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62章 一个石雕

不过,也好。

把这货抓住,那蜇皮子效用两个小时之内就过去了。

一旦过去,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,那就能洗刷我的冤屈了。

于是我一只手奔着他抓了过去——得活捉。

我得知道,到底是谁对我这么大仇,背后又是谁指使的。

不过——蜇皮子改头换面,是鬼医才有的绝活。

江辰身边,就有一个鬼医。

又是他?

我把杂念压下去,老四行气出手,锋锐无比的对着他脖子就过去了。

可那个假冒的我一见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他的脸,表情更自得了,对我一笑,忽然猛地把身体压了下去。

我抓了一个空。

想跑?妈的,要是让他跑了,那我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!

于是我对着他就追过去了。

不光是我,来增援的那些天师自然也跟了过来,其中有几个是武先生之中的名家,还对我挑起了大拇指,像是对我的骁勇赞赏有加。

其他天师也都点头,做了个“前途无量”的手势。

我岂止是骁勇,我都要狗急跳墙了。

而他们又看向了身后一个人,满是鄙夷。

我跟着他们的眼神一看,心顿时就揪住了。

是大脑门。

大脑门刚才还在前面信誓旦旦,替李北斗担保,说他今天绝对没有来,谁知道现在就亲眼看见……

大脑门僵在原地,脸色别提多难看了,咬紧了牙,奔着下面就冲过来了,看意思,要亲手抓住“我”,给西派挽回颜面。

他大爷的,杜蘅芷要是知道……

我也用足了力气,绝对不能让那个王八蛋跑了。

这地方有个洞穴,那个“我”往下一沉,就要钻进去。

大脑门奔着那个洞穴就扎了下去,犹如一根离弦利箭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洞穴忽然飘出了很多的东西。

我一看清楚了,后心一凉,立马把大脑门的腿给抓住了往回拖。

大脑门吃了一惊,回头就瞅着我,要把脚给踢蹬出来——瞅着那个凶神恶煞的表情,要是能说话,早就破口大骂了。

他可能是误会了,以为我拽他,不过是想去抢一个头功,可我是看清楚了,飘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的,正是那些黑塑料袋。

我立马就指向了那些黑塑料袋,可大脑门不知道,一边踢蹬我,一边伸手要把那些碍事的黑塑料袋给拨开。

大脑门正在“被背叛”的气头上,简直浑身是火,劲头别提多大了,这一冲,我都没拉住。

而他的手刚伸到了黑塑料袋附近,一只白手先一步伸出来,死死的抓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一瞬间,大脑门的手就僵住——麻了!

其他的武先生看见,都愣住了——他们虽然是天师府的人,但没人见过这种东西。

幸亏我之前长了心眼儿,之前水猴子给我找了长着半阳草的石头,被我装了点小的带在了身上,一手一块,就打在了那个盘住大脑门的黑塑料袋上。

那黑塑料袋挨了一下,跟被电了一样,瞬间就退开了。

而其他的黑塑料袋,跟乌云压境一样,呼啦啦就上来了。

不少武先生一碰,才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,顿时就慌了。

我立马给那些武先生打手势,让他们去找这附近种着的半阳草,接着,就把大脑门给抓住,奔一个身强力壮的武先生名家手里推了过去——大脑门受伤了,在这里太危险了,得赶紧把他弄上去。

大脑门惊魂未定,这才回过神来,很真挚的跟我点头致谢,打了个手势,意思是来日西派记我这个人情。

我摆了摆手,一阵眩晕。

气不够了。

不少人就打手势,让我也赶紧跟他们一起走,找个气孔透透气再说。

可我放开了大脑门,转身对着那个洞穴,逆着黑塑料袋,就冲过去了。

这次要是让那个王八蛋跑了,就有大麻烦了。

那些武先生一瞅,顿时都傻了眼,但是他们找到的半阳草不多,自顾不暇,更顾不上我,只能眼睁睁看我沉了下去。

水猴子给我涂抹的半阳草不少,我包在了衣服里一些,所以黑塑料袋不敢跟我缠磨,被我打开了一个缺口之后,我就冲了下去。

气是不够了,但是那个人,也是肉眼凡胎。

而那个人分明也耗光了自己的气,我不信他潜下去是去自杀的,这地方,八成也有气孔。

下面一片漆黑,我把萤石攥住,免得我明敌暗,这个时候,一只手就牵住了我。

冷冰冰,有蹼。

水猴子。

它拉着我,就往一个地方引。

太好了,它说不定知道那个山寨我的位置。

跟着它往里泅,气越来越少,不光眩晕,已经开始耳鸣了。

淹死一个人,用不了多长时间,再找不到气孔,我恐怕就真的得……

就在我眼前一阵发黑的时候,忽然觉出自己从水面里钻了出来,潮湿的空气恰如其分的灌进了肺里,我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,耳鸣才缓缓消失。

这里又是一个洞,类似于一口井,井壁洞洞相连,不管怎么样,先活下来了。

墙壁上,也有一些萤石。

那个人,就在这附近?

水猴子在一边给我拍背,一边四下里谨慎的看了起来。

视线所及,是没什么人,不过——影影绰绰,这个洞里,潜伏着一个很巨大的东西。

石头?

形状不自然啊。

头上有尖角,身体一裹圆,打眼一看,很像是一个卧牛的形状。

石雕?

我奔着那个东西走近了几步——那个假冒我的,会不会就躲在大卧牛石雕后面?

可谁知道,刚走没几步,水猴子忽然就抓住了我,死死的往后拖我,并且叽叽喳喳叫唤了起来——模样别提多惊恐了,跟上次带着它去水夜叉老巢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这地方,有危险?

难不成,那个王八蛋躲后面呢?

我一下就把七星龙泉握紧了,而这个时候,那个庞然大物,忽然冷不丁的动了一下。

我顿时就愣住了——那个玩意儿,是活的?

就在这个时候,我猛地举起了七星龙泉,对着头顶就架了过去。

果然,才刚一抬手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破风,对着我脑袋就下来了,一股子锋芒,正跟七星龙泉格在了一起。

那人用的,不知道是什么,很硬。

一个声音带着几分欣赏响了起来:“没想到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,连这一下都挡得住。”

是那个冒充我的人!

其实,他还真是谬赞了。

刚才,他藏在洞顶的缝隙里,我根本就没觉察出来。

这一下,角度刁钻,攻其不备,又狠又准,本来应该一击致命,把我脑袋削下来的。

可是,我经过这里的时候,忽然就觉出头顶落下了什么东西——像是一些石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