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84章 九星连珠

这一跑,还听见身后一阵一阵的巨响,回头一瞅,好么,汪疯子面无表情,拿着那个平王鞭四处乱抽,好几堵花墙都被他直接掀翻,就是为了看看我们是不是躲在花墙后面。

“汪疯子”这三个字可不是白叫——我瞅着他那个模样,简直跟电视剧里的变态杀手一样。

炸雷似得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不少天师府的也看见了,其中也不乏有高阶,但是大家面面相觑,就没有一个人敢上去管他。

这货咋不去拆迁办呢,这个六亲不认的劲头,在那地方一准能发光发热。

我一边跑,一边想起了那个狰来。

多亏了狰帮我拖延时间了,也不知道汪疯子把它给怎么样了。

小金麟看出来了,连忙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看见了,那个狰灵气挺盛,一时间应该没什么事儿,过一会儿我找黄二白过去看看——那是我们天师府的鬼医,起死回生不在话下。”

也是。

狰也确实厉害,不过运气不好——狰跟金毛两败俱伤,汪疯子正好乘虚而入,不然照着狰往日的雄风,谁能奈何得了它。

这么想着我又有些心疼,看向了怀里的金毛。

金毛已经睡着了——它身上的白毛被风吹起,时不时露出几根金毛,还真是毫发无损。

是啊,它是多少条命炼出来的,估摸着,真的死不了。

我把金毛跟个围脖一样,搭在了肩膀上。

而且——我禁不住有点好奇,看向了汪曼青:“你哥这么厉害,那尸毒是什么玩意儿给他弄身上的?”

他那个能耐,旱魃都不能把他怎么着,世上能有多少比旱魃还强大的行尸?

汪曼青跑的也很矫捷,呼吸是训练有素的平稳:“好几年的事儿了——他去了西川一趟,是让人给抬回来的,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到现在也不肯说,哪怕黄二白给他看伤的时候,他也不说,自从那件事儿之后,他就开始发疯,天天直眉瞪眼的。”

她的声音,带着点苦涩:“以前,他很疼我的,也就是从西川回来了之后,开始整天盯着钟天师,对我的态度也变了,我经常疑心,他是不是在西川,让人给掉包了。”

掉包?

我接着问道:“那当年,你哥救李天璇,没救你,也是……”

汪曼青答道:“就是他从西川中了尸毒回来,我陪着他来天师府找黄二白治伤的时候。”

难怪他当年没法同时抢救两个孩子,一方面是狰确实厉害,一方面,他当时也有伤在身。

现如今汪疯子已经有能把金毛踢飞的能力,除了因为金毛累了,估摸着当年汪曼青被狰撕咬的时候,汪疯子也还没有今天这个修为。

这些年,他一定强了很多。

我禁不住有点好奇——他在西川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

正这个时候,我一下就看见了一个大宅子有冲天的功德光,天师府的高阶,一定都在那里。

找到了李茂昌,事情就能说清楚了。

刚要高兴,小金麟忽然说道:“李大哥,找首席天师,我带你抄近路!”

我点了点头,跟着他跑到了一个小路上,忽然又觉出,面前有些邪气——还有法器碰撞的声音,一转脸,我顿时就愣住了。

只见几个武先生,正在自相残杀。

卧槽,这什么情况?

小金麟和汪曼青也看见了,顿时脸色大变:“老朱,老程,你们造反了!”

天师府还有个规矩,友爱互敬,没听说过自己人打自己人的!

仔细一看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有几个武先生,看着生龙活虎的,可他们的脖子上,都有一道乌光。

那是厌胜术,叫七斗符。

用斗鸡毛,蛐蛐腿,乌鸡血等等七种天生好斗,自相残杀的动物做出来的符。

这种符贴在人身上,人对对着自己人倒戈相向——照着师父给的小本子上说,这一招是古代为了打胜仗研究出来的。

有时候队伍之中会内讧,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其实,是因为有人被下了七斗符,非把自己人置之死地不可。

一个挂银铃铛的,两下把一个挂青铜铃铛的实习天师掀翻,还把那个实习天师摁在了池塘里——要淹死他。

而那个实习天师看上去才十八九岁,脸上的稚气还没脱干净,一边挣扎,一边满脸惶惑,像是委屈,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另外几个中了七斗符的也红着眼睛用法器砍自己人——他们的对手,跟他们本来能力上是平分秋色的,但是没中七斗符的不明白,为什么大敌当前,要自相残杀,哪怕对方是杀招,他们也对自己人下不了狠手,只能抵御住,大声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耗子扛枪窝里横,有这个本事,对厌胜门的使啊!”

这就吃了大亏,不少能力比中七斗符高的,也招架不住。

这都是人命——再说了,这么闹下去,天师府和厌胜门的仇会结的越来越大,不就让挑拨离间的称心如意了吗?

眼瞅着一个中了七斗符的举起法器要把一个同伴脑袋削下来,我没忍住,上去架住了那个中七斗符的。

被我救下的那个天师一开始松了口气:“多谢师兄……”

可一抬头,他们全看见了我的脸,表情都凝固住了:“李北斗……”

下一秒钟,被我救的那个天师,眼里寒光一闪,抬起法器就要奔着我削!

也难怪——他们认定了一场骚乱都是我带来的,不砍我砍谁?

我格住了那个砍我的天师,抬手运了水天王的神气,重重的往中了七斗符那个天师的脖颈下一捏,一道子纸片瞬间从他后颈的伤口之中挤出,那中招的天师发赤的眼睛,一下就清明了起来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。

我大声对他们说道:“照着我的样子,捏大椎,就可以破了这乱心智的符!”

小金麟和汪曼青一听,立马跟着我有样学样,救了几个人,兴奋了起来:“真的管用,你们愣着干什么,照着李大哥的话做啊!”

“李大哥?”那几个没中招的天师不由面面相觑,看着小金麟和汪曼青跟俩傻子一样。

但立马有一个人大声说道:“原来是乱心智的符——本来就是你们厌胜门下的,少来这里贼喊捉贼装好人了!”

“就是,自己种的符,还想讨好,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!”

我讨你大爷的好。

我大声说道:“我这么做,是为了天师府和厌胜门的关系——我们跟你们有旧仇是没错,但是三清盛会上的事儿,根本就是有人挑拨离间,不是我们做的,我们就绝不会认!”

几个天师冷笑了一声,不约而同,对着我就冲上来了:“把李茂昌抓住,这事儿就结束了!”

我忽然一阵疲倦——人跟人之间一旦有了嫌隙,跟破镜难重圆一样,太难修补了。

不过,我李北斗,绝不让厌胜门白白背这个黑锅!

小金麟一边帮我拦住他们,一边往前指路:“李大哥,顺着坎位一直往前走就是了……”

眼瞅着李茂昌他们那些首脑就在前面的大宅子里,我甩开这些人,奔着那个大宅子就过去了。

可没走几步,一个东西从天而降,直接套在了我头上。

是一个,花里胡哨的大网子。

我立马就要把网子拉开,但是没想到,一伸手,这个网子竟然越缩越紧,我根本挣扎不开,越用行气,这东西越紧,很快,死死的缠在了我身上。

而且——最恐怖的是,一碰到了这个东西,行气竟然跟进了管子的水一样,不受控制就往下流,根本用不上力气!

妈的,我看清楚了,这个网子上,带着神气,恐怕,跟平王鞭一样,是个厉害家伙。

果然,汪曼青吃了一惊,大声说道:“李大哥,你别挣扎,这是九星连珠网,是祖师爷传下来抓邪神的,会吞气不说,还越挣扎越紧!”

卧槽,神都能抓?这玩意儿好大的来头!

用这种东西对付我——还真看得起我!

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这个规格,招待厌胜门的门主,不算失礼吧?”

这个声音是——金毛狮王!

金毛狮王背着手,挺着干枯的胸膛,一脸狞笑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你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说着,奔着后面扬了扬手,冷冷的说道:“把这个李门主吊在大门楼前面,给那些厌胜门的看看——他们晚一秒束手就擒,我就多削这个门主一块肉。”

说着,吐了一口气,笑逐颜开:“这三清盛会,是个好日子啊!祖师爷保佑——找你们不好找,自己送上门来作死,这下省了我们多少事。”

说着看向了身后:“马先生目光如炬,这下可立了大功了。”

金麟眼从她身后出来,微微一笑,指了指小金麟:“秦天师通融,到时候,也给我大侄子记上一功,是我让他把人领到这里来的。”

我心里一沉。

汪曼青也难以置信的看着小金麟。

小金麟抿了抿嘴,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,这才说道:“李大哥,我……”

说着,他看向了金麟眼:“大伯,你听我说,李大哥其实是好人,你只要带他去首席天师那,有误会,他会说清楚的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金麟眼脸色大变,直接甩了他一巴掌:“小兔崽子,你也被厌胜门的用邪术摄魂了?他一个歪门邪道,是你哪门子的大哥?”

小金麟被打的原地旋转三周半,跌跌撞撞就坐地上了,可还没坐稳,汪曼青上去也踹了他一脚:“你这个王八蛋,没有李大哥,你早死了!吃里扒外,还真没错……”

小金麟捂着脸,眼圈一下就红了:“我,我只是希望这场骚乱尽快解决,我没想到,他们会割李大哥的肉……大伯,你……”

金麟眼指着他,威胁似得让他闭嘴。

有人拉住了网子往前拖,网子已经勒到了我脖子上,我眼前都发了红,更让我心疼的是——已经睡着了的金毛,还没醒过来,就在睡梦之中,发出了难受的呜咽声。

金毛狮王更得意了,我眼前越来越花,只觉得行气流失的厉害,不行——我要是被抓住,厌胜门投鼠忌器,一定会吃大亏的。

可这个东西确实挣扎不出去,我想尽了一切办法,只能让网子越来越紧。

我眼睁睁的,看着李茂昌所在的宅子,跟我就一墙之隔……

汪曼青带着哭腔说道:“李大哥,你……你先别挣扎了,少受点罪吧,我一定帮你想法子……”

“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金毛狮王喝道:“你也中了邪术了?我看看你的大椎!”

去你大爷的金毛狮王——我早晚把你头发薅下来当引火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巨响,好像——用网子拉我的人倒下了。

金毛狮王的声音一下尖锐了起来:“这个土包子是……”

我听到了一阵十分细微的铃响。

我记得这个铃铛的声音——大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