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92章 阴阳斩魄

钹本来跟贝壳一样,是两片组成一个整体,中间厚,边缘薄,平时自然是要平放的,可现在,那个金钹以一种十分反人类的方式,竖在了地上。

而这金钹一面是红,一面是黑。

红的对着天师府,黑的对着厌胜门。

这东西上带着好几种莹莹颜色——有青气,有紫气,甚至,还有璀璨神气。

一瞅那几分神气,我不由暗暗心惊,这东西,是个大法器!

有句话说得好,佛事全凭铙钹音。

而这个金钹——一红一黑,红的一面描绘着一只三脚鸟,也就是传说之中的太阳,金乌。

黑的一面描绘着的是一棵银色的桂树——吴刚砍伐的那棵代表月亮的桂树!

我后脑勺一炸,这东西太出名了,以至于我都听说过,是传说之中的“阴阳斩魄钹”。

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年,南方一个区域闹了大水,受灾死亡群众无数,是一场很大的天灾。

老头儿一边在藤椅上抟核桃,一边摇头,说这可不是天灾,是个人祸——那里的人,动了不该动的地方。

原来,那边为了修桥,开了一座山做隧道,结果山体之中,挖出了很多旧时代的战俘。

那些战俘也是被封在里面的,就是怕他们怨气扩散,还赶上那里的人不讲究这个,闹了一场大灾——战俘们,要拉替身,代替自己受苦。

我就问老头儿那怎么办?

老头儿指着新闻里一些身材挺直,看似救灾人员的人,说你瞅,天师府的也去了,不过,他们也得折不少人才能平息。

果然,不久之后,说是山体崩塌,“救灾人员”也牺牲了很多。

老头儿说,那个灾太大了,世上只有一种东西,能同时对付那么多行尸和孤魂野鬼,那就是名刹大宝华寺的阴阳斩魄钹。

这东西是真正的大法器,一出来,三界都为之变色,以前,三界之中出现了一个缺口,就是这个东西镇守住的。

三界缺口都能镇,你说得有多厉害?

不过,老头儿也说过,这东西再也不会现世了——大宝华寺在战乱年代被毁,里面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,龙虎山想方设法,也只找到了一片红色的阳钹,但是那片阴钹,再也没出现过。

有人说是被不识货的铁匠融了,阳钹也只能孤掌难鸣了。

不过,哪怕只有一片阳钹,诛杀仙人,都不在话下,但这东西太强大,跟金箍棒一样,没有那么大的能耐,哪怕落在你手里,你也舞不动。

现今看来——天师府早有准备,因为跟龙虎山的关系,所以跟龙虎山借来了阳钹,就为了以备不时之需。

谁知道,那个阴钹这些年没现世,原来是落在厌胜门手里了!

这下子,为了我的事情,天师府和厌胜门终于短兵相接,各自出了杀招,结果两方都没想到,这个阴阳斩魄钹,倒是机缘巧合的重新聚齐了。

这个钹为什么立着不倒——因为两边的行气,都拼尽全力的在顶着这个钹!

还真是跟拔河一样。

没有一个人能独自支撑这个钹,两方是耗尽了两方的力量,才让钹运作起来。

现如今,两片钹死死顶在一起,真正是势均力敌!

两方都是筋疲力尽的时候,全在苦苦死耗着,谁都说不好,哪一方先撑不住——谁撑不住,自己那一方的钹跌落,那对方的钹冲过来,他们就全得倒霉!

因为缚仙阵的缘故,两方都觉得没人能进,没人能出,只能这么死顶着,这一番较量,倒是也算公平,都说好了,胜者为王,愿赌服输,谁知道,我竟然在这个时候给进来了。

师父虽然脸色很差,但别提多高兴了:“门主,这是祖师爷,保佑咱们厌胜门!他们已经撑不住了,只要把他们金钹掀翻,那几个天师府的,都得去找孟婆喝汤——不,我也老糊涂了……”

师父看向了李茂昌,阴沉沉的一笑:“阴阳斩魄钹一过,魂飞魄散,这帮人,汤都喝不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天师府那几个高阶也忍不住咬紧了牙关:“还没较量出结果,你们就……你们这些歪门邪道,果然是背信弃义,出尔反尔!”

师父看了他身后那几个插着烟袋锅子的老头儿一眼,挤眉弄眼一笑:“哎呀,天师府的道貌岸然,真是让人望而生畏,可惜,可惜,我们厌胜,跟他们黑先生,活的逍遥自在,只看中结果,不看重过程!”

黑先生……就是老头儿以前手底下的人?

这么想着,我对他们忍不住多了几分亲切感——更别说,在那几个黑先生之中,赫然还看到了一个熟人。

他没插着烟袋锅子,却插了一把黑伞,上面同样有三眼疤。

我在安家勇的二手车行见过他,燃犀油就是他给的。

他当时还说,要找自己一个徒弟,要回一个东西,以后有缘分还会再见,可没想到,现如今在这里见到他了!

那黑伞老头儿眯着眼睛,对我微微点了点头,显然满眼是赞许:“上次一见,就知道您不是什么一般人物,果然,只要钹倒了,整个行当,就全是您的了。”

而那几个高阶,皱起眉头,都看向了李茂昌。

不过,李茂昌还是不慌不忙,一副很淡定的表情。

不愧是首席天师,这心理素质,真是让人佩服。

是啊,只要我一动手,那天师府的高阶,都挡不住“阴阳斩魄钹”,立马全灭,厌胜门大获全胜。

师父看出我表情不对,眼里也闪过了一丝狐疑:“门主,您还愣着干什么?这天师府把咱们厌胜门灭了门,那么多年的血海深仇,全在您身上,这大好的机会——”

老大忽然也开了口:“耳!”

耳?

我这才看出来,师父的一只耳朵,已经汨汨淌出了血来。

我心里一紧,师父快撑不住了!

天师府的也看出来了,立刻大声说道:“首席天师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!”

一阴一阳两片金箔微微颤动了一下,显然天师府那边也拼了老命,师父已经不能再说话了——这个生死关头,差之毫厘,就会全盘皆输。

可真要是把金钹撞翻,那背后黑手的目的,就达到了!

现在,用什么法子,能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呢?

我立马说道:“师父,就没什么法子,能让两方一起停手吗?”

看我的眼神,更匪夷所思了,别说师父了,老大的眼神也变了变:“停?”

我立刻说道:“我查清楚了——当初天师府和厌胜门,根本就是被人挑拨的,是有人污蔑厌胜门改局,才误导天师府来灭门,这件事儿,要说报仇,更应该跟那个借刀杀人的报仇!”

这话一出口,众人都愣住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:“今天这个三清盛会上,也是有人用西川蜇皮子,伪装出了我的脸,就为了挑拨厌胜门和天师府的关系,让咱们两败俱伤……”

“荒谬!”

一个天师府的枣核脸高阶怒道:“这种鬼话你们也信?电视剧里还有人皮面具呢,谁见过?多少人亲眼看见他留的挑衅书,亲眼看见他在水猴子池塘出现,当时他有多张牙舞爪,那么也知道,我看,他现在被咱们围住了,害怕了!把自己做的事儿,推个一干二净,只是没想到……”

还有一个瘦骨子脸山羊胡跟着说道:“没地方甩锅,吓的连什么蜇皮子也捏造出来了,拿咱们天师府当什么了——什么厌胜门,你们叫说书门吧,不,说书的都未必能编出这么拙劣的瞎话!”

我盯着他,似笑非笑:“您二位岁数不小,想必是有些老糊涂了——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懂?现在的这个形势,对我们厌胜门一片大好,我要是想,一脚踹翻金箔,你们就全得倒霉,有什么理由说谎?”

本领大的人一般都不服老,那俩老头儿一听我这话,气的五内俱焚,张嘴还要说话,可行气已经撑不住了,齐刷刷一人吐了一口血。

他们的命灯,跟被大风吹了一样,一瞬间摇摇欲坠!

我接着说道:“换句话说,你们处于下风,不配让我说谎。”

这道理别说这些老狐狸了,只怕小孩儿都懂。不过,那两个老资格估计跟厌胜门是有血海深仇的,眼和心都被鲜血糊住了,自然看不见东西。

其余的高阶踌躇了一下,看向了李茂昌。

李茂昌则缓缓说道:“梁先生,你还认识他吗?”

鬼语梁吐了口气,恶狠狠的看着我:“不错,我是认识他——当时在玄阴胎,在水猴子池塘……”

可李茂昌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看到了他的腿没有?”

鬼语梁一皱眉头,视线落在了我腿上,一下就愣住了:“你是……”

我立刻说道:“没错,我来三清盛会,为了避免麻烦,用了个假名字。”

鬼语梁一开始全被我的脸吸引住了,但是眼看着我为了救他受伤的腿,和跟他交谈过的声音,他眼神一变:“朱英俊!”

而何有深也缓缓说道:“我当时也在,也能给他作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