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06章 人外有人

我蹲在了他面前:“你说,以前见过我,还说知道我爹——这话,是知道我在追查身份,说出来故弄玄虚的,还是……”

还是,你真的知道知道我的身份?水百羽摇摇头,还是一个惨笑,喃喃的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这件事儿,确实是他坑了我,但是十分明显,他上头,还有其他人。

而他为什么给那个人做事儿——说不定,就是因为他身上的力量。

他从一个地阶,摇身一变,成了一个天阶。

而他现在拥有的力量,也不仅仅是天阶能拥有的。

这种力量,对谁来说,都是天大的诱惑。

这个力量,到底怎么来的,是不是——我想起了真龙穴。

会跟真龙穴有关吗?

“是谁让你做这些事儿的?”

我有了一个猜测——江瘸子当初拼命的找我这个四辰龙命,说不定,就是为了给水百羽力量的这个人。

江瘸子,想让我对付那个人。

可江瘸子把我拖进浑水之后,就他娘人间蒸发了,只任由我在这个迷局之中挣扎求生——他又到底是什么来路?

可水百羽闭上了眼睛,一言不发。

他不敢说。

我想起了老黄的话。

他说,让我不要追查下去了,恐怕,那会是我想象不到的危险。

可是,哪怕我不追查,这种危险,不也是常伴吾身?

四相局,就好像一盘下了千百年的棋局,新人旧人,都是上头的棋子。

问是够呛能问出来了。

我转身看向了众人,找一个人。

不出意料之外,没找到。

程星河素来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看出来了,扯着嗓子说道:“谁看见江景那个小王八蛋了?”

幕后黑手,跟江辰既然有关系,那作为江辰的狗腿子,江景肯定也知道不少内幕。

而且——我想起来了,江辰背后,除了这个五灵锦,还有两个很奇怪的人。

也就是,当初在江家大宅,拿走了我气运的人。

那两个人,又跟四相局是什么关系?

他们,是给水百羽这种奇怪力量,利用他来害我的人吗?

一念之间,对面已经来了话,说江景刚才就已经不见了,走的着急忙慌的,跟怕谁来追他一样。

自然是去给江辰报信儿了。

一早就跟杜蘅芷说过江辰的事儿,让杜蘅芷去查,可江辰毕竟是个大人物的儿子,查起来,没那么容易。

这下,江景过去报信儿,抓他的尾巴就更难了。

江辰有什么说辞我都替他想好了——要么不承认,说自己跟水百羽只是点头之交。

要么,说自己也是被水百羽所蒙蔽利用了,总之,会把自己择的干干净净。

谁有法子呢?

事情做的确实比穷人的裤兜还干净——物证,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,人证,不敢张口。

更别说,他那个家世了。

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这个世道上,比天师府更有权势的,也不是没有。

更何况,他现在龙爪疮缠身,这个病体,倒是成了挡箭牌——不在场证明都有了。

抓一个水百羽,跟拘一个临时工也差不多——亲自下场的,都是小角色。

师父颤颤巍巍的过来了:“门主,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办?要不,把那个水百羽,弄回咱们厌胜门去?”

“那不行,这个家伙罪大恶极,除了银河大院,哪儿还有更好的去处?”

枣核脸的膝盖骨都断了,火气还是特别大,被人架着,也跟师父吵了起来。

这个时候,“嗡”的一声,我耳鸣又开始严重了起来——刚才黄二白给我那一下,也只不过是“麻药”,只能缓解痛苦,并不能把我给完全治好,现在,麻药的劲头儿要过去了。

看出来我神态不对,黄二白就往外扯我:“你要是还想活,剩下的的事儿,你暂时真的管不了了。”

说起来,我四处看了看,天师府这里的事情闹的这么大,白藿香怎么一直也没回来?

我就看向了黄二白:“白藿香,到底跟谁相亲去了?”

结果黄二白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个人就风风火火的从后面给挤了进来。

金毛狮王。

卧槽,她刚才上哪儿去了?

现在才来,屁都吃不上热乎的。

显然,她也没少吃苦头,一脑袋黄毛不知道被谁给薅了,高一块低一块的,极不规则,好似被狗啃过。

而她一看我那个样子,二话不说伸手就要抓我,怒发冲冠:“把首席天师他们整治成这样的,就是你?来人,给我把这个歪门邪道给……”

卧槽,她真是个2G老娘们,现在都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,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?

而且,看着她那个张牙舞爪的样子,我有点疑心,我跟金毛狮王,上辈子是不是有什么恩怨——我是睡她闺女还是摸她皮鼓了,处处针对我?

天师府的那些老资格一见金毛狮王这个举动,全吓了一跳:“小秦,不能对李门主不敬!要不是李门主,咱们天师府这一次,真是一个大劫!”

金毛狮王一听这话,十分不屑的转过了脸:“你们岁数这么大了,怎么一点立场都没有?就因为他那个身份,你们就溜须拍马成这个样子?告诉你们,哪怕他是首席天师的大儿子,把咱们天师府十年一度的三清盛会搅弄成这样,这事儿也没那么好交代——对了!”

她越说越生气:“他还弄坏了咱们的九星连珠网,这条命,都不够赔的!”

我真想一口唾沫把她喷天边去——用九星连珠网抓我,还赖我弄坏了?

这一下把那些天师府老资格差点没气怔了:“小秦,你不知道,李门主他……”

金毛狮王一愣,回头莫名其妙的瞅着我:“你还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了?呵呵,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也是活该!”

她以为,我是被天师府那几个老资格打成这样的。

说着,拨开了黄二白,就要揪住我。

我哪儿还站得住,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,就快躺下了。

这把程星河给气的,撸起袖子就把狗血红绳掏了出来:“哎,老娘们,七星死要面子活受罪,讲究绅士,程爷我可不认这一套,你动他一下,我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金毛狮王整个人倒仰了过去,重重的摔在了一堵花墙上。

她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摸到了一把干枯黄发,和一手的血。

我顿时一愣——程二傻子什么时候练成隔山打牛了?

没成想,程星河也莫名其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