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907章 辈分很大 法克牌鱿鱼干皇冠打赏加更

而耳鸣声之中,一个熟悉的声音吊儿郎当的响了起来:“他是厌胜门的门主,也就你们领头的配和他说话,水仙不开花——你他妈算哪瓣儿蒜?”

说着,一个瘦削的身影忽然从天而降,站在了我面前,似笑非笑的:“好侄子——有你爹几分风骨,没白流咱们厌胜门的血。”

老四。

他一只脚在地上不停的环绕脚踝,看着像是热身,不过我一瞅他就知道,他没下来,在檐角上不知道蹲了多长时间了,脚丫子都麻了。

原来老四早就来了,一直在房顶上吃瓜。

不光老四,呼啦啦一声,厌胜门其他的人,也跟着老四来了好些。

就是老四这一波人,把金毛狮王给牵绊住了,搞得金毛狮王一直都没机会进那个金刚铁柏的大殿,这才刚找到机会过来。

想也是——老四这个脾气,那跟个脱缰野马一样,谁也控制不住他,师父不让他进去,倒是明智的选择。

一个老头儿冲出来:“门主,您刚才被困在里面,我们可担心坏了……”

这个老头儿就是上次美人骨那事儿的贾爷——让夏明远给打伤了,是我帮他出了这口气。

他受宠若惊,觉得自己一个普通小脚色,能有门主亲自撑腰,脸上有光,在门里逢人就说门主有多尊老爱幼,体恤下属,恨不得给没见过我的人来个传销式洗脑,算我第一号的老“迷弟”。

猴儿灯也说,在饭圈文化,贾爷就是我粉丝后援会的“粉头”。

老四推了贾爷的秃脑袋一把:“堂堂宗家,用得着你们咸吃萝卜淡操心?”

“那门主真要是被打死呢?”贾爷嘀咕道:“反正我是牵肠挂肚的,最后悔的,就是没跟着门主进去,同生共死。”

老四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他要是被打死,就说明他根本不是老二的种,后悔个屁。”

得咧,这就是宗家和宗家之前的亲情,跟苏菲一样,薄如蝉翼,来去如风。

大潘低声说道:“李北斗还有亲戚呢?还是这种亲戚?”

程星河拿了一把辣条塞进嘴里,答道:“跟李北斗自己一样,他身边的人也都没几个正常的。”

大潘以一种“这人怎么自己骂自己”的眼神,瞅着浑然不觉的程星河:“也是。”

你能说句人话吗?

黄二白又给我来了几下,耳鸣刚好转了一点,黄二白就让我跟他上小房子里,给我整治整治。

这个时候,一只很温暖的手,放在了我肩膀上。

我回头一瞅,是李茂昌。

李茂昌说道:“四相局的事情,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的,今天的事情,可多亏了你了。”

是啊,真要是两败俱伤,那整个行当,就全部变天了。

我摇摇头:“应该的——修建四相局的时候,厌胜门和天师府就中了计,这么多年过去,两方不能一点进步都没有。”

至于那个几百年的元凶——把事情算的滴水不漏,又到底是什么人?

想一想,心里就发沉——这么复杂的计策,他竟然一点马脚没露出来,简直,可怕。

李茂昌一笑:“这件事情,有你帮忙,一定会查清楚的。”

有我帮忙,这话什么意思,你不打算管了吗?

他的态度,给我一种感觉,好像四相局的事儿,是我的一个专属使命一样,他会给我做后盾,可是,前路,还是要我自己去趟。

还有……我看着李茂昌,心里的疑惑,跟被爪子挠了一样,再也忍不住了:“能不能,借一步说话?”

李茂昌微微一笑,像是早知道我想说什么了,给我让出了一个地方。

站稳了,他才低声说道:“冒犯了——关于私生子那个传闻,实在是因为,当时情况特殊,不得不出此下策。”

那个王八蛋爹,还真不是他。

不过,可想而知。

当时天师府喊打喊杀,要把我这个破局人拉去活埋。

当然了,如果我是天师府,一旦出现了会制造动荡的“祸端”,最简单有效的,自然也是拉去活埋了。

领导也不好当,皇帝老二都怕犯民愤,首席天师也一样——他应该是没法子了,才放出了这个消息。

豁出去,把自己的名声都拿出来了。

我想起来了他老婆。

他老婆,那是钟天师的后代,据说能吃鬼,我视线扫过了他的膝盖,忍不住问道:“那您放出消息之后,家里……”

李茂昌一瞬间有些尴尬,咳嗽了一声:“你也听说我怕老婆?那都是谣传,不要轻信。”

我咋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一边,生怕隔墙有耳一样。

没错,他耳朵肉厚,拴马桩前凸,是个贵命,不过,耳朵上多的那块肉,叫“枕边屏”,这人肯定嗷嗷怕老婆。

但是——我看向了他:“这么说,一开始,你就打算护着我,为什么?”

李茂昌,也知道我的身份?

对了,他还说过,我不是外人,是自己人。

李茂昌咳嗽了一声,这才说道:“是,按着李家的辈分,我……我得叫您一声表叔公。”

啥?

我耳朵里嗡的一下,觉得耳鸣真是越来越严重了,怕我是真的听错了:“首席天师,您,您再说一次!”

李茂昌苦笑:“您没听错,您确实是我表叔公——您的母亲李淑云,按照辈分,是我的姑奶奶。”

末了还加上一句:“您不要跟我叫您——小辈折福。”

李家——我一下就想起来了:“你……是窥天神测那个李家?”

李茂昌一扬眉:“您也知道咱们家?”

那怎么不知道,我以前按着三舅姥爷的话——不合阴阳群,不踏风水门,当然不知道业内的出名家族。

但是浑水趟的多了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,据说,那是行当里这些年最出名的家族。

出过一个前所未见的活人大城隍,还有一个,就是我面前这个首席天师。

有几次出门,死人店的店主办理入住的时候,一听我姓李,总要肃然起敬一下,问我是不是这个家族的,程星河每次都会偷偷捅我,说不管怎么着,三百年前是一家,也不算冒认,没准人家心生崇拜,能给打折送赠品什么的。

对了——和上他们家的那个大肚美人地,据说也是多年前,一位窥天神测李家先生给看的!

竟然是我姥姥家?我妈——我妈的辈分这么大?

李茂昌继续苦笑:“也是我辈分比较小。”

我倒是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好似心头一块大石头,落下去了一半。

排除了这个选项,这么说,我爹真是厌胜门的老二?

窥天神测小姐配厌胜门门主,门当户对,真是豺狼配虎豹,不,郎才配女貌。

不过——见到我爹妈之前,也不好下定论。

我连忙说道:“那,你有我妈的消息没有?”

李茂昌摇摇头:“那位姑奶奶一家很久之前就离开老家了,跟我们已经没什么联系了。”

我妈,她到底是个什么人?

我记得很清楚,梅姨拿出那个老照片上的她,好看的倾国倾城。

只要找到了我妈,那我身世,和四相局的秘密,说不定,就能揭穿了。

可惜——这一阵又是东奔西跑的,还是没能见到她。

耳鸣之中,厌胜门的和天师府的又为了水百羽的归属争吵了起来。

说起来,四相局移位的事情,挑拨我们关系的,又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那个时候,这水百羽可还没出生呢。

要说真的是夏家仙师——水百羽都要嫁祸给夏家仙师了,他们肯定不是一伙人。

而他赫然又在监工人的名册上,事情跟那位真正的夏季常,肯定也脱不开关系。

这事儿像是一团缠在一起的麻线,只能一根一根的理清楚。

李茂昌似乎也看出了了我的想法,刚要说话,忽然一个人从后面扑过来,一只手死死拉住了我的手:“李北斗,你得帮我这个忙!”