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865章 麻袋之中

哑巴兰顿时十分后悔,可我们俩带着个人,稍微一动,就逃不过鬼语梁的耳朵。

这下坏了菜了,那几个全是高阶,一起动手的话,我们俩多半要束手就擒。

更别说,鬼语梁刚才看见我的脸,眼瞅着孙子也是“我”害死的,跟我仇深似海,非得要跟我拼命不可。

金毛狮王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这个地方也有人敢闯?你们几个过去看看。”

说也奇怪,这金毛狮王不见得多大本事,怎么连金麟眼和鬼语梁这种老资格都能指挥。

而金麟眼鬼语梁也真的领命,对着我们这边就过来了。

不行,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可周围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——我一眼看见回廊下面有个假山,洞里隐隐约约藏着几分阴气,顿时就高兴了起来——能藏匿阴气的,肯定很深,三个人应该没问题。

我立马跟哑巴兰使眼色,先把山寨我塞进去,哑巴兰第二,我第三。

不过那地方十分狭小,我们要再胖一点,进都进不去,到了我这,我的腿无论如何也收不进去了,只能死死贴在岩石缝隙边上,但愿他们看不出来。

一阵脚步声从回廊上响了起来,鬼语梁的声音嘀咕着:“就在这附近。”

金麟眼奔着西边追了过去,而鬼语梁则停在原地四下里看了看。

终于——他从回廊上下来,脚步凝滞了一下。

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,他的脚步凝滞,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了!

可这个时候,金麟眼从后面过来,问道:“老梁,看见什么没有?”

鬼语梁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可能是听错了,走吧。”

金麟眼一愣,显然有些不相信:“你……听错?没记错的话,方圆一里的事儿,都瞒不过你的耳朵。”

鬼语梁咳嗽了一声:“岁数大了,耳背不是很正常吗?赶紧回去,秦天师还等着问事儿呢——何况这地方是禁地,外人误入进来,绝对出不去。”

金麟眼只好跟他一起走了,不过脚步声有些迟疑,应该还是往四下看了看,可到底没看出什么,还是离开了。

奇怪,刚才鬼语梁分明像是发现蛛丝马迹了,怎么没过来?

但我一瞅自己的腿,一下就明白过来了——正是因为,他看见过我这条腿!

当时为了救他,我的腿受了伤,是水猴子用半阳草咬碎了抹在上面才恢复的,裤子上面被水猴子撕出了一个大口子。

他记得这个痕迹!

所以——他假装没看见,就是想放我一马。

他是认定了,我在这事儿上立功,绝不可能是跟“李北斗”有关的,他信得过我,而我要是在这个时候被发现,肯定要惹上一身麻烦。

于是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揭穿我,那句“禁地”,其实是以为我误闯进来,在警告我,让我赶紧离开。

当然,要是看见我这张脸,就另说了,保不齐,就让仇恨冲昏头脑,没这么冷静了。

他们的声音奔着里面就过去了,哑巴兰这才松了口气,但跟我对着里面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问我,真要是白藿香,怎么办?

还能怎么办,那就一定要把她给救出来。

我立刻凝气上耳,把刚从诛邪手之后恢复过来的行气全压了上来,去听里面的动静——虽然这个气劲儿冲的耳膜嗡嗡作响,时间不能太长。

果然,金毛狮王的声音依稀响了起来:“那个朱英俊,口口声声说这事儿要查清楚,我看,那家伙也可疑。”

鬼语梁有点不爱听:“这话怎么说的,要不是那个朱英俊,大家措手不及,玄阴胎还不知道要多害死多少人!”

金毛狮王冷笑:“是啊,他是出手去镇玄阴胎了——可是,连几个天阶都没看出来那是玄阴胎,他一个无名之辈,是怎么看出来,又是怎么知道,如何镇压的?这就只有一个原因。”

金毛狮王的声音掷地有声:“那个玄阴胎,就是他放进去的,就为了打消大家的嫌疑。”

妈的这个死金毛狮王,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你至于这么泼脏水吗?泼的还这么狗屁不通的。

果然,鬼语梁持反对意见:“那不见得——真要是他放的,他就是李北斗一伙了,可那封自称是李北斗的信又是怎么回事?把火往自己身上引,自相矛盾啊!”

金毛狮王大声说道:“都说那个李北斗奸诈狡猾,心思缜密,我看,他就是伪造出自己被人陷害的样子,从而洗脱嫌疑,想着让咱们天师府跟傻子一样,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!又怎么瞒得过我秦艳丽的眼睛。”

鬼语梁立刻说道:“可那个朱家小哥,绝对不是坏人,在池塘底下的时候……”

这话没说完,金麟眼就冷冷的把他给打断了:“老梁,你别的都好,就是太意气用事,那小子耍耍花招演一演,就能把你蒙住了?我也同意秦天师的话,那个朱英俊,肯定来者不善。”

“这小子我听说过——上次在人群里见过一眼,弯腰驼背,眼神猥琐,可今天一看,模样虽然没变,可神态本事,甚至品阶,都大不一样,一个人要变,也不会变的那么快,依我看,那小子八成就是李北斗的帮手,甚至……”

金麟眼顿了顿:“那个能耐,有可能是李北斗本人,改头换面潜入进来的。”

我的心猛地就是一突,金麟眼,还真是名不虚传。

“那不是,他们俩并不是同一个人,”鬼语梁立刻反驳:“包括我在内,不少人是亲眼看见朱英俊跟李北斗同时出现,并且互相争斗的,朱英俊也就是为了去追李北斗,才下到了湖底的。”

金毛狮王拍了一下桌子:“看来,厌胜门还不光混进了一个人,你们这些验明正身的措施,是怎么做的?”

四面八方顿时鸦雀无声,都没话说了。

金毛狮王长长出了一口气,这才说道:“行了,反正咱们也抓住了一个厌胜门的,给我问,问清楚了那个李北斗到底在什么地方——问不出来,我告诉给钟天师,你们全给我吃不了兜着走!”

那些人不吱声了,就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——像是把一个麻袋给打开了。

我的心立马揪了起来,可不管金毛狮王他们怎么问,那个人就是一声不吭。

到底是谁啊?

而金毛狮王像是急眼了,怒道:“不说,那就让他尝尝铁瓶子的厉害!”

铁瓶子?是什么,一种,刑罚?

这就在这个时候,又是一阵钟磬的声音,他们全都停下了手:“首席天师叫咱们过去。”

“首席天师知道,八成又要为私生子放水,咱们别告诉他这事儿,先把这个家伙藏在这,作为人证,看他怎么偏袒,过后,放在银河大院,好生看管着。”

银河大院?以前在西派,也听过这四个字。

接着,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,这帮人鱼贯出去了。

卧槽,好机会啊!

我等着他们出去,确定只剩下了几个看守的人,这就松了口气,打算出去救人。

可哑巴兰一把抓住了我,表情十分紧张:“哥,你耳朵……”

我这才觉出来,耳朵又暖又湿,一摸一手的血——卧槽,刚才气劲儿用的过度了。

我跟哑巴了摇摇头让他别担心,先在这里看着这个山寨的我,我进去看看。

接着,悄然就潜进去了。

偷眼一看,里面是有几个武先生,还有一个被装在麻袋里的人,不过那几个武先生品阶都不高。

于是我把衣服脱下来包在脸上,推开窗户翻进去,那几个武先生刚看见我,就被我一玄素尺全部掀翻。

到了麻袋跟欠,我连忙把麻袋给解开了:“白藿香,你受苦了……”

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,一个人从麻袋里露出来,却并不是白藿香。

而是——唐义!

唐义一身都是伤,想也知道,被抓的时候,是多拼命抵抗了,而他一抬头瞅见我,本来倔强的神色,一下就僵住了:“门主……”

我一愣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而唐义犹豫了一下,眼圈顿时就给红了:“我……我对不起门主!”

原来,唐义听说了三清盛会,就找机会混了进来——他亲爹是这里的,请柬有门路。

一来,想进来帮我探听一下天师府的消息,查清楚了当年天师府和厌胜门,当年为啥反目的事情,二来——他想来看看在天师府的那个亲爹。

本来觉得,今天人多可万万没想到,今天的三清盛会举行着举行着,忽然有很多天师暗中排查,等他发现,已经来不及了,身份暴露,被不少人围攻,就给抓住了。

天师府跟厌胜门为敌这么久,不少人认识他,知道是厌胜门我身边的人,就被送到了金毛狮王这里来了。

他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都听说了,有人借机诬陷门主你,我气的火冒三丈,还好有个姓朱的给您说话,可没想到,我自己被抓住,反倒是成了您的证据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