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7章 天狗食月

这一撞我直接把水夜叉掀翻,抱着她翻了好几个跟头,重击之下,肩膀上的伤瞬间疼的炸裂,但水夜叉反应也很快,一看被我坏了好事儿,咬紧了牙,扬起手就要冲我抓下来。

我一看,她手里的寒光,竟然是十根很长的指甲,而且颜色发青,俨然就是直播之中,搂住了乌鸡腰的那只手。

因为天狗食月已经开始,这里变得十分昏暗,我看不清她的模样,但勉强能分辨出来,她跟在小木屋里形象,已经不一样了——她浑身发青,一张大嘴,满口都是锯齿尖牙,哪儿还有美女的样子,确实很像是敦煌壁画里的夜叉。

我想挣扎起来,可她力气奇大,一双手跟老虎钳一样,我根本动弹不得,一股子腥膻从她嘴里扑到了我脸上:“本来想把好东西留到最后才吃,想不到你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说着,一口就咬在了我的右肩膀上。

她的牙齿好像带着倒钩,这一下挂下去了一块肉,血腥气扑鼻子窜出来,疼的我的耳朵都开始轰鸣。

妈的,这下死了。

可紧接着,我听到了“咕”的一声。

我心说这玩意儿难道吃我吃噎了,抬头一看我顿时一愣,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,抓了一截子钢丝藤,死死的勒在了水夜叉的脖子上。

水夜叉被他勒了一个倒仰,十根钢叉一样的手指就抓在了钢丝藤上。

程星河满脑袋都是血,已经把他的眼睛糊住了,他眯着眼睛不让血流进去,冲着我大吼:“还他妈的不跑!”

我反应过来,立刻从水夜叉身下滑了出来,伸手去拔七星龙泉:“你闪开!”

水夜叉可能从水猴子那里知道了七星龙泉的厉害,滚圆的眼睛顿时露出了一丝忌惮,抬起指甲,瞬间把钢丝藤截断,奔着我就扑了过来,程星河见状,也是拼了老命,敏捷的就把她给抱住了,脚穿到了水夜叉的脚腕下面一挑,巧妙借力,利落的把水夜叉直接掀翻。

那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样,流畅之外竟然还很美观。

我顿时有点发愣——妈的,原来这货各种怕死,才老躲在我身后,一旦用上全力,身手竟然是我想不到的矫健。

这时月亮已经完全被天狗吃掉,那水夜叉抬头一看,顿时急了眼,程星河发现了,翻身往旁边一跳:“大招大招!”

我回过神来,死死握住了七星龙泉,对着她就劈过去了。

剑气凌厉,对着她就过去了,可剑气撞过去,根本穿不透,“当”的撞出了一声硬响。

“你妈的,”程星河忍不住骂街:“这娘们到底怎么回事,铁甲小宝吗?”

她吃了那么多的心,能力已经到达了顶峰,而这个天狗食月是她最好的机会,她拼上老命,也要成功化作真正夜叉,都垂死挣扎了,当然有什么招就使什么招了。

我立刻望气,只见这水夜叉一身都是青气,浑身瞬间就毛了。

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澄澈的青气,这玩意儿现在的能力可以说是登峰造极,金刚护体,我又被她的口水封的没法行气,根本不可能用七星龙泉伤她!

但这个时候,我发现她身上有一处青气,是非常薄弱的——心口!

我顿时就想起来了,之前那个道士差点剖开她的心,这地方一定有道士造成的旧伤,正是她的软肋。

程星河大声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我忍着疼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你先拖着……天狗把月亮吐出来之前,别让她吃了就行!”

我得找机会,把七星龙泉插她心口。

程星河应声,可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一声呻吟,心顿时就提起来了——我还忘了,乌鸡还在外面呢!

她要是吃了乌鸡的心,也得立刻化形!

水夜叉也听见了,嘴角一咧,对着乌鸡就扑过去了。

乌鸡才刚睁开眼,就看见一张绿色大脸扑到面前,顿时一声惨叫,我忍着剧痛,扑过去一手撑在了水夜叉的下颌上。

乌鸡眨了眨眼,显然没想到我能来救他,我也没等他反应,一脚将他踢出去了老远,水夜叉不住抬头望被吞的月亮,显然越来越着急了,现如今彻底被我激怒,一抓就抓住了我的右手臂。

五根指甲深深的陷入到了我的皮肉之中,疼的我嗓子一紧,叫都没叫出来,而腥膻气一扑,水夜叉已经把牙张在了我手底下——她要吃了我的右手!

可正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乓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砸在了水夜叉脸上,瞬间把她的脸打歪了——是程星河不知道从哪里抄来了一块石板,正砸在了水夜叉脸上。

一串东西七零八碎的落在了我身上,弯曲尖锐,是水夜叉的牙!

我瞬间兴奋了起来,没牙你还吃毛线,可水夜叉也被激怒,大吼一声,伸手就跟周围招了招。

我当时就知道坏了,立刻让程星河快跑。

跟我想的一样,数不清的水猴子跟下雨一样从水里跳了出来,啪嗒啪嗒的落在了我们身边。

我看得很清楚,程星河被十来只水猴子瞬间压倒,站都站不起来,而水夜叉一手摁在我肩膀上,一手曲起,咬牙切齿要抓我的心。

我根本挣扎不起来,眼前顿时就白了,可这个时候,一只手从水夜叉身后扬起,抠向了水夜叉瞪的滚圆的眼睛。

水夜叉没防备身后还有东西,那手指甲又很长,左眼顿时就被抠了出去,眼珠子暴裂,浆液喷了我一脸,她立刻回头要揪身后的东西,我怎么可能放过这种机会,七星龙泉一下插入水夜叉的心口,直到没柄。

水夜叉像是根本没想到,愣愣的就转过了头,我手底下没放松,攥紧七星龙泉,死死的搅动了起来。

她的阔嘴边流出了一行青色,想必是血。她张嘴还想说什么,可惜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而这个时候,我看到她周身镀上了一层银光。

天狗开始吐出月亮了!

而水夜叉身上的青气随着月光瞬间消退,皮肤也猛地收缩了起来,跟风干了一样,她仅存的一只眼睛盯着我,竟然是说不出的悲哀。

我其实能懂这种功败垂成的感觉,接着我就想起来那个要杀她的道士了——也是在即将得手的时候,被背后偷袭。

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

这么想着我就想看看是谁帮我抠了她的眼睛,结果一个满头长发的脑袋从水夜叉的肩膀上伸了出来,我借着月光看清楚了,不由一愣。

妈耶,竟然是那个母水猴子。

我顿时就傻了——这特么什么情况?

而这个时候,身边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,是水猴子退潮似得往水库里跳,下饺子似得。

程星河歪歪扭扭的站起来,浑身横七竖八,被挠出一身棋盘,把眼睛上的血擦干,盯着我:“乖乖,小哥你还真是天选之人……你怎么做到的?”

我回头就去看那个母水猴子。

母水猴子跟个女人一样,撩了撩那一头秀发,对我咧开了到耳根的大嘴,不过,不像是要吃人,像是笑。

那茶杯似得眼睛虽然还是盯着我,却不跟初见一样那么怨毒,没看错的话,倒像是娇羞。

但是……这个眼神比怨毒的眼神,更能激人鸡皮疙瘩。

这时我还想起来了,当时程星河不让我上去,可一条钢丝藤垂了下去,我本来以为是乌鸡干的,可乌鸡当时已经晕倒,难不成,也是这个母水猴子帮的忙?

不是,她图什么?以前黄大仙帮忙,起码是喝过我们的水,欠了我的人情,她为啥?

程星河蹲下,说道:“你说这猴儿是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了?”

乌鸡的声音从一棵树上传了下来:“李北斗,你是不是给这个水猴子脑袋里面灌过水?”

对……我确实灌过!

乌鸡忍着笑,说道:“原来你不知道水猴子的风俗。”

原来母水猴子择偶,婚嫁仪式,就是公水猴子给母水猴子脑袋上那个凹槽里灌水——相当于人类结婚的掀盖头,你成功灌水进去,它就是你的人了。

而且水猴子也是一夫一妻制,跟天鹅一样,一辈子矢志不渝,母水猴子一旦认定配偶,就跟旧社会女人一样,对老公言听计从。

我瞬间就想起来,之前程星河要拉它进水夜叉的小木屋,它不肯,但我拉,它就不挣扎,听天由命。

所以……我灌了水救它,它把我当新郎官了?

程星河顿时抱着肚子哈哈大笑,可剧痛让他弯腰如虾:“诶呀我擦,小哥原来你也是结过婚的人了,妈耶,嫂子好,嫂子好。”

我不禁满头黑线,而那个母水猴子,还在含情脉脉的看着我。

我瞅着它脑袋上那个凹槽,立马说道:“你看,你凹槽快干了,还是赶紧回水……”

那母水猴子似乎听得懂我说的话,气定神闲的拿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找的椰子壳,把水浇灌在了自己的脑袋上。

程星河一边爆笑一边惨叫,一张嘴都不够他忙的:“人家已经表明心意了,真爱不分种族,只要能跟着你,水人家自备。”

就他妈的你屁话多。

我一阵脑壳疼,这时一个很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李先生,那个水夜叉还没死。”

是那个大人物公子的声音。

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顺着母水猴子垂下的钢丝藤爬上来了,听声音也在树上,不过他生性谨慎,一直没出声,就在默默的旁观——也许是他把乌鸡拉上去的。

他似乎很懂什么叫“大局”,果然跟我们不是同一种人。

我这才回过神来,一眼看到水夜叉像是要挣扎着坐起来,瞬间想到了——水夜叉必须挖心出来才能死透,于是我立马拽住七星龙泉,往下一划,她的胸腔被直接打开,一颗青色的心热气腾腾的露出来,还在微微的跳。

我还是第一次做这种屠宰工作,虽然一身鸡皮疙瘩,但还是把那颗心取出来了。

水夜叉跟没了电池的手机一样,瞬间不动了。

她剩下的那颗眼睛,还在死死的盯着月亮,带着不甘和渴望。

程星河蹲在旁边,说道:“人家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水夜叉——世界那么大,她想去看看。”

夜叉吃人是本能,对她来说天经地义,可惜不想被吃也是人的本能,同样天经地义。

世界本来就充满竞争,谁强谁才能活下去。

这时我就发现了,那心取出来,也还像是有生命力的,一直没有停止跳动,这是什么原理?

程星河早就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了一个塑料袋,把那个心给装了起来,开心的爱抚着,对了,他说过,那东西很值钱。

这时树上一阵响声,那个大人物公子十分利落的下来了,乌鸡伸出了一条细腿,也试着要下,但怕摔着,畏畏缩缩的。

我这就看到了那个大人物公子的长相,他跟乌鸡完全是两种气质,乌鸡唇红齿白,像是韩国男团,这个大人物公子,则另外一种英俊,重墨卧蚕眉,斜飞丹凤眼,带着一种很特别的贵气。

面相上来看,这人杀伐果断,心思缜密,野心勃勃,而且知人善任,前途不可限量。

我暗暗心惊,不愧是大人物公子,具备了一切领导人的特质,他像是……真正的天潢贵胄。

他冲着我伸出了一只手:“我叫江辰,幸会。”

姓江……

我顿时激动起来:“你也姓江,那你认不认识江瘸子?”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