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898章 借尸还魂

多亏了潇湘!

我心里顿时欢喜,她——是不是也恢复了很多?

我想见她,想听她跟我说话。

可这到底是五灵锦的手下,都没看我是谁,竟然硬生生一声不吭,上身被控制,立刻做出反应。一只脚对着我就扫下来了。

破风声凌厉,照着公孙统教给我的听声辨位,这一下,踢断一棵松树,恐怕都不成问题!

我哪儿还有心情想别的,伸手就格住了他的腿。

那个劲头,本来势如破竹,但我几乎一点功夫也没费,那么大的劲儿,就硬生生被我截住了。

面具男的身体整个僵住了。

我的手,正挡在了面具男的膝盖骨上。

他是这么把枣核脸的膝盖骨给卸下来的。

可我才刚想到了这里,又是“咔嚓”一声,面具男膝盖,也是一声脆响。

我一愣,就反应过来了——现在,身上的行气太强大了,这只是以前格一下的力气,可现在,竟然让这个面具男,跟枣核脸一样,膝盖骨直接碎了!

面具男的后脖颈,一瞬间也炸起了一层汗。

按理说,他早应该失去平衡了,可他还是咬着牙,靠着左腿勉强撑着自己,转过脸,看了我一眼。

面具后,是个骇然的眼神。

像是看到了鬼一样:“你……”

不光是他们,除了李茂昌,师父和老大,每个人都跟被冻住了一样,死死盯着我:“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“他分明已经……”

看来,我下了地府的时候,他们已经检查过我的身体,确认死亡了。

甚至有天师开始找我的命灯:“他该不会,是行尸?”

可这话,他自己都觉得尴尬——这地方,是天师府三清盛会最中央,鬼仙都受不了这里的神气,哪个邪祟,能在这里诈尸?

师父一巴掌拍在了地上,指着那个天师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放你娘的驴屁,我们厌胜门的门主,说死就死?这叫在三十六计,叫借尸还魂!”

说着,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:“哎呀我这肺……恐怕活不过今年秋天了……”

枣核脸也挣扎了起来,一双眼睛瞪的比棋子还圆,看我,像是在看一个活鬼。

面具男的膝盖骨已经断了,人情不要白不要,我索性对着枣核脸笑了笑:“腾天师,这仇,我帮你报了。”

这分明,就是以德报怨。

俗话说,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,但是,我就是要让他们心里有愧。

稳赚不赔的买卖,为什么不做。

枣核脸一下不吭声了,眼神别提多复杂了,但他到底是见过一辈子风浪,能屈能伸,拖拉着掉了骨头的腿,竟然还勉强支撑着一条单腿,对我低下了头:“我姓滕的,这一辈子,记你这个人情!”

我摇摇头:“不打紧——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”

我也没吹牛逼——这真的是“举手之劳”。

接着,我就看向了五灵锦。

穿五灵锦的死死盯着我,面无表情。

但是一瞬间,他又笑了笑:“看来——还真是小看你了,你这一趟,是不打算走了。”

我也笑:“从哪儿来上哪儿去,是我自己的事儿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五灵锦的笑容,凝固在了嘴边。

这个时候,我手底下一沉,那个面具男终于是反应过来了,一道破风声出其不意,对着我脖子就射了过来。

那一股子劲风,一瞬间把我头发都给吹起来了。

好快!

我没动手。

一个乌黑的东西刚要没入到了我咽喉上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龙鳞猛地滋生了出来,那东西装上去,直接跌了下来!

这货,都这样了还不消停,是存心要跟我鱼死网破啊。

可这一下的风还没掠过,面具男手底下又出了一招,对着我胸口就猛地拍了过来。

看来,他之前那个针,只是一个假动作。

他的手速确实是快——要是在以前,我恐怕只能眼前一花,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动作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——跟公孙统教给我第一次学会听声辨位的时候一样,他的起手投足,仅仅像是慢动作。

我避让过去,捞起了他的手,往上一折。

“咔嚓”。

他左手之前就被折断了,现在,成了断臂维纳斯了。

他整个人剧烈抽搐,身上就还一条腿能用——他沉住气,一只脚蹬地,整个身体对着我撞了过来。

只剩一条腿,也干不了什么了。

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脑袋往后一扭,他跟一个竹蜻蜓一样,无声无息的凌空翻滚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梁柱上,滑了下来,终于不动弹了。

周围先是寂静,但师父第一个抬起了手:“门主,干得好!”

这一下带了头,周围顿时就是一片喝彩:“好!”

只不过,他们元气大伤,喊出来也

不过,最让我佩服的是,他哪怕支离破碎成了这样,他还是一声不吭。

这个韧性,快赶上我了。

还是说——我皱起眉头,他是个哑巴?

还没等我琢磨出来,老大忽然厉声喊道:“小心!”

与此同时,我就听到,梁上悄无声息,又下来了不少人。

全戴着面具——有的是猪八戒,有的是二郎神,还有的,是嫦娥。

这是要搞西游记的庆典还是怎么着?

五灵锦还真是滴水不漏,竟然还有备无患的带来了这么多的同伙。

师父的表情,也一下凝滞了下来,大骂道:“这个老不死的,想的还真周全——门主,你小心,实在不行,从破阵的地方先出去,让秀女他们帮你——这在兵法上叫三十六计走为上,不丢人!”

五灵锦不吭声,那那些带着面具的,“飒”的一声,四面八方对着我就围了过来。

每一个人,行气都凌厉又尖锐。

师父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
搁在以前,随随便便一个,就把我给秒杀了,更别说这么多人,同时对我出手了。

越过那些戴面具的,我看到五灵锦的眼神,越来越阴沉了。

可现在,我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眼看着那些人跟乌云压顶一样,整个对我沉了下来。

七星龙泉出鞘,全部行气,以二十八星宿调息法,聚集在了一方寒芒上。

娄胃乌风天冷冻,昴毕温和天又明!

“咣!”

头顶那一方阴影,瞬间全部掀翻,那些人没来得及出手,先各自撞到了墙上!

“好!”

这一下,更是喝彩声雷动!

几个天师府的盯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从来没见过,这么小的岁数,就有这种气势的!”

“虎父无犬子,”又有人说道:“毕竟是首席天师的血脉!”

之前还说什么我是私生子,给天师府蒙羞呢!

现在,又成了虎父无犬子了。

五灵锦盯着一地的面具人,看向了我。

他的眼神,终于变了。

我也对他笑。

人生就像是一场旅行,谁也说不好,会在哪里翻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