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04章 绿水仙鳌

五灵锦虽然本事很大,可也没想到竟然有了这么一出,立刻说道: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我——我就是你祖爷爷……”

“胡说八道!”夏明远平时给人的感觉,像是没什么脾气,但是这一瞬间,眼里顿时就露出了凶光,一把抓住了五灵锦的右手:“你右手上有茧子。”

按理说,一般人都惯用右手,右手有茧子简直再正常不过了,除非……

果然,夏明远说道:“小时候曾经跟我祖爷爷一起吃过饭,靠的近了,胳膊就会打架,我祖爷爷是个左撇子,右手食指上并没有一般人长期拿笔拿筷子留下的茧子,你怎么会有!”

“再说了……”夏明远接着说道:“那个问题,还是我小时候,祖爷爷亲口问过我的,你要是真的,怎么可能答不上来!”

五灵锦张了张嘴,可半晌,垂下眼帘,“嘿嘿”就干笑了两声,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那是一个“时不我与”的表情,竟然有点凄凉。

这不就是默认了吗?

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既然如此,那这次,就真多亏了夏明远了。

我立刻看向了黄二白:“这人的脸,也用蜇皮子给做了?”

这位所谓的夏家仙师,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露过面了,不过,只要一看他身上的五灵锦,没有一个人会疑心他的身份——哪怕他的容貌出现一些细微的差别,一个“成仙”的人,改变模样,估摸也不是什么难事儿。

黄二白端详了半天,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骇然之色:“没有——他脸上,一点痕迹都没有!”

师父一瞪眼:“虽然没有——可这么说,这个老东西,还是冒充的?”

鬼语梁也刚回过神来:“真要是冒充的……”

真正的“夏家仙师”是个成仙的人物,他是用什么方法,把夏家仙师的五灵锦弄来的?

而他冒充夏家仙师——显而易见,一方面,有了这个身份,很多事情好办事儿,另一方面,哪怕真出现了什么差错,天师府和我真的把他制服了,他还能把锅甩到了夏家身上。

夏家那是行业之中的泰山北斗,真的要是把炮火引到了夏家身上,那就又是一场三败俱伤。

这一场计策,进是进,退是退,几乎方方面面全考虑到了——让人不得不服!

师父抿了抿嘴,喃喃说道:“想出这个计策——果然是个劲敌!”

哑巴兰听了,连忙问道:“那,他既然不是夏家仙师,又到底是谁?”

他的本事,大家全看到了,几乎比天阶还要在以上。

乌鸡也忍不住开了尊口:“叫我说,也是一个仙人。”

何有深摇摇头:“小白鸟,仙人哪儿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上的,更何况,这一位做的事情,桩桩件件,可不像是仙人的做派。”

当然,以他刚才的能力,也绝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。

甚至——有可能是我们认识的人。

毕竟,从头算起,青囊大会上老黄出事儿,估计,也跟他有关系。

天阶……

我回过头,看向了在场的这些人。

正道上,面相,武先生等等的天阶,都差不多聚齐了,师父也把黑先生里能耐大的请来不少,风水行的十二天阶倒是来的不多,多数自称老迈,又因为四相局的缘故,各地有动乱,所以大部分缺了席。

只有何有深,杜蘅芷和老邸来了,而老邸好像身体不好,这一次,也没法前来搭把手。

如果……

这个冒充夏家仙师的,是某个托词没来的风水行十二天阶之一呢?

那声音耳熟,之前见过,跟我说过话——我耳朵里嗡的一声,顿时就想起来了。

难道是他?

我盯着那个五灵锦:“你是水百羽?”

五灵锦整个人一下愣住了。

不光五灵锦,其他人也全愣住了。

而五灵锦摇摇头,冷笑道:“荒谬……我怎么会是水百羽?”

我立刻看向了黄二白:“就没有什么法子,能把他的脸弄一弄?”

黄二白因为做不到,所以极其气急败坏:“我哪儿知道怎么弄,你以为我是哆啦A梦,让我干什么,都能给你干?”

而鬼语梁和金麟眼他们几个面面相觑,也忍不住说道:“李门主,您的本事在这里,我们亲眼目睹,按理说,不该怀疑您,可是……您凭空说他是水百羽,也实在是……”

无凭无据,可能会冤枉好人?

是啊,我想的一切,也只能算是猜测,要说真凭实据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低低的声音:“他咽喉下三寸,用摸龙奶奶的绳子擦一擦。”

这个声音是……

我猛地回过头来,却发现,身后熙熙攘攘虽然全是人,可都不像是能说出这种话的。

而且,那个声音听着耳熟,而且是一种中气不足,像是受过重大损伤的人。

倒像是——我的心猛地就揪了起来。

马元秋!

我立刻要往后看,可人头攒动,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线索。

谁躲在这个地方,都像是一滴水,落在了大海之中一样,找不回来了。

马元秋说,他要修正某个错误——这也是他其中一个举措?

我立马把程星河手里的狗血红绳给抢了过来,交给了哑巴兰,让哑巴兰帮忙。

哑巴兰虽然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,但他还是立马蹲下身子,就擦在了那个穿五灵锦的人的脖子上。

那人一见摸龙奶奶的红绳,不由自主往后一退,盯着我的眼神顿时露出了几分恐惧。

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哑巴兰比搓澡工的力气,可大多了。

那人脖子上,被摸龙奶奶的红绳一擦,出现了一层皮。

黄二白看清楚了,这才猛地一拍大腿,懊恼的说道:“我说我怎么没看出来呢——那是绿水仙鳌的皮!”

原来,所谓的绿水仙鳌,是一种传说之中的灵兽,它的皮经过顾瘸子那一类手艺人的特殊处理,能呈现出跟真人脸一样的效果,只要粘牢了,哪怕黄二白这种专业鬼医都看不出来。

不过顾名思义,那东西是灵兽,跟麒麟玄武一个级别的,拿它的皮做面具,那比成仙也简单不了多少,一般人,想都不敢往那方面想。

哑巴兰抓住那一层皮,往下一揭,露出了一张脸来。

果然是水百羽。

众人一下全不吭声了。

他们全看向了我,露出刮目相看的表情:“你是……”

我是怎么知道的?

其实,江辰出现变化,就是在青囊大会前后。

在此之前,江辰是十分谨慎的。

可之后,他对我的怨恨越来越深,人也越来越冲动,开始明目张胆的要害我了。

所以,他身边的人,就是从青囊大会上,从谨慎的马元秋,改为了另一个人。

老黄就是江辰身边换人之后,第一个倒霉的。

当时,老黄写了一个“心”字。

那一次老黄自己,也差点把命给搭上,现在,他也说不出来,自己当时为什么写了那个字。

水百羽自己,也是在老海倒霉之后,特别“凑巧”的跻身成为了天阶。

而老黄自己,虽然身为十二天阶的吊车尾,可文化水平不是很高。

现在看来,除非,是老黄当时发现了什么事儿,要公诸于众,触犯了那一位,所以,老黄才被害了。

我当时就觉得,比老黄本事大的,只有剩下十一天阶了。

可“心”字,跟十一天阶,一点联系又都没有。

现在想来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。

老黄要么是受害的时候,太过痛苦,要么是因为本身文化程度也不高,有可能一时是忘了“水”怎么写,而想写“新来的”。

可“新”字笔画又多,于是,他这才写了一个同音的“心”字,结果才刚写完这一个,人就没意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