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905章 天阶第八

周围一片沉静。

大潘一只手指头在掌心兜了半天圈子,终于抬起了头:“你那个叫老黄的朋友,连水字都能忘了怎么写?再说,和“心”比,“水”难写吗?”

我说我也不是老黄,也只是猜测,不过,你有没有过那种经验?

就是一个人名或者地名,虽然十分熟悉,仿佛就在嘴边,可说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更别说,老黄当时徘徊在生死边缘,你指望他脑子能清醒到了什么程度?

真要是清醒,对方也就不会误认为他已经死了。

能写出字来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哑巴兰站起来,盯着水百羽,忽然又伸手去抠他的脸。

程星河莫名其妙把他拽了回来:“你这一不做二不休,还想给他毁容?”

哑巴兰抬头,喃喃说道:“我是想看看,他这张脸,是不是也是假的。”

程星河给哑巴兰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你想啥呢,上面一张脸,下面再有一张脸,二皮脸吗?”

哑巴兰护着脑袋,看着我:“我就是觉得——哥,水百羽自从进了十二天阶,他一直在帮咱们啊!你忘了,他一开始,特别给了你八卦风水铃,后来,几次三番,也都给了咱们忠告,还有,他建立了四相会,都是好心……”

“是啊。”

毕竟水百羽的名望,在行当里面,是有口皆碑的。

哪怕连虐待自己的家里人,他都能善心帮助,以德报怨的像是行当之中的道德模范。

其他人都跟着响应了起来:“这里面,是不是还有其他误会?”

除了那些,亲眼看见他在正殿做出那些事情的老资格。

鬼语梁跟枣核脸他们对看了一眼,表情一个比一个复杂。

师父也抱住了胳膊,摇摇头:“懂个屁,画人画虎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说实话,就连我自己,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都也不愿意相信。

但是我辨认出了他的声音。

那个跟在江辰身后的,还有眼前这个,以及那位慈眉善目的,都是同一个声音。

我记得,他见我第一次,就跟我说过:“好久不见,你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不过,哪怕声音相同,你面前既然是两个不同的人,那你自然不可能往那方面想了。

哑巴兰吭哧了半天——他其实,一直都挺崇拜水百羽的。

都说人无完人,但是,水百羽似乎就是行当之中“完人”。

哑巴兰以前也说过,做男人,就得做到水百羽这种“无可挑剔”,才像回事。

可这个完美的人设,竟然就这么崩塌了——甚至,还是他自己亲手抓住的。

哑巴兰回头瞅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哥,不对,这肯定还有其他的事儿……”

其实,八卦风水铃很好解释——打人一巴掌之前,先给个甜枣罢了。

他就是想利用自己那个“好人”的形象,获取我的信任。

再说了——他是不希望我这个“唯一破局人”毁掉四相局的,那么,毁掉我是很容易的,那个八卦风水铃,只不过是个“捧杀”。

数不清的人,觉得我不配,觉得,我是靠着某种关系弄到的。

这种不公平的事儿,最容易引起民愤,枪打出头鸟,想把我拉下马的,数都不数清。

哑巴兰张开嘴想了半天,又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立刻说道:“可是,不说别的,就说我们家的白虎局——是他给了咱们线索啊!”

哑巴兰一直为了这事儿,对水百羽心存感激。

是啊,因为他找我们帮忙,我们才到了那兴隆宫,找到了白虎局。

当时我对他还有点心虚——人家给我四相局的线索,是想让我四相会护局,可后来倒好了,我反而把白虎局给破开了。

这不是引狼入室吗?

但是——我看向了哑巴兰:“你还记不记得,有件事儿很奇怪——咱们到了那个白虎局附近的时候,许多四相会的,和齐鹏举他们全追来了?”

那一次,要不是苏寻发现了白虎局的“藏”,我们已经被抓一个现形,全体倒霉了。

齐鹏举等人,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

他只是想用白虎局把我给引过去,把破局人的身份落实,借刀杀人。

而他搞那个四相会,明面上是护局,其实——那些戴面具的帮手,搞不好,就是从那地方选拔出来的。

当然了,这到现在,也只是猜测,他把事情做得很干净,一点证据都没有。

现在想起来,老头儿跟马元秋的关系,也是他告诉我的。

他还屡次说过,我爹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,一定会为我开心的。

给人的感觉,像是一个和善的长辈。

而且,他提醒过我很多事情,全都应验了。

这一看之下,当然是好人。

但是——反过来想。

他跟我说了马元秋和老头儿的关系,我开始怀疑老头儿背后有什么秘密——这是他在挑拨我和老头儿的关系。

而之后警告我的事情,一个是遇上水天王,一个是遇上了八丹琵琶蝎。

确实很危险。

但是,遇上水天王之后,我得到了神气,遇上了八丹琵琶蝎,我拿回了潇湘的神器。

如果,他一开始就知道,我会有这两个际遇呢?

取得了我的信任,就是希望我能听他的话。

如果我听了,这两件事情,我是不是,就遇不上了?

还有件事儿,我之前一直没想明白,但是这样的话,我就想明白了。

水百羽出现在了玄家宗祠那一次。

玄家老祖出了事儿,是因为齐胖子赶去捣乱,把玄家老祖的尸首挖出来,把那个琵琶蝎给放出来了。

当时整个城里都人心惶惶,不少先生赶了过去。

水百羽也去了。

表面上,他是去关怀玄家,但实际上,他跟我见面,并且告别之后,一直没出现过。

我一直觉得奇怪,他为什么没去管制那个琵琶蝎?他是天阶,哪怕没有预知梦那么厉害的本事,可也应该能预测到一些事情,要是为了琵琶蝎的事情来的,何至于我差点被琵琶蝎给灭了,他也没出现?

我一直愿意把人往好处想,所以我觉得,水百羽一定是想着把这个获得巨大功德的机会让给我。

但是,现在想来,却让人毛骨悚然。

我看向了水百羽:“你去玄家宗祠,其实,是想着对老黄下手吧?”

老黄自从上次差点死在了青囊大会上之后,不光实力削减,脑子也混混沌沌的,一直在玄家休养。

有玄家保护他,我一直也挺放心,就等着老黄什么时候彻底恢复了,能把事情给说出来了。

可对真正的凶手来说,老黄的存在,就是一个定时炸弹。

老黄什么时候想起来,那他就被揭穿了。

最好的法子,就是在老黄想起来之前,先把老黄给解决掉。

但老黄自己是天阶,玄家也是天阶,虽然以水百羽展露出来的本事看,他能做到。

可那毕竟是两个天阶,未必能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,一旦打草惊蛇,那他后面的计划就落空了。

所以,他才打了玄家祖坟的主意。

他应该是告诉给了齐胖子,说那地方有琵琶蝎,齐胖子当时正想对付我,给江辰立功,自然就去了,我就被坑了一头。

这件事儿对他来说,其实是个调虎离山计。

而玄家出事儿,大家都聚集在了玄家的祠堂里,那老黄和玄家老头子,那边就空下来了。

这样,趁着我们去对付琵琶蝎,他就能去找老黄了。

可惜——说来也凑巧,老黄听说我来了,也跑到了祠堂附近,水百羽白扑了个空。

这才能解释,他无缘无故跑到那里干什么——只有凶手,有这个动机。

那会儿,他看似好意的告诉我,小心穿红衣服的,也只不过是留了一个后手——齐胖子把红衣服穿在里面,我从外面绝对看不出来。

我真的死了,那我也没法找他秋后算账,我没死,如果有机会看到齐胖子的衣服,还会感谢他提醒之恩。

当时是觉得他是好人,可只有现在看来,才明白,一步一步,步步为营,都他妈的是伏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