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82章 给你出气

我头壳顿时就炸了。

我身后,什么时候,还有人?

我竟然,一点都没察觉出来。

而小金麟和汪曼青望着我身后,刚才的笑容,也瞬间全凝固在了脸上,

这个声音是……汪朝风!

他这句话的意思——卧槽,他在那个九水窟里,恐怕就已经跟上我们了,可我们,却一直都没感觉到。

我后心顿时出了汗——刚才跟狰争斗,已经耗费了很大的行气,现在,对手是汪朝风!

金毛抬起头,眼神再次冷了下来——它也察觉到了杀气。

可我看得出来,金毛刚才打败了狰,也耗费了很大的元气,已经有了疲态——它毕竟还小,又想睡觉了。

汪朝风还是那个上个世纪知识分子的派头,一身打扮整整齐齐,头发都一丝不乱,低着头,并没有看我们,而是用一个精致的金色指甲刀,在修整自己已经很完美的指甲。

等指甲修成了满意的弧度,他才吹了一下,喃喃的说道:“看来你们是真忘了——咱们天师府,还有一条跟“有恩必报”一样重要的规矩,那就是,“赤胆忠心”。”

小金麟顿时咽了一下口水,但还是站起来,大声说道:“我知道,你们疑心那些事儿是李大哥做的,可我能作证,李大哥他分明不是那种……”

“大哥?”汪朝风嘴角一勾:“天师府的板凳还没坐热,这么着急,就想加入厌胜门了?”

小金麟浑身一个激灵:“我怎么可能跟歪魔邪道……”

但是话说到了这里,他也反应过来了,有些抱歉的看着我:“李大哥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我明白。

天师府的拿厌胜门的当歪门邪道,那根深蒂固,传承了多少年了,哪怕他对我有所改观,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,也没那么容易正过来。

我看着小金麟:“不用跟他说了,跟他说,没用。”

而汪朝风环顾着这个小院,一脸很怀念的样子,再一看那个狰,又摇摇头,一脸讥诮——像是在说那个狰没用:“擅闯禁地,又是一个罪状,就地正法也不为过。”

我盯着汪朝风:“你要是肯带我去见李茂昌,咱们对事不对人,把话说清楚,天师府和厌胜门,就没有必要大动干戈——我不想手底下死人,你们一定也不想。”

“就是,”小金麟立马也说道:“能沟通,就不要动武,有误会,解释清楚就行了,化干戈为玉帛……”

汪朝风饶有兴致的看着我,缓缓说道:“想找首席天师放水说情啊?那就不好意思了。”

他嘴角露出了个讥诮的笑容:“一个私生子,不配。”

是啊,我有些自嘲的笑了——我早知道,你想在我找到李茂昌之前,就把我给解决掉,给首席天师的原配出气。

而话还没说完,汪朝风一只手举起来,就还想跟上次一样,去穿我琵琶骨:“这厌胜门的确实是怪——一般人伤筋动骨一百天,你这么短时间就好了?”

眼瞅着那只手要落下来,我还没来得及抵挡,忽然一个白色身影,跟一道闪电一样蹿了上来。

金毛!

我心里顿时一提,金毛的本事我知道,可是刚才,它虽然看似不费吹灰之力,可它毕竟还很幼小,已经把元气耗的差不离了,这会儿面对的,可是汪朝风……

果然,汪朝风一抬脚,比金毛还要迅捷,“咚”的一声,他一只穿着尖头皮鞋的脚,一下就把金毛踢出去了老远。

金毛不声不响落在了地上,挣扎了一下,爬不起来了。

我的心一下就疼了起来,死死的盯着汪朝风。

汪朝风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嘴边挂着个虚伪的笑容:“哦,你想说,打狗也得看主人?那就不好意思了……我懒得看你。”

小金麟猛地站起来,打断了汪朝风的话:“你也太欺负人了……”

我回头看着金毛——金毛挣扎了一下,抬起头,又对我吐出了半截舌头。

这一下,显得十分滑稽,像是告诉我,它没事儿。

怎么可能没事。

汪朝风缓缓说道:“你也不用替它担心——这种秽物,已经死过不知道多少次,没法再死了。”

没错,金毛是死不了。

但是这一脚,你他妈的不能白踢。

我一只手抓住七星龙泉,对着汪朝风就扫了过去。

我很少动怒,但是这一次,金毛被踢飞的弧线,像是重重挠在了我心上。

老四的行气横冲直撞,汪朝风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,往后一退:“这么短时间,长进了不少啊!”

“李大哥,干得好!”

汪曼青忽然也跟着站了起来,厉声说道:“打死他,我给你家发个锦旗!”

小金麟不死心,本来还想跟着说和,一听汪曼青这话,更着急了,就上去拉她:“你不知道你哥脾气和本事?还火上浇油?”

可汪曼青甩开他,指着汪朝风的衣服就说道:“我火上浇油?要是有能收拾我哥的,也就李大哥了,你看见没有!”

顺着她指的方向,汪朝风也垂下了视线,这一瞬,汪朝风就扬起了眉头。

他笔挺的衣服上,被我划开了一整条,布片子,在迎着风招摇!

“我第一次看见,有人能打到我哥身上,”汪曼青大声说道:“李大哥,我给你加油!”

汪朝风抬起头,表情还是特别温文:“姑娘家家的,真是女大不中留,还没怎么样,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?他长得可以,你看上他,也不奇怪,这要是个别人,也就算了,可惜——这是个短命鬼。”

“我呸。”汪曼青大声说道:“我还得留在家里,给你戴孝呢!”

才划破了一道口子,算什么——你那一脚,是重重踢在了金毛身上的!

我没工夫听他们兄妹俩闲话家常——他一开始是不让我走,现如今,他也别想毫发无损的出这个门口!

七星龙泉煞气炸起,重新对着汪朝风就削了过去:“破了这么大的窟窿,要不,我帮你去求你喜欢的那个钟天师,给你缝一缝?”

他绝对不想让那个钟天师知道这件事儿。

那恐怕是他的软肋。

果然,汪朝风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吊儿郎当,不把我当回事的态度了——他眼神彻底暗了下去,露出了凶光:“你要是死了,她就不会知道了。”

这一下,他的手又狠厉又快,直接插向了我另一侧的琵琶骨。

好快!

但是,我已经吃过一次亏了。

我知道,他的手,会在什么时候,朝着哪个方向落下来。

“当!”七星龙泉,死死的格住了他的手。

他更意外了。

我继续说道:“你岁数大了,不知道,你这个天阶第一武先生,还能当多长时间?那位钟天师,又能用你多久?”

他的眼神,更狠厉了。

我就是要他,恼羞成怒。

但转瞬,他又是一笑:“你是没法活着看到那一天了。”

一道风雷之势在我耳边炸起,我侧脸闪过去,那一道劲风,刮的脸生疼。

不愧是天阶武先生——我招架都招架的吃力,绝对打不过。

但是,我一边想起来,汪曼青说过,这汪朝风的弱点,在肚子下三……

三什么,她没说完,是三寸,三尺,还是三厘?

不知道,那就全试试。

我抬手用七星龙泉挡着,其实却掏出了玄素尺。

行气不够了——但是,寒玉石上,有源源不断的行气。

我把寒玉石上的行气一引,对着他肚子下面就扫了过去。

汪朝风的本事,按理说,我是打不到的,可是现在,他想弄死我,难免有些急躁,而且,他打心里就拿着我当个手下败将,并没有真的多戒备我。

你妈没教给过你,骄兵必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