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67章 一级戒备

我一瞅那人,顿时就愣住了。

哑巴兰也看出来了:“乌鸡?”

乌鸡对这地方特别熟悉,绕过了几道断墙,就东钻西钻的跑,跑过了一个地方的时候,我冷不丁觉出头顶一阵轻薄的东西,随着一股清新的香气,落在了我身上。

是——桃花花瓣。

我抬头,就看见那个院墙之内,露出了灿若云霞的一树桃花。

跟预知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——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五灵锦,就在里面呢!

可是——怎么也没想到,跟他相逢,竟然是这个情况。

四面八方,全是追兵,我又没法丢下他们几个进去。

我一咬牙,算了,眼前的事儿要紧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。

跟着乌鸡一路狂奔,到了一个小门外面,一下把我们三个推了进去,猛地关上了门。

与此同时,外面一阵脚步声就响了起来,不过没有停留,直接跑过去了,还有人问:“那边有线索没有?”

“没有!”

“也怪了,他们跑到哪里去?再上西边找找!”

人声散开,乌鸡这才喘了一口气,对着我就笑: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

但是他视线一落在了我肩膀上,笑容一下就给僵住了:“这是……你该不会,碰上了汪朝风了吧?”

“那人很有名?”

乌鸡咬了咬牙:“当然有名——他是钟天师的铁粉,下手不管不顾,钟天师夸他手细致,他就天天把个手当古董擦,外号叫汪疯子。”

“你是不知道,有一年,一个飞殭惊扰了钟天师的闺女,他不声不响过去,直接把飞殭的脊椎骨给抽出来,要给李天璇弄九节鞭!”

飞殭——跟旱魃的能力相近,徒手,能抽出脊椎骨来?

这还是人吗?妈的,天师府的,几乎个个是怪物!

乌鸡接着说道:“他是钟天师的狂热粉,所以——听说你可能是首席天师的私生子,自然要替钟天师生气,对你下手,狠是肯定的,保不齐早就委屈你了,师父。”

我没事儿——不过,我的心揪起来,唐义怎么样了?

哑巴兰则连忙问道:“乌鸡,你怎么跑这地方来了?”

乌鸡连忙说道:“这还用问,我爷爷让我来的,说看你们脸色,就知道你们当头有点小磨难,叫我提前在这里等着,可不是就等来了吗?”

还多亏了何老爷子了。

说着,乌鸡看向了我们抓过来的人,问是怎么回事?

哑巴兰把事情说了一遍,把个乌鸡气的跳脚:“敢拿我们天师府当火锅涮,不管那是谁,都是活得不耐烦了!师父你别生气,我揪住了这个死玩意儿,就去找我爷爷做主!”

我低头一瞅,心里就凉了半截子——那个山寨的我,命灯已经快到底了!

再找不到白藿香给他看病,那抓了他也是白抓!

乌鸡一听,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眼神倒是亮了:“白医生也来了?”

哑巴兰看出端倪,一把将乌鸡的脑袋给推开了:“我劝你把心思给放正了,赶紧帮我们把藿香姐给找到,要想洗清我哥的冤屈,就得靠这个玩意儿了……对了,你看见程星河他们没有?”

乌鸡答道:“好像刚才他们在水猴子池塘那等着你们,可底下传来了话,说师父你露面,而朱英俊失踪,有可能被你杀了,他们脸色顿时全变了,好像也分头来找你们了。”

这可坏了,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跟白藿香分开时间长了,也变回自己的脸,那江景他们都认识,就危险了。

我立马看向了乌鸡:“能不能找到白藿香?”

乌鸡喜不自禁:“那敢情好了……”

可他赶紧把脸色正了正:“我是说,师父您的琵琶骨,不治也是不行,不过,你知道白医生上哪儿去了吗?”

我答道:“她说,这地方有她一个前辈,可外面乱糟糟的,那她的前辈肯定不会让她上这么危险的地方来,一定把她扣在那里了。”

“那就太好了。”乌鸡一拍大腿:“这天师府也有鬼医,叫黄二白,我带你去找他!”

说着,领着我就在这地方摸索了起来。

我这才回过神来,看这个地方——有点像是老电影里面的地道战。

哑巴兰也来了兴趣:“乌鸡,你们天师府还弄防空洞呢?”

“嗨。”乌鸡一边带路一边说道:“以前我们天师府跟魔有过梁子,这是用来防御魔的,你们可别告诉别人,一般人不知道怎么走,还是我爷爷跟我说的。”

这天师府虽然外头看着风光,对手可真不少,想想那个首席天师,应该也是驴粪蛋子表面光,也挺不容易的。

一边爬,我一边就寻思了起来——这次三清盛会上的事情,表面复杂,可又是挑拨天师府和厌胜门,倒是跟当年的事情,如出一辙。

这个黑手,跟当年那个事情,有关系吗?

我就瞅着那个山寨的我,就全靠他了。

不长时间,乌鸡停下了脚步,把头顶一块石头给挪开了,“咯吱”一声,一道门就给开了,但是门外还是一片黑。

乌鸡一愣,伸手一摸,这才说道:“吓我一跳,还以为走错了——闹半天是黄二白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。”

那是数不清的藤本植物,熙熙攘攘的缠绕在了一起,这个季节,有的已经开始开花了,宛如一个厚重的帘子,正挡在了洞口。

哑巴兰伸手要推开,被乌鸡拦住了:“别瞎摸,谁都不知道黄二白那个怪老头儿种的是什么,据说有断肠草,摸了就送命。”

说着,把那一片藤本植物挑开,我们就露出了头。

这一露头不要紧,外面全是熙熙攘攘的人头,显然都是来找我们的。

乌鸡直咂舌:“师父,您这一出手,把天师府的一级戒备都给触动了,真牛。”

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正要出去呢,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谁在那?”

乌鸡一个哆嗦,就把藤帘子放下了,喃喃的说道:“奇怪,怎么不是黄二白的声音……”

我皱起眉头——那是谁?

一阵脚步声啪嗒啪嗒就过来了,直接掀开了藤帘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