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79章 方位偏移

在这个图纸上看来,四相局本来是一整个大局,好比一个“回”字,严丝合缝,四大家族的祖坟,按理说,就在“回”字的外侧四角上。

但我我去了四相局其中三相,跟这个图纸,都有一些差别。

图纸上,西白虎局的镇物,本来定在兑位的位置,但是实际上,却是偏向震位。

南朱雀局本应开在离位的镇物,位置偏向在坎位。

东青龙局当初是我稀里糊涂破开的,但是潇湘所在的位置,应该是我食指爬上血丝那个位置,也跟图纸不一样,按理说在青龙局的震位,可那个位置,却是偏向兑位。

四相局是这么浩大的一个工程,每一个镇物摆放的位置按理说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,应该要做到毫厘不差——真正的大师定位置,都是用铜钱中的窟窿来指的,更厉害的,还有用香扎的。

但是堂堂四相局,动工的时候却偏移到了这个程度。

这一动不要紧,严丝合缝就出现了十分细微的倾斜,本来的滴水不漏,也成了破绽百出。

当然了,东西南北四个局的大体的位置是没错的,所以四相局保平安的能力没有变化,只是,真龙穴起不到原有的作用——葬进去,肯定要出大事儿。

我想起来,无极尸曾经说过,那个龙棺之中的人,变成了一个怪物。

当然,这手脚动的十分巧妙,没有亲自去四相局,甚至去过四相局,没有一定的风水知识,也是绝对看不出其中区别的。

所以,这一改——四大家族全倒了霉。

就像跷跷板失去平衡一样,按理说稳赔不赚的买卖,搞得子孙后代,全背着一身的副作用。

这个图在天师府这里,有可能,是有人把改动的事情,给天师府告了密,所以——天师府以为,这事儿是建造四相局的厌胜门干的,就把厌胜门给灭了。

可厌胜门蒙受了不白之冤,没地方说理,自然深恨天师府,也不服气。

厌胜门那边的祖师爷留下了话,说四相局再次出现变动,那厌胜门就要对天师府报仇——是预见到了,厌胜门的冤情要在四相局变动之后,水落石出?

那个改局的,好大的本事——到底是谁?

设局的,布局的,主持人其实只有一个。

江仲离。

可江仲离为什么要这么做?

还是……

小金麟瞅着我,有点担心:“朱大哥,你这看什么呢,这么入神?”

我立马看向了小金麟:“你眼睛过目不忘,帮我找找,这里除了图纸,有没有负责修建的名单?”

古代人主持大工程,一般都有名册,要担责任的,出了纰漏得有人提头来见。

而这里的纸张资料太多了,我一个人找不过来。

小金麟舔了舔嘴唇,有点紧张:“朱大哥,你不是天师府的人,咱们也不好说什么,可我们是天师府的——这是天师府的禁地,不该我们看……”

我一想也是,别强人所难:“对不住,是我想问题没想全面……”

可谁知道,小金麟接着就说道:“不过,朱大哥你救过我们的命——我们知道,你不是坏人,做的事情,也不是坏事儿,我姓马的,就为了你,吃里扒外一次!”

说着,拨开了浩繁的文卷,就跟着我找了起来。

不过因为太过激动,手劲儿大了点,扬了我们一身一脸的土,搞得我和汪曼青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汪曼青本身就是个叛逆少女,一瞅这里的事情不合规矩,更来了兴趣,跟着小金麟就一起翻弄了起来:“算我一个。”

我忽然一阵感动——这是赤子之心。

教导得出这种孩子的,一定也是天师府传承的忠义。

“咯咯。”

这个时候,柜子后面,猛地又是一阵笑声。

我们三个顿时僵了一下——对了,我刚才完全被四相局的图纸所吸引,差点把那个怪小孩儿的事儿给忘了!

那个怪小孩儿,到底什么路数?

我立马跑到了柜子后面,可一脚就踏了空,陷下去了半条腿。

这地方铺着地板,时间一长,地板糟朽了?

“咔哒”。

我听到,脚底下,有什么东西给碎了。

我立马把脚拔出来,见到了电视剧里的情节——这个一个暗格,里面放着不少东西。

把地板掀开,我就看清楚踩碎的是什么了。

那是一个长筒瓶。

专门用来存放卷轴的。

而长瓶子的造型,正是一个小孩儿,两手合抱。

那个小孩儿,跟我们看见的一样,四五岁,白白胖胖,红衣绿裤子。

难怪那个东西没有青气,这玩意儿,既不是鬼,也不是精怪,而是类似玄素尺上麻衣人那种物灵。

不过,远远没有玄素尺物灵厉害罢了。

那种跟旧书页子一样的枯黄色——是跟旧书一样,被人遗忘了的颜色。

恍恍惚惚有一种感觉——之所以眼熟,好像,那个长瓶子,我用过,而且,用了很久!

小金麟哪儿知道我想什么,先把那些卷轴打开,同时铺开四五个,上面密密麻麻是字,一看让人头疼,但没过几秒钟,小金麟立马指向了一个位置:“这是监工……”

但一看清楚了监工的名字,小金麟的嗓子立马梗住了。

上面写着“夏季常”三个字。

我盯着小金麟:“这就是那个所谓的夏家仙师的名字,是不是?”

小金麟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景朝到现在——这老东西没少活啊。

改局的,就是这个姓夏的?

这些东西封在这里这么多年,还有一个怪东西看守,又到底是为了什么?

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儿。

如果真的是他,那就说得通了。

他成了仙。

说不定,这就是他在四相局里,得到的好处。

就凭着一点——真要是厌胜门动的手脚,那肯定也是有目的的,有好处才动。

按理说,占了这么大一个局的好处,应该享尽一切红利,但为什么到了最后,自己闹了个身败名裂,还差点让天师府给灭了,苟延残喘到现在才敢露面?

最大的可能,是厌胜门被真正的幕后黑手拉来背锅,真凶把炮火都集中到了厌胜门身上,一方面给自己转移注意力,一方面引得天师府和厌胜门两败俱伤,谁都没工夫去寻找那个栽赃嫁祸的。

那个黑手,其心可诛。

许多人死了——那些厌胜门的马前卒,还有天师府的炮灰。

许多人这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——程星河,哑巴兰他们那四大家族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真凶竟然还逍遥法外。

现如今,一切线索,全都指引到了夏家那个“仙师”的身上。

他为什么害我?

是因为我这个“破局人”一出,四相局的秘密难保会败露。

到时候,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一切,也就没了。

所以,他知道江辰跟我不对付,也知道江辰以自己“真龙转世”的身份自居,利用江辰来对付我。

马元秋知道他是个狠角色,不让江辰跟他合作,所以他容不下马元秋,把马元秋也给坑了。

好大一盘棋啊。

他今天出现在这里——那就是因为,他要亲手在这里坑我。

也是,那些黑塑料袋,玄阴胎,阴葵,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逃过天师府的层层排查,放进来。

我直起身子,长出了一口气。

迫不及待,想见见那个五灵锦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小金麟眼神一变,一下将我扑到了地上。

以此同时,一股子厉风,对着我刚才站的地方,就冲了过去,那个劲头,刮得人脸都生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