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89章 蓬头女人

我顿时一愣,谁要算计我?

可回过神来,黄罗锅已经不见了。

程星河凑过来:“你那个老大哥跟你说什么了?是不是偷着给你什么见面礼了?值钱不?”

不能算不值钱——这十二天阶一句话,千金也难求。

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些人,难道是乌鸡他们不甘心,要找我麻烦?

不过,他都拜我为师了,这么多人作见证,他真要是对我怎么样,是个欺师灭祖的罪过,玄门最不能犯的,一是卦算尽,二是欺师门,都有可能被老天收饭碗,他不懂,他爷爷也不会让他犯错。

剩下的我都不熟,没有算计我的理由。

我长了个心眼儿,既然这里的事情也解决了,我就想尽快离开,回去休息,还得上天师府去查江瘸子的下落呢,就带着程星河往回走,可刚走这么一步,手就被人拉住了。

我回头一看,是江辰。

江辰露出个很抱歉的笑容:“李先生,能不能占用您一点时间?我奶奶想跟你说句话。”

程星河激动了起来,就用脚踹我,低声说道:“他们家不是名门贵族吗?保不齐要给咱们点钱道谢。”

我一寻思,伸手不打笑脸人,就跟着他过去了。

他奶奶的气势非常威严,跟我道完了谢,接着就问道:“你在找一个姓江的瘸子?”

我精神一震:“您认识?”

他奶奶微微一笑:“世上没有我们江家查不到的事情,不管那个瘸子是哪一路的神仙,我都可以帮先生找到他的线索。”

我顿时就兴奋了起来:“那就多谢您了!”

而他奶奶话锋一转:“对了,眼下我老婆子也有件事情,不知道能不能请的动李先生帮忙?”

这老太太额头宽大,双眼细长,配上鹰钩鼻子,十足是个心机脸,难怪能成为豪门正室,这种人精于算计,绝对不会吃亏,果然不光是跟我道谢,还另有所图。

程星河也听出来了,低声说道:“刚才还说为了感谢救命之恩帮咱们找呢,这么一会儿有了条件了。”

可人家那话说得很巧妙,又不是强求,就跟给驴脑袋上挂胡萝卜一样,让驴心甘情愿干活。

活脱脱是个老人精。

难不成刚才黄罗锅说的人,就是她?

眼下跟江瘸子有关,我就算看的通透,也不得不冒险——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冒险了。

我就点了点头,虚与委蛇的说道:“您也太客气了,您能帮上我这么大的忙,我给您做点什么,也是应该的。”

老太太十分开心的点了点头:“好!真是个好后生,那就请上车,咱们慢慢说。”

说着吩咐了下去,大意是让他们把医生也叫来,路上给我们检查一下。

离开的时候,那些人还在原地议论纷纷,说我一个名不经传的野狐禅,竟然能攀上黄罗锅和江公子,还收了何白凤当徒弟,不知道哪儿来的狗屎运。

也有人认为我未必是野狐禅,说不定是哪个低调的大人物的后代。

低调的大人物?那王八蛋爹?算了吧。

而乌鸡和韩栋梁看我竟然又攀上了江家,更是气的冒了一脑袋青筋,嘀嘀咕咕,想也知道在说我的坏话。

这一上了车,我顿时有点发愣,我本人是个土包子,第一次知道——有钱人的快乐,你想象不到。

那个车好像是独家定制的,街上没见过有跑的,里面的内饰尽显豪华大气,各种设施一应俱全,跟这个车一比,和上那林肯简直跟乞丐版一样。

接着就有医生跑了过来,给我们检查了一遍身体,涂好了药,待遇没的说。

之后,老太太就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我先给你看看我的胳膊。”

说着,老太太就把自己的袖子拉了上来。

我一开始没明白,看胳膊?

但是一瞅见老太太的皮肤,我顿时就愣住了。

卧槽……那特么是啥?

只见老太太手腕往上的皮肤,是一块一块的伤痕,个个都是鹌鹑蛋那么大,就好像被人一刀一刀的剜了肉一样。

那些伤痕,新的摞着旧的,灰色的老人斑跟粉色的嫩肉相映,密密麻麻,别提多触目惊心了,我顿时炸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程星河也愣住了,低声说道:“咋,这个老太太爱自残啊?”

老太太对我们的反应视若无睹,接着又把另一只袖子拉开,另一只胳膊上,也都是这种痕迹。

以老太太的这种身份,绝对不可能被人虐待,难道还真是自残?

不对……我看出来了,这些痕迹,不像是刀剜的,边缘分明有一些弯曲,这不是齿痕吗?

被人……咬的?

老太太一笑:“大师看出来了?”

原来这段时间,老太太中邪了。

老太太每天晚上,都会梦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,那个女人穿着一身红衣,缓缓的爬到了老太太的床上,对着老太太,张开大嘴就咬。

那种痛苦可称得上痛彻心扉,可老太太偏偏鬼压床一样,一动不能动,挣扎不起,只能任由那女人啮咬。

一开始,老太太以为是自己做梦,可等到醒了之后,梦中被咬的位置,就会开始慢慢溃烂,形成一个咬痕,去医院看病,医院也吃了一惊,以为老太太是有什么心理疾病自残——这种伤,不像是病理性的。

老太太这种身份,呼风唤雨,也找了不少厉害人物给看,可那些人折腾一番,也都没折腾出来什么结果,老太太每天晚上都要饱受折磨,日子过的苦不堪言,几乎生不如死。

江辰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奶奶中邪也有一段时间了,我最近听说了一个偏方,说水鬼的头皮能辟邪,才特地赶到了九曲大坝,想弄一些水鬼的头发,谁知道这里没有水鬼,只有水猴子和水夜叉,自己也差点……”

说着看向了老太太:“是孙儿没用。”

老太太爱怜的摸了摸江辰的头:“胡说,是孙儿孝顺,幸亏孙儿福大命大,真的要是让孙儿为了奶奶的这条老命,搭上自己,奶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”

我倒是没去看这个祖慈孙孝,只是暗暗琢磨了起来,听上去,确实像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

我仔细看了看老太太的面相——果然,这老太太保寿宫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朱砂痣,这种朱砂痣长在别处倒是很好,要么主姻缘,要么主财运,偏偏就是不能长在保寿宫上——长在这里,是主血光之灾。

我就问老太太,那个红衣女人她认识吗?

老太太的眼神一闪而过有一点憎恶,但她还是坦然的说道:“不,我怎么会认识那种女人。”

我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程星河暗暗摇头,表示那女的现在还没来。

我就跟老太太说,那就让我们先上他们家里看看,我更擅长的,还是风水。

老太太连连点头:“老婆子我也正有此意,那就有劳先生了,我已经叫人下去查那个江瘸子了,事情完成之后,肯定能给你一个答复。”

这话的意思是说,事情看不好,你就不告诉我?

不过我假装没听出来这个意思,很憨厚的点了点头:“您放心,我肯定尽力而为。”

等到了地方一看,果然是个高门大户,巍峨的建筑高耸入云,苍茂的枝条跟金黄琉璃瓦相映成趣,跟古代王府一样。

看得出来,这个建筑不是新的,是个旧时代的老宅子。

住得起这种宅子的人,不光要有钱,一定还得有身份。

但是再一看这个宅子的格局,我暗暗有点吃惊——这个宅子的格局,显然是被人改过,还是被懂行的人改过。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