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94章 海婆罗骨

而我视线,落在了五灵锦的下摆上。

明明白白,上面一点被扯破的痕迹。

这可是五灵锦,坏了,没人能补。

是上次在西川,参加杜大先生寿宴的时候,被我抓破的那一块。

站在江辰身后的,就是这个人。

天师府的人不知道谁喃喃低呼了一声:“夏家仙师……”

我心里一揪,真是他?

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心里还有一些疙瘩——一些解不开的疑惑,说不上哪里,不对劲儿。

这个“师”字还没说完,我手头上一阵乱颤——就好像手底下有一个黑洞,能把一切全吸进去一样!

坏了,金钹是两方的行气一起顶着的,劈开之后,撤了行气,大家把钹接回来,也就行了,可现在,三股行气缠在一起,谁也没法控制住局面了。

不把钹的行气给控制住,大家都得玩儿完!

可现在,李茂昌和师父两个做主的,都已经撑不住了,剩下的高阶,也精疲力尽,只剩下我一个——我眼前一瞬间也发了花。

因为胸口那个东西。

那个东西似乎是在我身上打出了一个缺口,在不停的吞噬行气,也像是,在吞噬人命。

“你也不用挣扎了。”那个穿着五灵锦的人背着手,缓缓的从我身后,走到了前面来:“这是海婆罗的骨头做的,专门吞噬行气,那个钹,你劈不开了。”

没错,四肢百骸,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!

不光如此,脚底下也一片湿润——血从伤口喷涌出来,淌了一地。

“门主!”师父其实已经快没有说话的力气了,但还是强撑着说道:“松手,你能活!”

不行,我一旦拔出玄素尺,他们这边行气逆乱,就全完了。

哪怕根本撑不住,感觉随时会被这两个强大的行气给卷进去,也绝对不能放手……

而穿五灵锦的看着我,露出刮目相看的表情:“想不到,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,你倒是骨头硬,胆子大。”

这么喜欢背诗,感情还是个文化人。

可文化人做出的事情,倒是比蠢的更绝——一切,都算计的滴水不漏。

“北斗!”老大急了眼:“松开!”

这还是老大第一次叫我的名字。

“不行……”我咬着牙关,耳朵里嗡嗡直响:“我绝对不能看着你们死。”

两边的人,一下都镇住了。

何有深眼眶子一红,喘息着说道:“这就是以邪闻名的厌胜门——可他们厌胜,恐怕还真是比某些天师府的仁义的多!”

刚才那些喊打喊杀的,全不吭声了。

师父为了厌胜殚精竭虑,老大有可能是我亲人,剩下的更是忠心耿耿,而那些黑先生——大概是看在了老头儿的面子上,特地赶过来帮我的,个个为了我,把生死置之度外,现在要我全身而退,看他们死?

我李北斗做不到!

可是,眼看着,我眼前越来越花,自己的行气全部泄了出来,别说公孙统教的观察法,李北斗刚才教给的调息也派不上用场了。

而五灵锦缓缓走过来,凝望着我,摇了摇头:“可惜,可惜……”

厌胜门一些脾气大的,哪怕现在马上撑不住,也大骂了起来:“老不死的王八蛋,就是你改了四相局,算计了景朝国君,我们厌胜,还有天师府?你……你为什么……”

天师府的人,也死死的盯着他。

五灵锦微微一笑:“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四相局——那个东西,本来是不应该被建造出来的,我也只不过是顺应天命。”

他往脑袋上指了指。

天上?

我却猛地想起来——阿满以前提过,说上头,出过某件大事儿……

“放屁!”厌胜门的一个老资格骂道:“难怪这千百年,只有你一个成仙,改动四相局,是把四相抬真龙的好处,全占到了自己身上了?”

五灵锦盯着我,微微一笑:“我可惜的是,世上,不可能存在两个真龙转世——你死了,就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死?

这他娘,真是个遥远的话题,可现在,离着我,却近在眼前。

不过,我确实已经撑不住了。

五灵锦擦了擦手,转过身去:“列位,这一路,好走,我一定好好帮你们超度……”

是啊,我身体里没有行气,倒是还有另一个法子。

行气出不去,但是,可以进来!

我是宗家,我有厌胜门刻在骨子里的同气连枝。

说实话,师父给我的厌胜门册子,我一直没忘记练,可除了预知梦和同气连枝这两个与生俱来的,我啥也学不会。

好在这段时间,我有了进步,是用同气连枝,也能用的比以前得心应手。

更别说,玄素尺是厌胜门的传世宝,跟厌胜门的法子一起用,简直如虎添翼。

这一瞬间,行气从金钹之中逆转,直接灌在了我身上。

这一下,在场的人全给傻了。

李茂昌猛地抬起头:“你……”

老大也觉察出来了,厉声说道:“小王八蛋,你要咱们厌胜门断子绝孙吗?”

是啊,我自己以前也跟客户说过一句话:“一个茶杯,装不了一缸水。”

这里的人,都是行当里顶尖的人,他们的行气,全被我给吸进来,我这个身板子,绝对承受不了。

就跟小气球装了充气城堡的气一样,会爆。

如果我真是厌胜门的后代,那我是最后一个人了。

我死了,宗家的血脉,也就断了。

五灵锦挑起了眉头,摇摇头:“一直,都觉得你是个聪明人,果然不假——这个死法,一了百了,倒是也算痛快。”

是啊,这可是阴阳斩魄钹,弄不好,我也会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,再也没有来世了。

不过——我天生胆子就大。

不撞南墙,怎么知道,是南墙硬,还是我硬!

那些庞大的气冲撞进来,四肢百骸一瞬间跟被海啸冲击的树干一样,疼——说不出的疼!

似乎全身,都要被那股子巨大的力量,冲成粉碎!

“啪嚓!”

面前一声巨响,好像什么东西,碎裂开了。

与此同时,我觉出耳边一阵风声,像是身体被冲出去了很远。

五感,慢慢的,越来越迟钝,像是在慢慢沉睡一样。

我,真的会死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