全力以赴。

而那只手被我一抓,直接扯带出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潜藏在了石头缝里,一露出了头脸,我倒是一愣——这货跟古装剧里的夜行侠一样,竟然还把脸给蒙上了。

摆明了是心虚。

而这个人身材颀长,水下波纹一动,能看出一身结实流畅的肌肉线条,抓着手也能感觉出来,年纪应该跟我差不多,还很年轻。

好像也是个高手。

好,我就看看,黑面巾下面,蒙着怎么样一张贼脸。

这么想着,我一只手用劲儿把他往我的位置上一拽,另一只手凌厉的对着他的面巾就抓了下去。

可没想到,这个人本事比我不小,竟然反扣住了我右手脉门,直接把我过肩翻了过去。

这个人比我更熟悉水性,这一下猝不及防,我只觉得天地一阵翻转,身体重重就要撞在石头尖上!

卧槽,我当机立断,立刻撤手顶在石头上一撑,躲过了石头的锋芒,可饶是这样,后脑壳还是被石头结结实实蹭了一下子,一阵血花从水里扩散了出来,伤口沙沙的就是一阵钝痛。

水猴子倒是看得着急,但是,搭不上手。

他妈的,好快的手!

而趁着这个机会,那个蒙着黑面巾的对着鬼语梁就抓了过去——鬼语梁其实已经踩水上去了,可见我吃亏,撒手扔下了那具尸首,就要来救我。

这老派人都讲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,他之前才受了我的人情,绝不可能丢下我不管。

我心里顿时就沉了下来——鬼语梁年轻的时候什么样咱不知道,但是刚才也能看出来,他现在的身体素质,绝对不是这个黑面巾的对手,来了,也是送死!

而那个黑面巾五根指头一屈,对着鬼语梁的脖子,就抓过去了。

这一个劲头——我一下就愣住了,他妈的,真的是诛邪手?

他怎么也会,难不成,这个人,是摆渡门的?

鬼语梁也没想到,可他已经把全力放在下冲的劲头上,根本没有余地后撤,脖子一下就被那个黑面巾给卡住了,脸色立马紫涨了起来。

我迅速蹬在了石头上,借力往上冲——我倒是要看看,你这个诛邪手有几层。

七星龙泉出鞘,对着他的手就削了出去。

“铮”的一下,七星龙泉被格住了。

这个人,竟然也有一把十分锋锐的法器,不比七星龙泉差。

好家伙,有备而来啊!

不过,被我这么一削,他松开了手,鬼语梁脸色虽然极差,但是一口气硬是没泄出来,好歹算是逃了出去。

而黑面巾回头瞅着我,手底下劲头下的更大。

这个时候,在萤石的光线下,我不经意的看出来——他的法器上,竟然也有北斗七星的图案。

我心里的火更是蹭的一下就拱了起来,你这做戏做的够全套的,连七星龙泉都给山寨上了,生怕别人认不出是我?

既然如此,更应该把你的真面目给揭发出来了!

我一只手运足行气顶住,眼角余光就发现,鬼语梁正在看别处,表情扭曲——显然受到了很强烈的刺激,在惊惧。

我不自觉也跟着他视线一看,后心顿时就给麻了。

只见水底下,漂浮着好几具尸体,都是下来参赛的武先生!

每一个武先生,脖子上隐隐约约,都带着些深深的指痕。

我的心一下就揪了起来,哑巴兰呢?哑巴兰出事儿没有?

两个旗鼓相当的人过招的时候,最忌讳的,就是分心。

我这么一分心,黑面巾立刻就抓住了机会,那柄山寨的七星龙泉,对着我就压了下来。

我来了脾气,蓄足了老四的行气,“当”的一下,就对着他驳了过去。

老四的行气霸道,加上七星龙泉的锋芒,这一下,“咔嚓”一声,那个山寨的七星龙泉,立刻断开,飞出去了老远。

黑面巾显然也没想到,但立刻就把半截子断剑收了回去。

我能容你收?

我立马右手去扫他空门,虚晃一招,左手却一把抓在了他的面巾上,死死一扯。

掉下来了!

我他妈的就看看,是哪个乌龟王八蛋……

结果视线落在了他脸上,我顿时就僵住了。

萤石的光虽然黯淡,但是清清楚楚照出来——黑面巾下面,竟然是我自己的脸。

李北斗的脸!

这个“李北斗”嘴角一勾,露出了一个我自己从没露出过的邪气笑容,眼里一闪而过的,是一抹奸狡。

而这张脸,已经被鬼语梁看到了。

都知道我会诛邪手了——这个鬼语梁,一定也知道,我长什么样子!

果然,鬼语梁的视线从那些浮尸上收回来,顿时瞪大了眼睛,满眼,全是仇恨,恨不得现在就下手把那个“李北斗”给弄死!

可这个时候,鬼语梁表情微微一变,显然他的氧气已经不够了,更糟糕的是,不少人影,奔着这头过来了。

是天师府来增援的!

鬼语梁见状,立刻跟我打了个手势,让我赶紧走,他把救兵搬来。

这个假冒的我,自然目送着鬼语梁离开了,他当然不会阻拦——鬼语梁,是一个最好的人证。

那些增援的人影见到了鬼语梁的手势,奔着这边就游过来了,全看到了“李北斗”的脸,不约而同,露出了“果然是你”的表情。

我盯着那张惟妙惟肖的脸,心一点一点沉下去。

看来,会用蜇皮子给人改头换面的,不止白藿香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