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3:12:24

最新章节: 眼前发黑又发红,眼前重重全是幻影,相柳的头真假掺杂,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。已经到了这里了,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。可惜就可惜在,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,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,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。可不靠气息,怎么赢?耳朵里嗡嗡作响,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,应该是又来了许多

第900章 轮到你了

五灵锦另一只手,一把推在了一个铜香炉上。

那个香炉起的是装饰作用,上面全是各种精致华贵的花纹,沉重繁复。

而现在,那个香炉咣当一声,猛地对着天师府的人就冲过去了。

那个力道又快又猛,天师府的现在元气大伤,哪儿躲的过去?

我辨别的出来——冲着这个煞气,一不小心,恐怕就得被碾死不少!

天师府的那些也都觉察出来了,可除了干瞪眼,他们啥也做不了!

必须得做出选择——是去抓回玄素尺,还是,去救那些人命?

我心里清楚,五灵锦就是看准了,我不会让那些天师府的,就这么死了,这一招,分明就是围魏救赵。

救了天师府的,就又被动了。

可是……眼瞅着,那香炉冲过去,第一个撞到的,就是何有深。

妈的,这五灵锦看我看的就是准,我还真不能见死不救!

一咬牙,我把快抓住玄素尺的手撤回了,凌空翻身,以最快的速度奔着那个香炉转身。

可是,已经来不及追上香炉了。

我翻过手腕,七星龙泉对着哪个方向,煞气一炸,就在要撞上何有深的时候,“咔嚓”一声,香炉整个一分为二。

何有深本来眼睛都闭上了,这股子煞气一起,人被掀翻出去了好几步,把一个山羊胡子,一个粗壮大汉,一个罗锅,跟骨牌似得撞翻了一片。

不过,还好,那两块香炉,咕噜噜撞出去了老远,却正好把人给避开了。

何有深挣扎起来,看向了我的眼神吗,别提多感激了,但一瞬间,感激立刻变成了担心:“北斗小友!后面!”

我其实已经预测到了。

只要我转身救人,那不光会错失夺回玄素尺的良机,而且,一旦转身,他背后插刀,那就太简单了。

这一下,是个杀招。

躲不过去。

果然,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,一道煞气,就从我身后炸起——就跟我削香炉的时候一样。

后背顿时一阵剧痛——本来,身体就是行气强撑起来的,之前用同气连枝,吸了金钹里的气,还没恢复好呢,这一下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我就是一个踉跄。

“门主!”

好在,后背已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,滋生出了龙鳞,而龙鳞,也是前所未有的厚度,堪堪帮我挡住了这能给金刚铁柏开洞的一下。

不过,虽然我龙鳞出现,可身体经不住这一撞,嗓子眼儿里陡然一阵腥甜,扑的就是一口血。

内脏,恐怕伤的更重了。

我听见,五灵锦叹了一口气,像是嫌麻烦,又一下破风声,对着我就过来了。

能逼得你亲自动手,想必我也是个人物。

回身用七星龙泉格住,可现在五灵锦已经完全没有之前那么轻敌了,他沉下了脸来,两只手,都紧紧的攥在了玄素尺上。

玄素尺落在他的手上,简直跟被人抢了老婆差不多。

我心里火起,引了全部的力气上,可也只能跟五灵锦拼【00ks】一个平手。

不光如此,五灵锦算是找到了经验,一只脚,再次踢起了一个硬木椅子,对着厌胜门那边又踢过去了。

我暗暗咬了咬牙,这不是一个烂梗玩儿两次吗?

可偏偏,我真招架不住这种烂梗!

我也没辙,只好松开手,冲到了前面,先把那个椅子给挡住。

师父咬了咬牙,立马说道:“厌胜的,咱们去后头——别给门主添乱!这一招,在兵法上,叫金蝉脱壳!”

说着,首当其冲,先上后头去了。

可他们元气伤的实在厉害,哪怕移动,都会给身体造成很大的损害,师父没走几步,就趴在了地上——老大就更别提了,现在大家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谁也没法站起来,把他给推走!

我正担心呢,耳边倏然就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你打不过我——你要顾虑的,实在太多了……”

我心里陡然一提,好快!

他是真的用尽全力了,这一下,我竟然都没察觉到,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“当!”

玄素尺从背后劈过来,七星龙泉堪堪架住,而师父已经爬不动了——再说,连金刚铁柏,这五灵锦都能打穿,本地又有缚仙阵,进不去,出不来,还能上哪儿去躲?

于是师父索性回头说道:“门主——现在开始,你别管天师府了!”

天师府那边一听,顿时露出了很尴尬的表情——他们也不好意思,要求我还去保护他们。

而我勉强说道:“那不行……”

不等我说完,师父接着说道:“不光别管他们,也别管我们了!”

我心里一疼,明白师父是什么意思了。

果然,师父嘿嘿一笑,说道:“我们哪怕折在这里,也不怕,都是老骨头,活也活的差不离了,你千万不要再为了我们硬扛着了!不然的话,我们还不如自行了断——哪怕死,我们也不当门主你的累赘!”

剩下的厌胜门的,全来了精神:“没错,门主,我们不算什么,但凡你在,咱们厌胜就在!”

老大也咳嗽了一声,表示他也是这个意思。

那不行——做不到!

这个时候,五灵锦却跟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样,一笑,再次甩开了我,一只手打在了另一个梁柱上。

“哄”的一声,梁柱直接被打断。

我的心猛地就提了起来——那个梁柱的位置,只要断了,连天师府和厌胜门,都要被砸在下面!

梁柱这么大,又是金刚铁柏,我最多砍开,也不可能砍碎,哪怕成了两半,他们也扛不住……

而我一旦去撑梁柱,那胜负也不用分了——两只手占住,五灵锦会直接从后面把我给……

“吱呀……”

五灵锦转过身,抱着玄素尺,袖手旁观,就等着我出手了。

“门主……”师父大声说道:“千万别过来!”

就连何有深,也喊道:“北斗小友,我们欠你的已经够多了,你不能把自己搭在我们这帮老骨头上!”

只有李茂昌平和的看着我,也不知道是对我有把握,还是人家做首席天师的,心理素质就是这么好!

我刚要咬牙,可没想到,那个梁柱,忽然不动了。

我一愣,这什么情况?

不光是我,五灵锦也愣了一下。

“那是……”鬼语梁忽然嘀咕道:“鬼仙?”

我这才想起来——我一进来,把江采萍放在黑布袋子里,也一起带进来了!

后来,我“死”了,也不知道袋子到哪儿去了,根本没顾得上看!

没想到——她竟然出来了!

果然,她娇俏的脸,露在了梁柱后面,是个温柔的微笑:“相公,你只管做你想做的,这些琐碎,妾来挡着。”

琐碎,这叫什么琐碎?这简直是坚实后盾啊!

我刚要高兴,可一下发现,她的脸色,更难看了——之前还是不正常的白,现在,已经近乎透明了!

对了——不光是因为这里神气旺盛。

金刚铁柏,是至阳之物,她靠近了,必定伤身!

五灵锦见状,皱起了眉头,像是没想到会出来这么一个绊脚石。

一扬手,玄素尺就对着江采萍过去了。

可是,“当”的一声吗,七星龙泉抢过去,直接格在了玄素尺上。

在我面前伤她,你当我吃草长大的?

她扛不住多长时间了——我必须速战速决!

五灵锦嘴角一勾,眼里就是一抹寒芒:“时间耽搁的太长了。”

这一下,一股子破风声,对着七星龙泉就斩了过来。

挡住,当然要挡住——我身上,肩负这这么多人命。

角亢二星太阳见,氐房二宿大雨风,心尾依然宿作雨,箕斗牛女遇天晴。

全身的行气,被心无旁骛的发挥了出来。

五灵锦难以置信的看着,七星龙泉,竟然压过了五灵锦!

这些行气,是在座这些人的,我就用他们自己的行气,帮他们报仇!

“嗡”的一声,玄素尺猛地颤动了起来。

这是——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玄素尺,再跟五灵锦抗争!

这一下,五灵锦的眼睛,顿时就瞪大了:“物灵……”

没错,玄素尺上,就是有物灵!

我手里顿时更用劲儿了,只听“咻”的一声,玄素尺硬生生,就从五灵锦手里,脱了出去,无声无息的埋入到了金刚铁柏的梁柱之中!

五灵锦被这个劲头,带了一个踉跄。

他已经手无寸铁了。

我抬起七星龙泉,对着他就削了下去。

之前,经常有人说我活不了了。

现在——轮到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