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02章 摘下面具

可身体根本动不了。

在嗡嗡嗡嗡更严重的耳鸣之中,我辨别出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像是有个人,穿过了一片人海,对着我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有人在大吼大叫,有人在窃窃私语,场面一片大乱。

那个发出脚步声的人冲到了我面前。

我忽然猜测,也许他跟商店街西头的老鞋匠一样,是个扁平足。

怎么想起老鞋匠来了?

我听说,人在死的时候,脑子里会走马观花,出现这一生忘却,或者没忘却的记忆,这叫“走马灯”现象。

我是不是,又要死了?

一股子药香冲到了我面前,这个药香跟白藿香的味道区别很大——白藿香的味道清新上微微带着几分苦涩,这个人的药香好比陈年的烟袋油子,熏得让人想流眼泪。

一只手在我脑袋上顶了一下,我瞬间觉得解脱了。

那种难以表述的苦楚,终于告一段落。

很想就这么闭上眼睛,休息一下也好,我强迫着自己清醒过来,可这不行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。

江采萍和金毛怎么样了?

厌胜门和天师府会不会还有其他争端?

那个五灵锦——又到底是什么来路,他后面的人,又到底是谁?

这些疑问顶了上来,我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面前露出了黄二白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,上面还沾着很多草屑,好像刚从马房里钻出来一样。

他瞅着我,忽然叹了口气:“身体都这样了,还有这个精神头——你还真不是什么平常人。”

刚才摁在我头上那一下,好似一针麻药,痛苦减轻,耳鸣的声音消退,我能听见了。

我连忙说道:“我的金毛,和我的……”

舌头都像是有千斤重!

黄二白连忙说道:“你放心吧——你的犼,和鬼仙,虽然伤的厉害,不过,有老头儿我在,都没事。”

我这才看到,江采萍重新进到了那个黑袋子里,金毛身上包了一层淤泥一样的东西,脏兮兮跟个流浪狗一样,又睡着了。

心头的千斤巨石终于落了地。

程星河抱着胳膊,也松了口气:“真是七星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——还以为这次要让你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”

送你大爷。

大潘咳嗽了一声,眼睛直往李茂昌那看。

我则立马冲着五灵锦那看过去,可隔着那么多人,看不到。

我恨不得,把面前的人,全给拨开!

而这个时候,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。

李茂昌。

他脸色也不好看,但是脖子上出现了一绺的金针——估计也是刚让黄二白给抢救过来。

而他对着那边一摆手,已经有很多武先生过去,把五灵锦给围住了。

只是,那些武先生看着五灵锦,也还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——这位,可是传说之中的仙人。

行业里神话一样的存在。

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个“仙人”竟然成了这个样子。

他们实在也是没法理解。

而李茂昌拍了拍我的肩膀,露出个很和煦的笑容:“这一次,多谢你了。”

他的笑容,跟秋后的日头一样,让人心里发暖。

我也想对他笑——还是一种莫名的亲近感。

而其他的天师,和厌胜门的人,看到了地上那么多戴面具的,也都莫名其妙,程星河也嘀咕了起来:“这帮王八蛋是怎么回事儿,是我常识不够,三清盛会还能当万圣节过呢?”

这会儿师父也被人给搀扶起来了,盯着那一地戴面具的,厉声说道:“给我把那个人的面具摘下来!”

师父指着的,是其中一个戴着李天王面具的。

秀女过去就把面具给摘下来了。

底下露出了一张很年轻的脸。

不过,一看清了那张脸,年轻的都没什么反应,倒是几个七十往上的吸了口凉气。

师父嘿嘿一笑:“我看着他的手就眼熟——想不到,还真是这个老东西。”

老东西?可那张脸,也就二十出头。

何有深也吐了口气:“没错,我之前也看出来了——这老小子,竟然还活着。”

这一下,把剩下的人说的满头雾水:“那个人,到底是谁啊?”

我倒是也看出来,那个人的手确实很有特色——一个男人,却留着一手尖锐的长指甲,跟梅超风似的。

甚至那指甲上,还有凤仙花汁水的痕迹,看上去不伦不类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我也眼熟,七星你看出来了没有,这跟哑巴兰他祖爷爷的手差不离。”

鬼语梁喘了口气,说道:“这不是兰家阴阳身,这是千指宋家人。”

千指宋?没听说过啊!

师父显然也看出来了我的想法,答道:“你们年轻一辈的,没听说过也正常,他们这一家子,在行当里,已经消失了二十来年了。”

原来,这个千指宋也是武先生的名宿,以这指甲出名——一出手,快的眼花缭乱,行尸身上能被打出数不清的窟窿。

好些人以为他们家人手指头跟千手观音一样多,所以得了外号,叫千手宋。

可后来他们家凋敝了,人都死绝了,这一门绝学,也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鬼语梁喃喃说道:“这个人,叫宋明亮——二十多年前上了秦岭,就没下来过,想不到,在这里重逢了。”

大潘一瞪眼:“可他看上去……”

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,按理说,那个时候,还没出生呢!

乌鸡也凑了上来:“爷爷,会不会,他是投胎转世……”

“那不可能。”鬼语梁指着那个人小指头上一截伤疤,说道:“就是他——他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,那个疤,是我们俩一起抓毛僵的时候留下,他今年,七十三了。”

也就是说,这个千指宋,二十年前失踪之后,有了某种神奇机遇,返老还童了?

师父盯着剩下的那些戴面具的,脸色一变,忽然就指着剩下的戴面具的,说道:“把他们的面具,全摘下来!”

果然,一看清楚了那些脸,那些老资格全愣住了:“真是他们……”

那些戴面具的,都是这二十年里,失踪的出名先生。

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。

返老还童。

大潘喃喃说道:“该不会,他们都……”

大潘的意思我明白——该不会,他们都修成仙人了吧?

这这话他没说完,就觉得荒谬,炎夏几千年历史,修成仙人的都数的上来,这些人二十来年能修成,比杨贵妃重生给你跳社会摇还荒谬。

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。

这二十来年里,那个五灵锦,找了很多先生,以长生不老的方法诱惑他们,让他们给自己做事儿。

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都用在这个时候了。

那个五灵锦——怎么让人长生不老的?

我立马看了过去,发现五灵锦面无人色的脸上,挂着个惨笑。

他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,带着几分自嘲。

我有数不清的事情,想要问他!

秀女看出来了,立马把我扶了过去。

而五灵锦仔细的端详着我,表情越来越恍然大悟了。

我盯着他,想问的太多,翻滚着倒是全堵在了嘴里,可刚要开口,只见五灵锦的表情就沉了一下。

不好——我忽然就反应过来了——小看他了!

果然,他一只手压在了金刚铁柏上,只听“哄”的一声响,金刚铁柏猛地就对着周围的人压了下来。

他的肋骨被我打断了三根以上——可他竟然还有这种力气!

五灵锦身边的一圈武先生,全体被那个刚猛的行气掀翻!

而五灵锦翻身而起,捂住了伤处,对着窗户敏捷的翻身而出。

我立马抓住秀女:“截住他——多带一些人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给我截住他!”

他要是跑了,这一切,就白忙,数不清的人,就白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