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95章 轿中大人

迷迷糊糊,听到了一个非常细微的声音。

好像是有人在喊我。

女人的声音。

潇湘吗?

不光有潇湘的声音,我还隐隐约约听到了铁链子的声音。

好像——铁链子缠在了我脖子上,把我拉走了。

剩下的,我分辨不出来了。

可能身体痛苦到了极致,思维索性切断了跟身体的一切联系。

不能死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!

可这个感觉,像是陷落到了深不见底的沼泽,没有任何能攀附的地方,只能一直往下沉。

终于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
再有意识的时候,是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的。

这声音莫名的熟悉。

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很奇怪。

不像是白天,也不像是夜里,甚至分不清楚天地,但莫名其妙,能看清眼前的一切。

面前有一条宽阔平静的河,正在缓缓流淌,水声让人的心情一下就平静了下来。

这是……哪儿啊?

一个背影站在我前面,正在用手里的小石子往河里打水漂。

这个人显然有些焦躁不安,跟干了什么亏心事儿似得,正在用这个法子转移注意力,不过手法很熟练,一颗石子下去,在水面一掠,能打出七个漂亮的弧线。

石子也很漂亮,那人手里每一颗,整整齐齐,都长得一模一样。

白色的圆球,上面点缀着黑色的点——我后脑勺猛地就炸了起来。

那不是小石子。

是人的眼珠子!

那个打水漂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回过头来,连忙把手里的“石子”都给收了起来,露出了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:“您醒了?”

这个人,一双狐狸眼。

熟悉的感觉更强烈了,我来过这里。

我也见过这个人。

“狐大哥?”

他是潇湘出事儿那天,跟八尾猫达成协议,用八尾猫的一条尾巴,给我换了一条命的那个阴差。

狐狸眼的微笑更尴尬了:“您别客气,我不姓狐。”

难怪,这里,是阴间?

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,我真的到这里来了?

心里不由有点愧疚——如果我死了,就真的麻烦了。

身后,是个大大的烂摊子。

潇湘还没能回来。

老头儿没人养。

厌胜门也要绝后。

没有我这个唯一的破局人,四相局也破不了,程星河会死,哑巴兰还要继续世世代代穿女装……

我抬头一瞅,就看见不远的地方,有一座桥。

桥上熙熙攘攘,来来往往,全是人。

那些人有的面无表情,有的欢天喜地,还有的嚎啕大哭。

有的走得很快,有的,索性就在原地徘徊,迟疑着,不敢往前再迈一步。

这是……传说之中的,奈何桥?

我看向了狐狸眼:“我……”

狐狸眼咽了一下口水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您这几次来,招待不周。”

几次?我只记得,八尾猫给我换命那一次啊?

可还没问,狐狸眼忽然跟想起来什么似得,露出一个说走了嘴的表情,连忙把话题岔开了:“看我这张嘴……”

我问的:“我死了?”

接着,我就看向了奈何桥:“狐大哥,是带我走奈何桥的?”

我想说,死是死了,还有很多心愿没了——还有没有机会……

狐狸眼咂了咂舌,忍不住从怀里掏出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,像是想知道他到底哪里“狐”,无奈未果,怏怏不乐的来了一句:“还不确定。”

我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
人都到了忘川河边了,不确定?

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——坏了,我八成是要成植物人了。

很多植物人,就是因为出现了大的事故,搞得虽然阳寿未尽,但是魂魄找不到回身体的路,闹的只能两边死耗——这人没死,也就没纸钱领,没香火吃,灵魂在外面流浪,当孤魂野鬼,饭也吃不上一口,跟犀利哥没两样。

不行,我得赶紧回去——脑子里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了,对了,我这样了,厌胜门和天师府怎么办?

可狐狸眼一把拉住我,连忙说道:“您先听我说——这事儿,是李茂昌求我帮忙,我才来的。”

李茂昌?我更意外了:“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但是——我马上就想出来了:“是因为那个阴阳斩魄钹?”

我刚才那一下,把气全用同气连枝转到了自己身上,那股子力量,不光是那些庞大的行气,还有阴阳斩魄钹的能力。

整个人,按理说是应该魂飞魄散。

但是——除非,我的魂魄在魂飞魄散前一瞬间,先一步被强行拉到了地府。

李茂昌,是在保护我!

狐狸眼一拍大腿,赞赏的说道:“嗳!都说您聪明,那真是一点不假——比您之前那两个姓李的灾星要强得多!”

啥意思,我之前的灾星?

但狐狸眼立马意识到了自己又说走了嘴,尴尬的双下巴都顶出来了,连忙说道:“当然了,我没有说您是灾星的意思!”

那两个姓李的灾星是谁暂且不想,我这才觉得目瞪狗呆。

卧槽?

我也知道李茂昌是首席天师,可真没想到,他竟然手眼通天,连地府的关系都能打通了!

“嗨。”狐狸眼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:“李茂昌那小子跟我干过,这不是,他求到了我门下,我也不好拒绝,谁让这小子上头有人——哎,不过,”

狐狸眼的表情紧张了起来:“您听我一句,这事儿我冒了天大的险,要是让人发现了,我这饭碗那也就拿不住了,您可千万不要声张,您这身份特殊,上次来闹的天翻地覆的,要是让人再出点什么幺蛾子,那……”

原来,这种私下操作,在他们来说,也冒了这么大的风险……

不过,我马上反应过来了:“我什么时候闹的天翻地覆了?”

我还能有这么大的本事?

再说了,我一把抓住了狐狸眼:“狐大哥,我到底什么身份?”

狐狸眼再次暗暗拧了自己大腿一把,显然后悔莫及:“这,这我说不得啊!您下次来,保不齐就知道了!啊,当然了,我也不希望您下次还来……”

越吞吞吐吐的,我就越想知道!

我刚想缠磨着问出来,忽然就听见,前面猛地“咚”一声巨响。

狐狸眼的模样本来就惨白惨白的,一听这个动静,更是瞬间面无人色,一把将我摁在了地上:“跟姓李的沾边,准没好事儿,怕什么来什么……”

那是什么声音?

好像——是个锣?

有点像是古装剧里,官员出行,“鸣锣开道”。

总督以上官员出来,因是极品,打十三棒锣,可这个声音——比十三多好几声。

是个——贵不可言的人!

因为被狐狸眼摁住,我也不好抬头——再说了,人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救我,我当然不能给人添麻烦了。

棒锣的声音越来越近,终于,眼前出现了很多的脚。

只是——我暗暗咽了一下口水——那些穿着皂靴的脚,脚跟离地,都有三寸。

这位巡视的“贵人”经过了我身边,我只觉得身边,有一种很奇怪的压迫感。

但没想到,轿子竟然停下了。

狐狸眼紧张的动都不敢动了。

“许久不见,你又来了?”

里面,是个威仪极了的声音!

这谁啊?

不过——这是露馅了?

狐狸眼就在一边推了我一把。

可以说话?

我只好答道:“是。”

除此之外,也不知道说啥了。

但是,有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——我跟轿子里“那位大人”,认识?

“那位大人”微微一笑,轿子重新动了起来:“盼着,没有下次。”

啥意思啊?

我还想抬头目送,狐狸眼死死摁住了我的脖子,而正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狐狸眼身上什么东西给响了一声。

狐狸眼一听这个动静,别提多高兴了,一把推了我一下。

我以为他中彩票了,结果还没开口,身体忽然跟失重一样,猛地就坠落了下去。

睁开眼睛,看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天花板。

这是——天师府那个屋子!

耳边一个声音:“他死了,你们也可以跟他陪葬了……”

那个——夏家仙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