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899章 送你归位

李茂昌也看着我,眉眼舒展,像是彻底放心了。

老大一听天师府的话,倒是咳嗽了一声。

师父听到,也回过神来,大骂道:“谁在那嚼蛆呢?我们门主,根正苗红,是厌胜门的宗家,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私生子了!”

说着冷笑:“你们天师府真不愧是百年基业,见了什么好的,都要说成你们的,哎,下一步,是不是要拿着我们门主,去申请你们天师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?这个脸皮,佩服!佩服!”

老大的表情这才痛快了点。

“胡说八道!”几个脾气比较暴躁,长着螺旋眉的老天师也强撑着口气大骂:“这事儿板上钉钉,谁不知道?听名字都听出来了,不是我们首席天师的种,能跟他的龙凤胎起配套的名字?窥天神测李家是大族,只有这种大族,才出的来这种人才!”

这下,吵吵嚷嚷没个头,那几个螺旋眉和师父倒是同时横眉冷对的看向了李茂昌,异口同声:“首席天师,你说句话!”

“李茂昌,你说句话!”

可李茂昌盯着我,眼神露出了几分狡黠,缓缓答道:“大家都是李家人,本来就是一家,吵什么?”

这态度,一下倒是把天师府人的嘴都给堵上了。

师父还是不太服气,嘴快撇成鲇鱼样了:“自己不做饭,硬抢现成的,嘿嘿,佩服。”

而黑伞老头儿则说道:“这也是你们门主,值得抢!”

我忽然就想起来刚破局的时候,天师府要拿我活埋,厌胜门当我山寨,是何等的万人嫌,谁知道今天,倒是被争抢起来了,不由感叹,人间真是世事无常。

而面前那些戴面具的,这一下全没起来。

五灵锦环视了一圈,却像是并不意外,嘴角还是勾出了个笑容来,喃喃的说道:“好……那位说得对,还真是不能小瞧你……”

那位?

我想起来了他之前的话——我隐隐觉得,他背后,还有人。

谁?

我立马问道:“江辰?”

五灵锦一听,瞬间就笑了:“那位,你的眼界,还够不到。”

而我盯着五灵锦手里的玄素尺,冷冷说道:“把我的东西还给我。”

五灵锦的视线刚似乎这才刚想起来自己手里拿着这个,一只修长的手轻松的把玄素尺转在了手腕上。

玄素尺分量不轻,又有锋芒,可在五灵锦的手上,简直轻的跟羽毛一样。

他盯着玄素尺,说道:“你说是你的,可你恐怕连这个东西的真正来历是什么都不知道吧?”

我记得,玄素尺是坠龙的角做出来的,后来,那个坠龙挣扎而起,死在了额图集沙漠。

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。

不过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想起了那个坠龙,心里就死沉死沉的。

似乎,我心里隐隐藏着什么不愿意想起的,极为痛苦的记忆。

而五灵锦盯着玄素尺,微微一笑,左手抓住,在自己的右手心轻轻拍了拍:“你要是知道,那就更有意思了……”

那个势头——就跟要敲打阿猫阿狗的主人一样!

这一瞬间,我忽然就看见,玄素尺猛地炸起了一股子煞气,对着我头顶就削过来了!

师父也看出来了,立刻大声说道:“门主,躲!”

玄素尺的威力,我是再清楚不过了,身体猛地侧翻,把那股子风雷之势给避让了过去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响,那道劲风擦着我脑瓜皮横扫而过,堪堪一擦,就听见身后“轰隆”一声。

一股子木料的清香猛地扩散开,伴随着“沙”的一声响,我回过头去,顿时就愣住了。

只见那个巨大的梁柱,竟然被掏出了一个两尺见方的大洞!

之前那个梁柱又被雕琢,又被漆料覆盖,我没看出来,直到现在,看着那一丝丝,跟金沙一样的木屑,这才知道,那是昂贵稀罕的金刚铁柏。

那不是普通的木料。

这东西只在昆仑雪谷里生长,本身数目就稀少,何况生长速度也缓慢,现在已经绝种了,哪怕一小方木头,也是有市无价,跟阴沉金丝楠齐名。

不过,阴沉金丝楠属阴,一般用来做棺木,保万年不朽,这种则属纯阳,用来修造建筑——皇宫里都不见得能找出几棵。

这种东西,以硬闻名,还有一个外号,叫金刚不破木。

虫不咬,火不烧,甚至跟长生不老一样,不会糟朽,加工难度,可见一斑——据说得拿金刚钻刨。

难怪,天师府的建筑,能屹立这么长时间,还历久弥新。

我刚才也把人踢到了那个梁柱上,可梁柱稳稳当当,岿然不动,一点损伤都没有。

可只一下——金刚钻才刨的动的木料,就被打出那种大洞!

而这个时候,几根头发丝从我眼前,缓缓的飘落了下来。

一道冷汗顺着脊背流了下来。

只差毫厘——只差毫厘,我的脑袋就开瓢了。

自己几斤几两,只有自己最清楚,我的心陡然一沉,哪怕我已经得到了这一身的行气,和潇湘的帮助,刚才那个速度真撞在我头上,我也根本来不及滋生龙鳞。

而且,玄素尺在我手上,似乎,也从来没发挥出这么大的作用。

这个五灵锦,确实不像是人……他哪儿来这么大的力量?

这么多年,长生的历练,还是——依靠四相局得到的天馈?

这一下,在场的全紧张了起来:“那可是金刚铁柏……”

“不愧是成仙的人……”

五灵锦看着我的眼神,就好像一个成年人,在看一个刚会蹒跚两步的孩子:“躲的不错。”

但话音未落,他一只手翻起,玄素尺再一次对着我就削了过来。

我一只手撑在了旁边一个条案上,翻身闪避过去,那道子煞气,连着追着我就过来了。

喘气的间隙,都没有!

而且,我所在的位置,离着厌胜门的天师府的都不远,稍微一不留神,他们就也跟那个金刚铁柏一样,被牵连了。

得想辙。

我一眼看到,五灵锦带来那些帮手就躺在附近,立马对着那边躲了过去——玄素尺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再追过来,会把他的帮手也全打死。

我看清楚了,那些戴面具的,全不是善茬,哪怕挨了我那一下,也只是暂时没了神志,全没死。

可没想到,玄素尺一点都没迟疑,眼看着我落在了面具人附近,锋锐的煞气再一次追了过来,我身边几个面具人猛地被煞气炸起,身上的命灯,全灭了!

那些身体,噼里啪啦,就重新落在了地上,跟用完了的垃圾一样。

对自己的人下手都这么狠,对待别人,就更可想而知了。

这个五灵锦,有一身的修为,可是——貌似,却根本没长人心!

我立刻滚到了一侧躲过,可这个时候,又一道更猛的煞气追了过来,我已经没地方可躲了,抬手竖起七星龙泉,直接对着那一道煞气格了过去。

两下里煞气一撞,“咣”的一声,空气似乎都被直接撕裂,我的手被震的一阵麻木,接着就是一股子剧痛。

五灵锦扬起眉头,把玄素尺给收了回去,盯着那一地被自己害死的手下,摇摇头——也跟看垃圾一样,一点同情遗憾都没有!

我忍不住说道:“他们……不是你的人?”

五灵锦一抬眉头,忽然就笑了:“东西要是没用,那就只剩下碍事了,没了,不是更好?”

这些戴面具的,面具下又都是怎样的一张脸,又是为了什么目标,来卖这个命?

没等我想出什么来,五灵锦的声音再次鬼魅一样的响了起来:“跟以前一样——比起管别人,你更应该管好自己。”

那股子煞气,直接对着我咽喉过来了。

不行,已经躲不开了,我一只手翻过七星龙泉,“当”的一声,七星龙泉的寒芒,就跟玄素尺撞在了一起。

两样都是我的东西——还是第一次硬碰硬!

而且,被自己的法器追打成这样——简直是个奇耻大辱。

可是,玄素尺之前就曾经把七星龙泉砍断,眼下,七星龙泉也在玄素尺的压迫下,缓缓的往下弯!

要不是淬过无极尸的血,恐怕,早断成好几截了!

师父立刻担心了起来:“门主,打不过,就跑!”

跑?

我这条命,本来就是从地府托关系捡来的,白捡的命,有什么好怕的!

全身行气汹涌而出,对着玄素尺就顶了上去,五灵锦一开始不以为意,但是很快,他就察觉出来了——他拿着玄素尺的那只手,竟然不受控制的在颤!

他的瞳孔骤然一缩,像是怎么也没想到,我竟然能有这种力量。

好机会!

行气冲上来,我抓住了这一瞬间,一只脚抬起,就踢到了他的手腕上。

井鬼柳星晴或雨,张星翼轸又晴明!

果然,这一瞬间,他的手腕猛地松动了起来,玄素尺我踢的脱了手,凌空而出!

我跳起来,就要把玄素尺给抓回来!

师父聚精会神,立刻喊了一声:“好!”

只要玄素尺归位,我就送你归位……

可这一瞬,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